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43年都活在恐懼下」 白色恐怖受難者蔡寬裕:我們那年代要求「平安」,是要很用力的事情…

2019-07-07 18:40

? 人氣

白色恐怖受難者蔡寬裕7日出席「第3、4波平復司法不法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儀式」,他表示,「只求『平安』、不敢多求,這樣卑微的願望非常困難,在我們那年代是這情況……」(盧逸峰攝)

白色恐怖受難者蔡寬裕7日出席「第3、4波平復司法不法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儀式」,他表示,「只求『平安』、不敢多求,這樣卑微的願望非常困難,在我們那年代是這情況……」(盧逸峰攝)

「只求『平安』、不敢多求,這樣卑微的願望非常困難,在我們那年代是這情況……」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今(7)日進行第3次威權時期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儀式,迄今計5834名政治受難者得到「無罪」平反。白色恐怖受難者蔡寬裕今日上台致詞時感嘆,台灣黑暗時代長達43年,那年代要「平安」是必須很用力的事情;有人曾問蔡寬裕台灣會不會再發生二二八,他回說「給中國併吞就會再發生」,他希望年輕人團結打拚守護鄉土,這是「我們這些老人將進棺木時最大的願望」。

據促轉會提供資料,蔡寬裕出生於1933年,1947年就讀初中時碰到二二八事件而開始質疑政府統治,因此希望透過辦學向年輕人傳遞台灣獨立思想,但未及落實即遭捕;在1957年劉自然事件受懷疑鼓勵同學罷課遭捕關押6個月釋放,1962年又因被控邀友人討論台獨、報紙投書寫到「獻身在台灣解放民族運動」,認定「陰謀以非法之方法顛覆政府」判刑10年,期滿又遭疑與泰源有關延訓3年;1975年出獄後備受監控、時常面臨特務與警察騷擾致生計困難。

平安有多難?蔡寬裕:有同學在黑板寫下「二二八」就被關7年

走過艱苦歲月的蔡寬裕感嘆,他雖不是基督徒,但走過一趟綠島後,只要見到當年難友都是以「平安」問候:「因為在我們那年代,要求個平安,是很用力的事情……我有天去看個老難友,他家貼張紅紙寫『平安就是福』,我說,這句話意思代表只求平安、不敢多求,這樣卑微的願望非常困難,在我們那年代是這情況……」

蔡寬裕感嘆,台灣有43年都在白色恐怖的氛圍,不只沒有說話的自由,連不說話的自由都沒有。1947年發生的二二八屠殺事件也是禁忌,蔡寬裕曾有同學只是在黑板寫下「二二八」就被關7年,罪名是「為匪宣傳」,這禁忌直到1987年黨外人士鄭南榕發起和平日行動才能勾起台灣人回憶。

他曾寫信給總統:我們不要帶著「叛國罪」進棺材

如今罪名獲得平反,蔡寬裕說這一天政治受難者們是等了30多年,過去他就寫信給總統蔡英文沉痛強調:「時間是我們這些老人的敵人,我們無法再等候,我們不要帶著『叛國罪』的罪名進棺材!」蔡寬裕強調,2017年12月通過之《促轉條例》第6條除罪相關規範對政治受難者來說非常重要,除罪儀式也是要還眾人公道,他也代表政治受難者與家屬,向總統蔡英文、立法委員致謝。

談起台灣轉型正義未來,蔡寬裕批過去不斷以「東廠」抨擊促轉會的國民黨:「國民黨打人喊救人,荒謬!」他呼籲眾人向不斷受到杯葛但仍堅持下去的促轉會加油。

蔡寬裕也說,有人問他「台灣會不會再發生二二八」,他回覆:「台灣給中國併吞,就會再發生!」日前香港反「送中條例」時曾言「今日香港就是明日台灣」,蔡寬裕認為這句話給台灣人警惕與借鏡,他希望台灣年輕人團結、打拚、顧好這片鄉土,「這是我們這些老人將進棺木時最大的願望。」

「我們沒有罪,為何要接受除罪?」陳欽生嘆還有3個難題待解

本次除罪儀式當事人也包括1970年代來台灣求學捲入冤獄的馬來西亞僑生陳欽生,當年他還是個大學生,如今卻已白髮蒼蒼。陳欽生表示,50年前中華民國在毫無根據下以「台南美國新聞處爆炸案」逮捕他,以極不人道的刑罰凌虐他、要他承認,雖然後來李敖等人扛起案子,調查局卻又指控他在馬來西亞參加共產黨,以懲治叛亂條例「二條一」起訴,當時是唯一死刑。

陳欽生感嘆,他雖然後來逃過死劫,但也重判12年,「這不只摧毀我的青春,也帶給我極大的心理創傷……」經歷12年牢獄之災與出獄後流離失所的日子,他走了出來,在國家人權博物館景美園區擔任志工、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就是希望可以見證與傳承歷史,守住得來不易的自由與民主。

對於今日受到除罪,陳欽生表示,看到自己的名字雖然理應開心,但他還是無法接受,因為:「我們根本沒有罪,我們為什麼要接受除罪?這是我心裡的話!」陳欽生感嘆,今天國家公開赦免政治受難者的罪,但要抹滅心理創傷,還是有3個難題待解:「第一,為何要把我們打入黑牢?第二,真相在哪?第三,加害者在哪?這3個重點,我們必須澄清!」

20190707-受難陳欽生出席「第三、四波 平復司法不法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儀式」。(盧逸峰攝)
本次除罪儀式當事人也包括1970年代來台灣求學捲入冤獄的馬來西亞僑生陳欽生(見圖),當年他還是個大學生,如今卻已白髮蒼蒼。(盧逸峰攝)

日前《政治檔案法》通過、機密檔案解密現曙光,陳欽生表示感謝,這對政治受難者而言是一項大禮,陳欽生最後也盼:「我們誠懇地懇求相關單位積極儘速配合檔案解密、讓真相大白,不讓受苦受難前輩遺憾離開這世界。」

轉型正義撕裂族群?「白色恐怖後代」:政治迫害不分省籍

此外,曾因不服軍隊洗腦宣傳、隨口酸一句當時總統蔣介石「那麼厲害,怎麼整個大陸都丟了」、橫遭判刑12年之外省籍白色恐怖受難者歐陽劍華,如今也在有罪判決撤銷名單裡,由其子歐陽慧剛出席儀式。

歐陽慧剛表示,威權時期政治受難者不計其數,他的父母都是50年代受難者,父親歐陽劍華原本在金門國小當校長、因為批評蔣介石一句話而失去自由,母親張常美則是18歲唸書被判刑,「寧可錯殺一百、不錯放一人的恐怖統治下,他們就是那其中的99人。」

直到成年才慢慢認識白色恐怖的歐陽慧剛說,父母是在監獄相遇相知相惜,才有了一家姐弟4人,在「恐怖的弔詭下」他自認幾個孩子真是「白色恐怖的後代」。歐陽慧剛強調,從父母同為受難者、身為外省人與本省人結合的例子,可以清楚看見國家對人民進行政治迫害不會區分省籍與族群,因此他不能茍同「有些人將轉型正義與族群撕裂劃上等號。」

20190707-受難家屬歐陽慧剛出席「第三、四波 平復司法不法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儀式」。(盧逸峰攝)
外省籍白色恐怖受難者歐陽劍華,如今也在有罪判決撤銷名單裡,由其子歐陽慧剛(見圖)出席儀式。(盧逸峰攝)

歐陽慧剛也感念自己父母:「苦難沒有讓我父母悲觀,我沒看過比他們更正向的人。」母親張常美如今以88歲高齡持續參與歷史經驗分享工作,已逝的父親歐陽劍華在世時則行善無數、替無數孤身一人的外省籍難友爭取補償。談起自己家的經歷,他深深盼望:「希望台灣下一代面對不公不義,能擁有如受難前輩堅強奮鬥的韌性,希望前輩好不容易爭取到的自由民主,能在台灣傳承下去!」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