退休教師畫下白色恐怖最顫慄刑求:大腿內側剃刀「剝皮」,被害者最不願回憶「屎尿盡出」活地獄

2019-10-19 18:10

? 人氣

白色恐怖受難者、「刑求」畫作藝術家陳武鎮19日出席《尋找一株未命名的玫瑰-記憶、白色恐怖與酷刑》新書發表會。只因當時因無聊寫下「反中央、反對國民黨」字句,陳武鎮便在台東泰源監獄被關押2年。(顏麟宇攝)

白色恐怖受難者、「刑求」畫作藝術家陳武鎮19日出席《尋找一株未命名的玫瑰-記憶、白色恐怖與酷刑》新書發表會。只因當時因無聊寫下「反中央、反對國民黨」字句,陳武鎮便在台東泰源監獄被關押2年。(顏麟宇攝)

理應過著平穩退休生活的前小學老師,為何成為白色恐怖著名「刑求」畫作藝術家?扭曲人體背後蓋滿燒燙熨斗痕、大腿內側以剃刀剝皮、孕婦被毆打到下體鮮血流滿一地,這是50年前無端坐兩年黑牢的陳武鎮所畫下的白色恐怖刑求日常。今(19)日國史館舉行《尋找一株未命名的玫瑰-記憶、白色恐怖與酷刑》新書發表會,書中摘錄陳武鎮多幅刑求畫作,而陳在出席記者會時說,畫下這些創作的意義在於:「我一再告訴我的家人與太太:假如陳武鎮無法留下夠品質、夠數量的作品,那我就什麼也不是。」

據該書中國文化大學戲劇系副教授陳世杰《凝視關於刑求的藝術而後建構出的國族意識-從陳武鎮其人其畫談起》,陳武鎮出生於1949年的屏東縣,在1969年因為太快寫完海軍性向測驗、等收卷期間太無聊,便在考卷上多寫了「反中央、反對國民黨」等語,還沒擦掉就被提早收卷,也因此為了這幾句話背上叛亂罪名,在台東泰源監獄被關押2年。

20191019-撰述者之一陳世杰19日出席《尋找一株未命名的玫瑰-記憶、白色恐怖與酷刑》新書發表會。(顏麟宇攝)
身為撰述者之一的中國文化大學戲劇系副教授陳世杰19日出席《尋找一株未命名的玫瑰-記憶、白色恐怖與酷刑》新書發表會。(顏麟宇攝)

出獄後陳武鎮幸運於1974年持續擔任小學教師至退休,解嚴後55歲的陳武鎮開始以畫家作為人生新生涯,延續白色恐怖外省籍受難者歐陽劍華所繪的刑求畫作,畫下一幕幕血淋淋的現實。陳武鎮自述自己是沒有受過刑求的「僥倖者」,因此不斷蒐集資料,許多受刑求者受到的都是「終身無法生育」的傷害,他想用藝術創作來呈現這段歷史。

而就陳世杰所述,陳武鎮繪製的刑求主題:灌辣椒水、糖水潑身再將人放草坪引螞蟻上身、跪冰塊、拔掉四個拇指指甲、拉扯頭髮流產、毛巾覆面灌水、兩腿內側通電、手腳反綁吊在半空間(俗稱坐飛機)、大腿內側剃刀剝皮……「這些情景,光以字彙形容便足以讓人頭皮發麻,不敢細想,遑論直視畫作,更別說親身經歷了。」只是陳世杰也說,親身經歷者對這些刑求往往不願多加回想與闡述,畢竟刑求是「屎尿盡出」的被羞辱往事確實是難以啟齒的人生經驗。

20191019-畫作藝術家陳武鎮「刑求」畫作。(謝孟穎攝)
畫作藝術家陳武鎮「刑求」畫作。(謝孟穎攝)

今日新書發表會上,身為二二八受難者家屬的李榮昌於輪椅上沉痛說到,自己父親當年被抓3天就槍決,被送去哪、死在哪都不知道,他也永遠記得當年爸爸被抓追出門,爸爸回的是擔憂孩子的一句:「帰れ!(滾回去)」

而陳武鎮說,李榮昌老先生說出了受害者內心的一種火,前幾天他也看到另一種火,是住在自家附近的白色恐怖受難者後代。雖然那鄰居是個看來開心陽光、很好相處的中年者,但當陳文成基金會碰巧到附近辦活動,鄰居來幫忙,陳武鎮不經意問對方一句:「這些年你們都怎麼維生的?」對方瞬間淚如雨下,讓陳武鎮感受到:「這一位很陽光平常沒怎樣的政治受難者後代,當你觸及他某一點的時候,他就會有一把火。」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