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美國民主黨建制派靠通烏門救拜登也自救

2019-10-04 17:50

? 人氣

川普(右)與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左)的通話紀錄被CIA流出。(AP)

川普(右)與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左)的通話紀錄被CIA流出。(AP)

總統川普(Donald Trump)與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的通話紀錄被流出,民主黨籍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宣布支持總統彈劾調查。彈劾案一下子成為美國政治的中心風暴。

通烏案對川普三個最大不利

彈劾案將圍繞著川普在電話中施壓烏克蘭總統,要他去調查潛在總統競爭對手民主黨拜登(Joe Biden),用以打壓對手。如果屬實,此事可以用叛國罪起訴,而附帶的指控還可能包括妨礙司法公正、企圖掩蓋真相與不當銷毀檔案、受賄罪等等。川普方面除了指責國會獵巫,認為這是史上最大的謊言之外,還重新啟動對前總統候選人希拉蕊(Hillary Clinton)「電郵門」的調查,予以反制。

對彈劾案的分析可以從法律、政治和國際關係三個維度展開。

在法律上,目前消息還在不斷流出,很難下斷論川普的叛國罪是否成立。但與通俄案相比,通烏案對川普有三個最大不利:

第一,川普本人與澤倫斯基的直接對話被抓個正著。在通俄案中,川普雖然不斷公開喊話要俄羅斯公開希拉蕊的證據,調查團隊也找到大批證據,顯示川普團隊中人(包括川普的兒子)與俄羅斯人私下會面,但沒有川普與俄羅斯人會面或電話、電郵密談的紀錄,缺乏直接的勾結證據,於是最終被川普「不知情」而推得一乾二淨。而這次川普親自要求澤倫斯基調查拜登,還要他與美國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及川普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聯繫,川普難以再推脫不知情。

第二,在通俄案中,川普雖已是總統候選人,但未有公職還算平民,所以公眾看來要求不應太高。而在通烏案中,川普已是總統,是美國權力最高的人,身分不同,公眾的要求自然會提高,以防止總統濫權走向獨裁。

重點在影響選情而非彈劾過關

第三,俄羅斯一直支持川普,也一直與美國建制派做對。獨立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也不可能查到俄羅斯,要從俄羅斯方面找證據不容易。但烏克蘭與美國政壇關係千絲萬縷,無論民主黨還是共和黨中的反川普派,都有很強的活動能量。澤倫斯基並非一面倒向川普,而且烏克蘭其他政治勢力和情報人員,也可能向反川派提供證據,不排除有來自烏克蘭方面「一劍封喉」的證據出現。

對川普稍微有利的是:川普現在是總統,會為其要扣留、隱瞞、銷毀證據提供一些便利;但川普和美國情報界的關係惡劣,白宮很難隱瞞信息,這次的事件就由一個臨時調去白宮幫忙的中情局人員揭露。在民主黨控制的國會緊盯下,扣留和隱瞞最多只能拖延時間,銷毀證據更是重罪,一旦被揭發更加難以收場。
因此,從法律上,川普這次的彈劾危機不容易應對。

在政治上的維度則更加複雜。彈劾案的重要性不在於能否通過,而在於影響二○二○年的選舉。

去年民主黨奪回眾議院,筆者已分析,這並非撐川普人士所言的無傷大局。在美國政治結構中,眾議院做為人民的權力象徵,歷來就是人民監督政府的工具,啟動總統彈劾就是專屬眾議院的權力;參議院則是菁英把關的象徵,彈劾案要通過必須由參議院三分之二支持(六十七席)通過方可。

民主黨面臨雙刃劍的抉擇

以現時的參議院結構(共和黨占五十三席、民主黨和無黨派占四十七席)而言,通過難度很大。即便有個別共和黨參議員會「叛變」,要有二十人叛變才足以通過彈劾。但彈劾案即便不能最後通過,眾議院啟動調查程序也足以讓川普非常麻煩,因為各種內幕都會在這個過程中被暴露出來,輿論影響也會愈來愈大。

可是展開彈劾案並非一定有助於讓川普敗選,彈劾是雙刃劍,用得好可以打擊對手,用得不好反而幫對手一把。
去年民主黨奪回眾議院之後,一眾少壯派民主黨議員力主立即就通俄案彈劾川普,可是裴洛西堅決不同意。其考慮的是,第一,彈劾本身難以在參議院通過;第二,如果理據不足,不能爭取民意支持,就會有反效果,不利民主黨贏回總統;第三,彈劾也會令川普製造受害者形象,鞏固來自右翼的選票。

在這次通烏案中,民主黨同樣面臨雙刃劍的抉擇。對民主黨有利的是,通烏案中,川普把柄更多,更容易爭取民情;不利的是,距離十一月只有一個月左右,傳統上,大選前一年的十一月,被視為為期一年的大選正式開鑼。
在此階段,彈劾案成為政治焦點,對民主黨候選人推出政綱,打一場正面選舉非常不利,一個不小心,核心議題就會轉到如何攻擊川普上了。

一六年的選舉,民主黨最大失策就是負面選舉,把力量集中在攻擊川普,而忘記了宣傳給國民的願景。這和川普簡明易懂的「美國至上」、「讓美國再次偉大」成為鮮明對比。

美國民主黨眾議院議長裴洛西,因為「烏克蘭門」事件可能將帶領國會彈劾總統川普。(AP)
裴洛西頂住民主黨少壯派壓力,在通烏案中決斷出擊。(AP)

民主黨內建制派與進步派的爭鬥

裴洛西做為政壇老手並非不懂這樣的道理。她能頂住少壯派這麼久的壓力,卻在通烏案中決斷出擊,除了她認為這次川普把柄多之外,很重要的因素是要維護同屬建制派的拜登。

民主黨目前分裂為兩條路線。在○八年以希拉蕊為主的中間派和以歐巴馬(Barack Obama)、裴洛西為主的左派,占據民主黨的核心舞台。但在一六年,更左的進步派桑德斯(Bernie Sanders)崛起後,原先的左派已和中間派合流,成為新的中間派,或稱「建制派」,拜登正是這條路線的代表。

一六年建制派在初選中打壓進步派,隨後又輸掉大選,一時之間,進步派聲勢大盛。一八年國會選舉中,進步派和更激進的社會主義派掀起了「藍色浪潮」。雖然選舉結果不如預期中理想,但在國會中依然足以挑戰建制派,裴洛西幾經辛苦,才贏回眾議院發言人的位置。

現在民主黨初選形成三頭馬車,建制派的拜登雖一直領先,但與進步派的桑德斯和華倫(Elizabeth Warren)支持度相差很小。值得注意的是,民主黨初選是比例代表制,不是勝者全贏,因此,如果民意一直維持,這三人票數最終相差不遠。即便拜登票數最高,到了明年七月全國大會時,很可能會出現進步派聯合推出候選人,最後贏過拜登。

川普打電話給澤倫斯基,要他調查拜登「腐敗」的證據,事涉拜登的兒子杭特(Hunter Biden)在烏克蘭做生意,被烏克蘭方面以行賄的罪名進行調查。這時擔任副總統的拜登被指曾向烏克蘭提供十億美元的援助,以換取烏克蘭解雇當時的基輔調查員索金(Victor Shokin)。

川普會轉移壓力到中、朝、伊朗?

翻查當年的報導,索金被解雇的主要原因是反腐敗不力,而拜登也聲稱在此事件中並未有任何過失;但瓜田李下,拜登所為是否真的如此光明正大,也很難說。無論如何,拜登的醜聞無論真假,都一定會被右派媒體和網路發酵為「建制派的腐敗」,對拜登打擊必然很大。如果民主黨建制派不出手以彈劾案救拜登,在初選中就會一敗塗地。

在國際關係層次,川普如果形勢不利,很可能會使出轉移壓力的招數,無論中國、朝鮮、伊朗等都有可能成為川普轉移壓力的工具,這需要在事件發展中進一步觀察。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