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維觀點》駁落雙子星,莫須有的國安疑慮

2019-07-07 05:20

? 人氣

經濟部以「恐受中國影響,不利國安」為由,駁回台北雙子星案。(取自丁守中臉書)

經濟部以「恐受中國影響,不利國安」為由,駁回台北雙子星案。(取自丁守中臉書)

台北市長柯文哲呼喚多時,經濟部投審會終在自恃「專業」的評斷下,以得標方南海發展及其母公司「恐受中國影響,不利國安」為由,對雙子星案做出駁回決議。投審會對外說得口沫橫飛的三大理由,無一得以證成南海發展是為中資,國安疑慮成為民進黨政府駁回此案的唯一說法。

這樣的結果一出,外界才赫然得知,歷經五個多月曠日費時的審查,行的原來是專業的政治審查,而非單純的經濟投資審查,只怪等待的投資者與北市府「好傻好天真」。

投審會淪為政治審查委員會

俗稱雙子星案的C1/D1土地開發案由於此前五次流標的不良紀錄,加之此案向來被視為柯文哲重要的政績指標,因此台北市政府對於此次招標「勢在必行」,流程查核上謹小慎微,自是理所當然。正如開發案招商總顧問、仲量聯行總經理趙正義所稱,南海團隊在招標評選時,已經仔細查核資金來源,確認沒有中資問題,投審會認為還有疑慮,就應該提出新的證據,否則持續拖延,恐將貽笑國際,甚至影響未來國際資金投資台灣的意願,對於台灣整體投資環境,都是很大的傷害。

然而,在政治審查的有色眼鏡之下,話顯然並不在這些理上,無怪乎柯文哲怒稱:「若雙子星案不給他過,五天就可以告訴他,何必花五個月時間?」

20190628-台北市市長柯文哲28日受訪時,談及日前遭到駁回的雙子星案。(方炳超攝)
台北市市長柯文哲。(方炳超攝)

綜觀雙子星案前後審了數月,最引輿論質疑的關鍵,主要在於港商于品海的南海發展及其母公司南海控股是否為中資,又或是否有中資股權佔比過高至現行法規所不容之處。但對照投審會最終給出的答案,全然迴避了南海集團是否為中資的根本問題,而是左拉右扯「南海控股受中國大陸影響甚高」、「中國人與南海集團有高度關聯」、「投資人股權質押給港商中國數碼公司」等影射性的「中國因素」,耗費數月、做了再多解釋,投審會就是說不出「南海控股是中資」這句話。

依照現行法規認定的陸資標準,是陸資持股超過30%,且具有決策權,但此次遭投審會所指的「中國籍」董事,並未持股,意義上僅能算是專業經理人,依法論法,南海距離法令認定的陸資標準,差之千里。

再說,不論是業務與員工是否及於中國大陸、刻意強調南海控股的股票抵押給中資企業,用以推論債權人因此對南海具有實質控制力,甚或應視中國大陸為南海集團之註冊國等,上述這些用詞均非基於法律,也沒有證明,更重要的,是都不足為「南海控股是中資」提供具體例證。有鑒於此,投審會在難以佐證南海的中資身份下,只能很牽強地援引《外國人投資條例》第7條,擴大認定這起投資案對國家安全帶有不利影響而駁回投資申請作結。這樣的峰迴路轉,不僅難看,更是可笑,不啻已先射了一箭,卻詫異於自己還畫不到靶心,只好再射再畫,直到五個月後終於找到「國安疑慮」這塊救命浮木,以「中國因素」作為審查開發案的靶心,不顧後果地索性把將來所有的港商都打成「類中資」,準用中資標準管理,揚政治的自由心證,棄台灣的法治如敝屣。

反中當道  殃及經濟池魚

再從時間點來看,民進黨政府出手否決南海投資雙子星案的時間點,亦頗耐人尋味;一則是在柯文哲即將前往上海展開「雙城論壇」的前夕,二則是跟牌在香港掀起《逃犯條例》修法的大規模抗爭之後,兩者相乘運用的結合,終歸為集結2020大選民進黨的選票而來。

首先,民進黨政府選在6月26日,即柯文哲將親赴上海出席「雙城論壇」的前一星期,大動作宣告駁回這起投資案,等於直接扼殺柯文哲任內大力推動的「西區門戶計劃」,至少在2020年大選之前,雙子星案注定只能成為一樁爛尾事件。

正當台灣政壇興起韓國瑜熱已然多時,柯文哲或有許久缺乏新聞熱點取得「霸屏」機會,「雙城論壇」無疑是一場久旱之後柯文哲最大的個人主秀,民進黨此時出手否決雙子星案,不無挫其銳氣的用意,讓柯文哲這波企圖宣傳市政成果,並藉雙城論壇醞釀兩岸論述,為未來更上層樓奠基的氣勢,難以持續。

港商南海以荷蘭建築師作品取得雙子星案,但中資問題未解。(甘代民攝)
作者認為,否決雙子星投資案的「國安疑慮」理由,把台灣社會內「恐中」所引發的民粹情緒無限放大。(資料照,甘代民攝)

其次,當「中國因素」凌駕現有法令成為民進黨審查雙子星投資案的首重考量,不僅程序無道、讓這個已經有過五次流標「黑歷史」的建案恐將迎來第六次流標外,否決投資案所使用的「國安疑慮」理由,更是把當前台灣社會內「恐中」所引發的民粹情緒無限放大,讓各種荒唐、非理性的情緒與擔憂流竄於政府治理當中,其「政治掛帥」的決策方式,將為台灣未來對外募資的前景,以及經濟持續發展的動能埋下嚴重憂患。

回顧整個6月,當香港陷入全面抗爭《逃犯條例》修法時,蔡英文政府明快地喊出「台灣撐香港」的呼喚,其主要訴求的對象可不是港人,而是喊給內部台灣人聽,目的在標榜自己是「反中」、「顧主權」的第一人。配合著台灣社會早先應著香港抗爭再一次掀起一波「恐中」與「疑中」的心理,以國安之名審查雙子星案,順勢營造程度不一「反中」群體認同的正當性,這自然是有助於凝聚選票。

然而,投審會把「國安審查」引入對外資投資審核的做法,將伴隨極強烈的副作用,這一方面是大規模的愚民,另一方面更可能開啟外商投資的「獵巫」恐慌,就像前行政院長張善政於6月27日在臉書上所點明的,如果南海控股此次因為集團執委會成員多半是陸籍、集團業務多半在大陸且員工大半為陸籍,這樣就能說南海控股的「中國大陸」色彩太重有國安疑慮,那麼海霸王的餐廳跟員工有很多在大陸,海霸王是不是也有中國色彩?而鴻海集團在大陸有上百萬名員工,按照這個標準來看,是否也會對台灣造成國安疑慮?

過去台灣在《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所設立的《大陸地區人民來台投資許可辦法》下,已是變相地把全球最重要的資金來源大部分地擋在門外,如今台灣執政者轉透過《外國人投資條例》再對所有的外資進行「國安審查」,等同向所有投資者宣告「來台資金只要沾上中國大陸的邊,就有被駁回投資案的風險」。這對當前內需不足的台灣,缺乏大型投資案提振景氣與經濟,甚至連街邊的黃金店面都租不出去,只能淪為夾娃娃店的情況下,這種幾乎沒有標準,只憑「心證」、「民氣」等民粹工具來認定的「投資國安審查」,簡直就是「鎖國殺器」,真正受害的除了台灣人民,不會有第二人。

客觀評價台灣整體投資環境,國際性投資人對投資台灣的興趣早就不高,被譽為台灣世紀大標案的雙子星開發案,自然成為一個被各界高度關注的指標。只是,此案看來依舊命運多舛,除了恐有機會吞下第六次流標的苦果外,民進黨政府一方面鼓勵台商回流、呼告引進投資,另一方面卻因著政治腦,橫行莫須有的國安疑慮駁落雙子星,致使政治堂而皇之凌駕於法律之上,當烙在外資眼中的台灣投資印象如此不堪,還有誰會對台灣的發展懷抱希望?

20190704-多維觀點044期封面。(多維提供)
多維觀點044期。(多維提供)

*本文來源:《多維TW》月刊044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