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同居入罪?印尼憤青上街抗議「以教領政」大修惡

2019-10-04 16:50

? 人氣

印尼雅加達數以萬計的學生、青年人走上街頭,向政府抗議不合理的刑法修正草案。(美聯社)

印尼雅加達數以萬計的學生、青年人走上街頭,向政府抗議不合理的刑法修正草案。(美聯社)

九月十七日印尼國會通過了極具爭議性的修法,大幅削弱了在民間聲望極高的肅貪委員會(KPK)在打擊貪汙上所擁有的權限。接著在隔天十八日,印尼國會又開始審查刑法修正案,試圖將「禁止婚前性行為」、「禁止同性戀行為」等極端保守派的政治意識形態落實到刑法當中。

台灣政治看統獨,印尼政治看宗教

消息一出,印尼舉國譁然。從九月二十三日開始,印尼各大城市紛紛出現示威人潮,數以萬計的學生、青年人走上街頭,要求印尼國會撤回這次由極端保守勢力所主導、「以教領政」的刑法修正案,迫使印尼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出面宣布,將原本九月二十四日要表決的刑法修正案延期。

印尼自從一九九○年代末走上民主化的道路以來,政治主軸就一直是宗教上兩大勢力之間的拉扯。

光譜一端是民族主義(Nasionalisme)陣營,強調印尼是「異中求同」(Bhinneka Tunggal Ika)的國家,官方的六大宗教:伊斯蘭教、基督教、天主教、印度教、佛教與儒教(依照信奉者人數排列)都應該獲得平等的地位。
光譜的另一端,則是希望貫徹伊斯蘭律法(Shariah)到日常生活中,讓印尼逐漸成為伊斯蘭國家的基本教義派。

從最近兩次總統大選就可以看到民族主義陣營與伊斯蘭基本教義派之間的拉扯。

二○一四年的大選,民族主義陣營的「抗爭派印尼民主黨」(Partai Demokrasi Indonesia Perjuangan)率先徵召了首都雅加達省長佐科威,逼得前獨裁者蘇哈托(Suharto)女婿、出身軍方的普拉博沃(Prabowo Subianto),顧不得先前曾跟抗爭派民主黨搭檔競選總統的情誼,決定在四個伊斯蘭政黨的支持下,代表泛伊斯蘭勢力參選總統。結果佐科威以五三%得票率,小勝四七%的普拉博沃。

由於佐科威一四年這一仗贏得艱辛,因此他在第一個總統任期裡,政策上很明顯地企圖拉攏伊斯蘭勢力,例如提高酒稅、要求食品與美妝產品標示清真(halal)認證等。

保守派看守國會讓貪汙體制復辟?

到了一九年的總統大選,佐科威還提名印尼伊斯蘭教士會(MUI)主席阿敏(Ma'ruf Amin)擔任副總統。與此同時,今年再次出馬挑戰佐科威的普拉博沃,選舉中的用字遣詞與形象塑造也變得更宗教、更伊斯蘭,意圖彰顯自己才是正宗伊斯蘭勢力的代表。

今年四月大選的結果,普拉博沃再度以四五%比五五%的得票率輸給了佐科威。敗選之後的普拉博沃還一度拒絕承認選舉結果,並巡迴印尼各地召集支持者,上演自行任命官員的荒唐戲碼。

正當外界還在預期伊斯蘭勢力是否會威脅到佐科威的執政,進而造成印尼政局動盪之際,佐科威與普拉博沃這兩位選戰中的競爭對手,卻突然於今年七月一同搭乘雅加達捷運、在車廂內談笑風生,普拉博沃更公開呼籲支持者「停止一切對抗、騷亂,團結在印尼國旗之下」。

佐科威與普拉博沃的和解或許讓宗教保守勢力感覺受到「背刺」,才會由同樣立場保守的看守國會趕在十月一日新國會上任前發動修法,力推這次爭議性極高的刑法修正案。

首先,橫跨朝野各黨派、在九月三十日卸任的國會議員,修法削弱了肅貪委員會的職權與獨立地位。

肅貪委員會成立於二○○二年,仿效香港廉政公署與新加坡貪汙調查局高度自主的組織架構,目的是為了回應民眾需求,改善印尼自蘇哈托(Suharto)獨裁時期開始就積重難返的貪汙問題。

肅貪委員會跳過既有的公務員體系,從民間社會徵聘年輕、高學歷的菁英為調查員,主動出擊查案,「專打老虎、不拍蒼蠅」,拉了不少檯面上的高階政客下馬,獲得民眾的高度肯定,卻也讓保守勢力頭痛不已。

修法之後,將另設立一個委員會來監控肅貪委員會運作;而調查員監聽政府官員也必須獲得所屬機關發文許可,肅貪委員會的職能與獨立性必定大受影響。
依據九月中的一份民調顯示:有高達八三%印尼民眾反對此次修法,並要求總統佐科威否決這項法案。

修法禁未婚同居,觀光省份大反彈

另外,這次的刑法修訂也試圖修改一些從荷蘭殖民時代就遺留下來、早已不合時宜的規定。

然而,在保守派伊斯蘭勢力的主導下,修法方向卻包括禁止婚前性行為、禁止非配偶關係的兩人同居。這讓一些以觀光為主要產業的省份,特別是年輕情侶觀光客最愛去的峇里島民眾大為反彈。

不過,最讓青年與知識分子反彈的是增列「汙辱總統、副總統」的刑事罪,箝制印尼民眾針砭時事、批評人民公僕的言論自由。

印尼自從一九九八年走上民主化道路後,近年來的民主程度直逼台灣的水準。

美國官方資助的「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長期將世界各國的自由水平分為七個等級,印尼在過去十年大多維持在第二級的自由水平,與台灣相差不大,也讓印尼被世人認為是第一個「穆斯林民主國家」的成功典範。

更何況受惠於手機上網的蓬勃發展,印尼過去十年內的歷次選舉,網路「空戰」的激烈程度比起台灣有過之而無不及。在YouTube與Instagram等平台上,印尼鄉民戰成一團,開酸、開嗆敵對陣營的候選人;外界更認為佐科威就是得力於成功經營YouTube與Instagram的官方帳號,才能接連打贏兩次選戰。

然而,看守任期即將結束的舊國會,卻試圖立法限制民眾對當權政治人物的批評,這叫成天掛在網上的大學生、知識分子等年輕世代的選民如何接受?

無怪乎印尼的年輕人在九月下旬於印尼各大城市接連發起示威活動,抗議國會保守的、限制人民權益的刑法修正案。

儘管已經造成三人死亡、兩百多人受傷,印尼的年輕選民依舊前仆後繼、走上街頭,要向保守的極端派勢力,證明他們自己的年輕力量。

盼憲法法庭或新國會解決爭議

看到此次印尼國會在最後的看守任期,草率立法結果下所掀起的軒然大波,不禁想到我國一九九九年的國民大會,也曾在違背憲政學理的情況下,草率通過「國大代表任期延長兩年」的自肥案。最終還是靠著司法院大法官會議的解釋,推翻自肥修憲案,才化解憲政危機。

期盼印尼憲法法庭(Mahkamah Konstitusi RI)能夠以立法程序瑕疵的理由,宣告看守國會這一連串立法因違憲而無效,抑或是十月一日開議的印尼新國會能夠盡快進入議事程序,推翻並重新審議印尼此次的刑法修正案。畢竟示威抗議活動若持續,難免造成更大的傷亡,實為印尼各界所不樂見。(本文作者為逢甲大學助理教授,第二代印尼新住民)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