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事件》10年前一場暴動撕裂維吾爾人與漢人,10年後新疆仍然深陷高壓管制

2019-07-06 19:00

? 人氣

被視為新疆維吾爾人與漢人關係轉捩點的「七五事件」,本月屆滿10周年,當年暴動事件在維漢雙方來回攻擊、報復間造成超過200人死亡,1700人受傷,事件過後中共官方大規模整頓參與者,更加強對宗教事務的干涉力道,不少維族家庭被迫流亡海外。近年更傳出,中國官方將百萬維吾爾人關押在「再教育營」,儘管官方一再辯稱那只是「職訓所」,但有越來越多倖存者或流亡海外的維吾爾人出面指證,這些機構實際上就是思想改造中心。

時間倒回2009年7月5日,卡米蘭(Kamilane Abudushalamu)和父親避開烏魯木齊街上殺紅眼的人群,躲在市區的一棟建築物中,當時卡米蘭親眼目睹停在公園旁的公車陷入熊熊烈火中,緊接著一陣巨響從他們棲身的建物周遭傳來,「砰!」一輛機車爆炸。在父親揣著他衝回家途中,年僅9歲的卡米蘭看見維吾爾同胞在中學前砍殺漢人,十多具屍體散落周遭,他隱約感覺到這場騷動的嚴重性,但他沒料到這場騷動將引來流亡命運,更沒想到10年後家人會與自己分隔兩地,生死未卜。

七五事件中,不甘同胞被殺的漢人隨後也對維吾爾人展開報復。(AP)
七五事件中,不甘同胞被殺的漢人隨後也對維吾爾人展開報復。(AP)

是誰引爆種族衝突?

衝突發生數周前,一則流傳在網路上的假消息,稱廣東韶關一間玩具工廠的漢族女員工遭維族工人性侵,消息引發兩族數十名工人在廠區鬥毆,衝突中2名維族青年不幸喪生,雙方成員也各自有人身受重傷。鬥毆現場被人錄下畫面、流傳到新疆維吾爾社群間,片中漢族對維族工人的嘲弄與暴力血腥之舉,點燃千里外維族的怒火。

有人號召7月5日在烏魯木齊的自治區政府前集合,要求調查韶關事件,為死去的族人討回公道,後來一部分示威者開始打砸店舖、焚燒路邊車輛、警車,甚至攻擊漢人市民,事後統計在暴動中超過200人喪生。一名目擊者向《美聯社》表示,和平集會是在警方開火後失控的,另外兩名曾參與示威活動的學生則回憶起當天,子彈如何掠過自己的頭部,身邊的夥伴又如何一個個倒下。 

在七五事件中,有漢人男子被拍到持帶刺鐵棍加入對維吾爾人的復仇行動中。(AP)
在七五事件中,有漢人男子被拍到持帶刺鐵棍加入對維吾爾人的復仇行動中。(AP)

民族歧視,經濟壓迫

維族的伊斯蘭信仰在中共治理下處處受限,民族歧視問題也迫使高學歷的維族青年遠赴沿海城市從事低階勞動工作,同一時間,隨「新疆建設兵團」移入新疆的漢人累計已突破200萬人。《美聯社》指出,當時維吾爾家庭必須將未婚女眷送入加工廠勞動,「哈夏」(Hashar)政策更要求維民無償協助鋪路、挖掘溝渠等勞務,或向國家獻出農地,種種因素都加劇維吾爾人的憤慨。

當維族青年應國家政策為沿海城市提供勞動力,卻因民族衝突死於非命的消息傳回內陸,對北京當局鐵腕統治的抗議,混雜著遭漢族歧視的不滿,促使韶關事件升級成大規模流血衝突。

衝突過後,維漢關係陷入死胡同

七五事件爆發後,卡米蘭與家人在家裡待了數日才敢踏出家門,當時街道瀰漫著一片詭譎的寂靜,但兩名疑似特種部隊警力發現卡米蘭後,竟直接朝他開槍,當時卡米蘭有幸逃過一劫,子彈僅穿過他的右耳。北京當局在衝突爆發後定調,這是一起境外勢力策劃的「打砸搶燒嚴重暴力犯罪事件」,調派數千名軍隊、警察進駐新疆,在大規模拘捕中落網的維族青年多數獲判數十年刑期。中共官方更中斷新疆網路長達數月,避免維吾爾人在社群媒體上聯繫彼此。

七五事件中,烏魯木齊市許多警車、民用車輛被燒毀。(AP)
七五事件中,烏魯木齊市許多警車、民用車輛被燒毀。(AP)

在高壓監管下,日常秩序看似和諧,但新疆地區的族群隔閡日益增加。隨雙方不信任感加深,混居情形逐漸減少,許多漢人更將維族集中的南疆地區視為危險禁地。七五事件與後續衝突事件成了專家眼中,新疆維漢關係的轉捩點。國際特赦組織(AI)東亞及東南亞地區分部主任林偉(Nicholas Bequelin)分析:「在此之後,中共對管理新疆宗教與少數民族事務採取強硬態度。並急遽加強維穩力道,最終形塑了當前新疆局勢。」

「各民族要像石榴籽那樣緊緊團結」

七五事件落幕後,年年都有涉及維族的恐怖攻擊事件發生。2013年10月,北京天安門發生架車自殺攻擊,5人死亡。隔年3月,雲南昆明火車站發生砍人事件,31人死亡,141人受傷。2014年4月30日,烏魯木齊火車南站再傳恐怖爆炸案,當場造成3死、79傷,由於爆炸時間正值習近平視察新疆行最後一天,被認定有示威意味。但接下來幾年中,中共官方始終堅持由中央主導宗教事務,並稱管制宗教是「抵禦境外勢力滲透中國」的必要手段,政府對宗教事務控制也逐步體現在一般穆斯林生活中。

七五事件爆發後,中共加強新疆地區的管制,在烏魯木齊市各大場所設立警備站。(AP)
七五事件爆發後,中共加強新疆地區的管制,在烏魯木齊市各大場所設立警備站。(AP)

2016年中國便曾禁止維吾爾穆斯林過齋戒月(Ramadan),根據新疆當局2017年3月公告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當地民眾甚至連蓄長鬍、戴面紗、在家育兒都被視為「極端象徵」。同年9月自由亞洲電台(RFA)報導,南疆和田地區教育局下令各級學校禁用維吾爾語,並設定在2020年達成全面使用中文的目標。

以「再教育營」為名的思想改造中心

2016年,前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轉調新疆後,坊間傳出有維吾爾民眾被送往「再教育營」。中共當局對外稱這是「職業訓練所」,但在倖存者口中,這些機構實際上是藉酷刑與禁食等手段對付關押者的思想改造中心。同一時間,卡米蘭父親送他出國留學後獨自返家,幾個月後,卡米蘭失去父親的消息。

2年後,卡米蘭才從流亡土耳其的熟人口中得知父親被關入再教育營,他身邊已有超過50名親戚遭關押。專家統計遭關押於集中營人數更高達百萬人,儘管聯合國官方與部分穆斯林國家均曾關切此議題,但中共始終以「職訓中心」、「寄宿學校」等詞推託。對於中共說法,卡米蘭有滿腹疑問,他不解像父親這樣能說9種語言、經商有成的人,中共官方憑什麼要他接受「訓練」,卡米蘭質疑:「為何他還需要被教育?」。在他看來,這只是中共營造的假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