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強灌汽油刑求、洗腎過下半生!超越《返校》真實殘酷 白色恐怖受難者道出一生陰影

2019-10-04 17:34

? 人氣

曾遭受國家迫害的人們,該如何討回公道?立法委員尤美女、周春米今日主辦「落實轉型正義」公聽會,邀集各界討論平復司法不公、遭不當沒收財產返還、冤獄補償等問題。(顏麟宇攝)

曾遭受國家迫害的人們,該如何討回公道?立法委員尤美女、周春米今日主辦「落實轉型正義」公聽會,邀集各界討論平復司法不公、遭不當沒收財產返還、冤獄補償等問題。(顏麟宇攝)

「大家被刑求打成那樣,我灌汽油都接過,沒死都很神奇!後來我腎臟都壞掉了,要洗腎洗到死……」曾遭受國家迫害的人們,該如何討回公道?立法委員尤美女、周春米今(4)日共同主辦「落實轉型正義」公聽會,邀集各界討論平復司法不公、遭不當沒收財產返還、冤獄補償等問題,許多白髮蒼蒼的政治受難者與家屬在攙扶下出席。其中,現年82歲的受難者劉辰旦自述,他當年被灌汽油刑求、嚴重到下半生都要洗腎,反觀加害者還活得舒舒服服、身為政府重要官員,這一切讓他大嘆:「笑死人!」

劉辰旦出生於1937年、畢業於國立台灣大學,於1971年被羅織罪名捲入「台南美國新聞處爆炸案」、「台北花旗銀行爆炸案」,最終服刑5年8個月。被囚禁期間曾受倒掛、灌水、灌汽油等刑求,造成後半生心臟病、腎臟病等問題,對於現行補償方案,劉辰旦自是有很多不滿。

「一天要賠5000?身體傷害算不算在內?大家被刑求打成那樣,我灌汽油都接過,沒死都很神奇……我腎臟都壞掉了、洗腎洗到死,身體傷害部份沒半點賠償,要賠多少錢說清楚,3000、5000,這是要笑死人啊?」劉辰旦嘆。

劉辰旦指出現有補償金額根本無法反應實質所受身體傷害的問題,關於如何落實轉型正義,劉辰旦也強調,對加害者追究是必要的,很多人都還活得「好勢好勢」(hó-sè hó-sè,台語的「舒舒服服」),還是政府重要官員,「笑死人!」

20191004-台灣戒嚴時期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榮譽理事長蔡寬裕4日出席「落實轉型正義,平復司法不法」公聽會。(顏麟宇攝)
立法委員尤美女、周春米今日主辦「落實轉型正義」公聽會,許多白髮蒼蒼的政治受難者與家屬在攙扶下出席。圖中發言者為台灣戒嚴時期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榮譽理事長蔡寬裕。(顏麟宇攝)

「金錢賠償或許很重要,但精神上我們需要知道加害者是誰」

「我們是受難者,但不明確知道加害者是誰,金錢賠償或許很重要,但精神上我們需要知道加害者是誰──這並不是報復的行為,是個交代,我們能夠知道有誰加害,我們才會有受難。」受難者劉明家屬劉榮凱亦如此強調。

受難者家屬林康明則說,自己父親是被判死刑的,死刑跟被關幾年幾年的立場不一樣,他是第二代又是獨子,爸爸被判死時才20多歲,造成林康明沒有兄弟姐妹、媽媽被迫改嫁,跟著媽媽走就被說成「拖油瓶」,「我的痛苦是非常痛苦,但我努力到現在還立足到社會。」

過去林康明領有600萬補償,問題是這些錢跟媽媽平分也才300萬,「我家破人亡,得了300萬有什麼用?」關十幾年的或許還能回家團圓,但林康明說自己出生一、兩歲就沒爸爸,讀到小學畢業被繼父趕出去、寄居叔叔家到初中又被趕出去,一路無人照顧非常痛苦,只能在底層社會搏鬥,而家裡過去在鐵路局、中山北路有宿舍,是很有價值的地方,卻也在爸爸被判刑後沒收了。

「希望以紀念蔣中正為名的圖騰、機關盡快消失」

同樣遭槍決的受難者黃溫恭,其女兒黃春蘭表示對林康明發言感觸很深,當初爸爸被抓的時候她還在媽媽肚子裡,才5個月大,被槍決後甚至是隔了兩年才拿到判決書。對於判決,黃春蘭最不懂的是為何當時總統蔣介石可以批示「黃溫恭死刑如擬」、16天以後爸爸就被槍決,「我不知道這個在法律上是不是站得住腳。」

黃春蘭也嘆,從判決書上可以清楚知道蔣介石就是殺害爸爸的元兇,但:「為何現在到哪裡、everywhere都是中正路、還有一個中正紀念堂!這是凌遲!」黃春蘭強調:「我希望所有以紀念蔣中正為名的圖騰、機關能夠盡快消失,這是我最在乎的轉型正義。」

因基隆光明報事件遭槍決的藍明谷,留下的女兒藍芸若則說,當年爸爸被槍決時才32歲、媽媽則被控「知匪不報」送綠島感訓,那時藍芸若僅1歲,母親出獄後如何辛苦養育她與哥哥,「我想不是親身經歷的人無法體會。」

藍芸若感嘆,早年國民黨將共產黨宣傳為「萬惡共匪」,父親藍明谷就是被指控為共匪,她背負這樣的屈辱很自卑地長大,沒想到現在狀況是:「國民黨卻跟共產黨聯合起來欺壓台灣本土人士,每次選舉國民黨都用中國來威嚇我們,到現在國民黨也沒有跟受難者道歉,還處處阻撓政府給予我們合理的賠償!」過去促轉會發生「東廠風波」又讓國民黨得到醜化與杯葛轉型正義的理由,至今還有許多蔣介石銅像存在,藍芸若盼能改變這些狀況。

受難者家屬林燿呈,其父親遭判無期徒刑服刑期間受難,遇上山崩遭埋死,當初連棺木都是由家人去準備的,那段過程他不願多談,只想說:「很多當事人受了很多苦難,好不容易我們走到今天、能夠由民進黨黨團為我們開公聽會,我們非常感謝。」

至於落實轉型正義的想法,林燿呈表示受難者們都很認同要找到加害者,只是關於補償,過去狀況是「前輩犧牲的生命被拿來像在菜市場喊價一樣」,一下300萬、一下500萬,到最後制定補償條例定為600萬。現在政府已成立促轉會,遲來的正義應該好好把握,家屬不一定是要求到多少的賠償金額,但要考量到家屬本人目前狀況去制定,例如有些家屬提案冤獄一天應賠償3–5000元等,希望本會期能通過修法。

轉型正義有時間急迫性 受難者家屬「不知何時就要返去」

二二八受難者潘木枝之子、潘信行則強調,轉型正義有其時間急迫性,像當年父親被殺害時他只是一個小孩,現在過去72年,他垂垂老矣、「不知何時就要返去」,不知這正義能否看到,這就是時間急迫性。

儘管受難者對於賠償一事意見未必一致,白色恐怖受難者林樹枝即言「再多金錢也無法挽回我們破碎的人生,我要真相」,本次公聽會由政治受難者團體提出之共同聲明指出,爭取財產返還與實質補償不只是權利,也是受難者與家屬必須問心無愧、據理力爭的目標,現有法案已體諒執政者在制度設計與財源規畫的考量,希望能在《促轉條例》框架下立法調整過去《戒嚴時期人民受損權利回復條例》架構,使財產返還與實質補償得到適法行政路徑,於本屆立院完成轉型正義工作「最後一塊拼圖」。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0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