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麼讓她們走上街頭、堅持至今?看空服員罷工如何「用民主對抗長榮的威權」

2019-07-07 11:23

? 人氣

經歷17天,長榮罷工落幕,圖為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5日苦行至凱道召開記者會,空服員高舉陳情書。(簡必丞攝)

經歷17天,長榮罷工落幕,圖為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5日苦行至凱道召開記者會,空服員高舉陳情書。(簡必丞攝)

長榮空服員罷工時間超過2周,終於在第17天與長榮航空公司簽下團協、爭議落幕,期間逾2000名女性空服員在連日的烈陽、暴雨下,堅守不退,締造台灣航空業工運史上時間最長、影響最廣的紀錄。自罷工開始以來,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承受旅客的不滿、旅行業者的譴責、輿論的謾罵,各大網路論壇上,不乏批評這群空服員過於貪婪的言論,或嘲諷罷工運動終將失敗的酸言酸語。

自罷工開始以來,長榮航空營收損失突破27億元,是什麼原因讓長榮航空寧可失血也不願結束糾紛?工會又為什麼能夠堅持至今?交通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助理教授邱羽凡認為,如果是金錢,雙方必定會有個價碼、不會堅持不下,關鍵在於工會的訴求正挑戰著長榮航空多年來的威權管理方式,「這是立場的問題。而工會唯一的籌碼就是團結。」

20190703-全國航空業總工會及桃園市空服員工會3日召開「勞工、旅客、投資人三輸!長榮航空解決方案,只有『燒錢』?」記者會。(顏麟宇攝)
是什麼原因讓長榮航空寧可失血也不願結束糾紛?(資料照,顏麟宇攝)

罷工為的只是錢?其實空服員們更在乎這些…

讓前期協商數度中止的禁搭便車、勞工董事,不僅涉及公司經營治理,也是要確保工會未來在長榮航空內部可以繼續運作;導致6月29日談判失敗的不秋後算帳更是勞工運動最基本的保障。這些訴求明明無涉成本、反而獲得長榮航空用最強硬的態度應對;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副秘書長鄭雅菱指出,同樣的,長榮空服員也更在乎能否爭取到資方尊重的態度。

 20190705-「長榮罷工」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5日苦行至凱道召開記者會。(簡必丞攝)
「長榮空服員更在乎能否爭取到資方尊重的態度。」(資料照,簡必丞攝)

許多人都曾聽說,長榮航空面試空服員時必定詢問,是否贊成公司組成工會,如果答案是肯定就不會被錄用。好不容易考進長榮航空以後,緊接著還得面對令人難以想像的管理與控制。

長榮航空公司這樣「管理」空服員

同屬罷工行列的資深空服員宜庭(化名)舉例,公司對空服員的管控十分嚴格,身材較胖的空服員需定期測量BMI、指甲油和口紅的顏色都有色卡規定,不能超出特定色系的範圍、在工會成立以前,公司會在沒有任何討論下無預警調換你的職位……所有空服員都被分組成一個個共好團隊,每組分配一個教官,倘若發生什麼事,教官就會給予「關心」。

例如數月前遭檢舉拍攝A片的空服員,雖已釐清是不是同一人,仍然遭到警告:「他會硬逼對方說你要小心交友狀況,即便根本不是那個學妹拍的。」宜庭說。鄭雅菱補充,還有空服員反映曾因多帶了幾枝公司的筆到機上,而被關注、約談,「這些過程都會讓空服員感覺不被信任,有點在防賊,好像只被公司當成一個勞動力。」與長榮航空宣稱的「都是一家人」大相逕庭。

20190629-南崁長榮航運大樓前長榮空服員罷工,29日下午宣布投票結果,現場聲援空服員情緒激動落淚。(陳品佑攝)
長榮航空公司對空服員的管控方式,讓空服員感覺不被信任。示意圖,與本文個案無關。(資料照,陳品佑攝)

回顧宣布罷工的第一個24小時,1400名會員迅速集結、繳交三寶,毫不猶豫地加入罷工行列,如果說是2年來20多次團協、數次調解、重啟協商,長榮航空公司一直沒能拿出更符合工會會員期待的對案,令這些空服員失望不耐、進而罷工;公司裡一層又一層、細微到極致又缺乏彈性的管理機制,則讓空服員展現出前所未見的團結,撐過長達17天的罷工。

罷工行動開始後,長榮航空的威勢也漸漸向外顯露,起先是首席副總何慶生在罷工糾察線前,對工會幹部、會員的叫囂:「我專制怎麼樣」、「你給你自己留點後路」;再接著是公開提告工會幹部,請求非法罷工造成的損害賠償;輔以每日傳送到罷工空服員手機內的各式簡訊;到後續的溫情攻勢,在公司門口懸掛「回家吧」氣球;以及日前延燒的三寶證件返還爭議。

20190626-南崁長榮航運大樓前長榮空服員罷工,先前受困維也納的空服員回國後至罷工棚繳交三寶。(顏麟宇攝)
南崁長榮航運大樓前,空服員回國後至罷工棚繳交三寶。(資料照,顏麟宇攝)

屏東大學社會發展學系教授:長榮航空的做法好似還活在侏羅紀時代

「正視自己員工的心聲有這麼難?沒有一個公司引起員工的憤怒是可以用掛氣球解決的。」屏東大學社會發展學系副教授邱毓斌認為,長榮航空公司在空服員罷工後的所有手段策略,目的旨在摧毀工會,維繫長榮過去30年的父權與專制,而非解決勞資糾紛。

邱毓斌形容,長榮航空的做法好似還活在侏羅紀時代,完全的打壓、不對等、不願意對話,與1994年長榮重工中壢廠為解散工會不惜關廠的手段毫無二致,突顯長榮集團的勞資關係長期失衡,「看起來是很現代的企業,內部卻還是跟不上時代的管理方式。」

20190620-南崁長榮航運大樓前長榮空服員罷工,反罷工員工與空服員發生對峙。(顏麟宇攝)
南崁長榮航運大樓前長榮空服員罷工,反罷工員工與空服員發生對峙。(資料照,顏麟宇攝)

然而不同於今年春節華航機師罷工時,不少民眾發言相挺,在長榮空服員的罷工行動中,輿論明顯更為支持長榮航空公司,部分支持空服員罷工的學者都曾公開質疑長榮航空公司是否利用媒體、雇用公關公司操作風向,當然也可能是台灣社會傳統風氣使然,或者其他因素。無論如何,鋪天蓋地的罵聲都令工會感受十分深刻。

鄭雅菱:外界對空服員的網路攻擊多樣化,工會在高壓中學會凝聚

「罷工期間,外界對空服員的網路攻擊非常多樣化,和一般民眾基於對罷工、對工會不熟悉所提出的疑問不同,很多言論是同時出現的,且非常配合資方想要打的點,還會隨著罷工的演變循序漸進。」鄭雅菱表示,正是在如此高壓的過程中,會員凝聚,學會包容與體諒,「我也在現場看到民主的討論空間。」

20190624-長榮空服員職業工會秘書長鄭雅菱24日出席「空服被關維也納,請蔡總統打破長榮威權」記者會。(簡必丞攝)
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副秘書長鄭雅菱指出,「我們就是在用民主的方式對抗長榮的威權。」(資料照,簡必丞攝)

鄭雅菱進一步說明,超過2000人的罷工現場,每個人想做的事情都不一樣,有些人想協商、有些人不滿意方案……大家都在練習,如何在內部達成共識。以8大訴求的來源為例,工會先是意見蒐集、再進行問卷調查,最後從12項訴求中選出其中8項,6月29日投票前夕,又再經過所有罷工會員分組討論,方才投票確定接受當時長榮航空公司的提案,展開團體協約協商。

除此之外,罷工期間工會會員也不只是坐在棚內被動等待指令,還自行發起心得分享互助、成立媒體中心澄清不利新聞、快閃發傳單…等活動,鄭雅菱指出:「我們就是在用民主的方式對抗長榮的威權。」

20190623-長榮空服工會23日出席「長榮空服員就是 旺中集團製造假新聞的受害者」記者會,對近日關於長榮罷工的假新聞做澄清。(簡必丞攝)
罷工期間,工會會員成立媒體中心澄清不利新聞。(資料照,簡必丞攝)

當得知工會與公司終於簽訂團協的消息後,桃園南崁罷工棚裡的空服員大多喜極而泣、拍手叫好,從罷工第一天就全程參與的宜庭則相對平靜:「到了最後我已經不介意訴求怎樣了,非常煎熬,我覺得是靠意志力撐到現在,還有姐妹之間的情感。」她坦言,團協裡的方案大部分已在29日投票時通過,沒有贏、也沒有不滿意,「至少公司也不能再忽視工會的存在。」

社會為何難諒解空服員罷工?

罷工雖已落幕,造成的裂痕則需要更長的時間來修補。「從副總何慶生的嘴臉就可以知道空服員在這個公司的地位是很低的,我們被教導要成為最乖、最謙卑、最有禮貌的那群。」宜庭猜想,旅客和公司同仁的不諒解,或許有一部分源於固有印象的破裂。這番猜想事實上其來有自。

面對這場全女性空服員罷工,許多反對聲音過度失焦,不但偏離訴求、甚至與性別刻板印象相連,比如認定女性空服員本就應該溫柔有耐心、為什麼現在很不理性的抗爭,亦或是跑到罷工現場拍下空服員的照片、在網路上討論其身材、臉蛋…等。邱羽凡強調:「社會要去檢討,你不贊成罷工為什麼要用這種方式去攻擊對方。工作上的專業不應和女性特質做連結。」

20190705-「長榮罷工」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5日苦行至凱道召開記者會。(簡必丞攝)
儘管認知到未來的路不會那麼好走,她還是對公司有滿心的期許,期許公司的管理方式將會有所轉變。示意圖。(資料照,簡必丞攝)

儘管認知到未來的路不會那麼好走,宜庭還是對公司有滿心的期許,期許公司的管理方式將會有所轉變。若仔細分析工會的訴求以及長榮航空的各種應對,這場罷工運動從來不只關乎金錢,更是一場民主與威權的對話。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廖羿雯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