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承恩專欄:動用緊急命令 香港自陷攬炒陷阱

2019-10-14 07:00

? 人氣

禁止蒙面無法遏阻暴力,該條例授權行政長官於認為香港進入「緊急情況」或「危害公安」時,可訂立任何符合公眾利益的規例(資料照,AP)

禁止蒙面無法遏阻暴力,該條例授權行政長官於認為香港進入「緊急情況」或「危害公安」時,可訂立任何符合公眾利益的規例(資料照,AP)

在動用緊急權力的同時,北京正一步步掉進攬炒的陷阱。政府以緊急狀態為由,單方面以命令介入社會生活,從愚蠢的禁蒙面開始,限制人民權利,伊於胡底?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十月四日宣布,行政會議已通過《禁止蒙面規例》,引用的法源是一九二二年的《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簡稱《緊急法》)。 禁止蒙面無法遏阻暴力,該條例授權行政長官於認為香港進入「緊急情況」或「危害公安」時,可訂立任何符合公眾利益的規例,包括對出版、通訊及傳播的禁止;人員的逮捕、拘禁、驅逐及遞解離境;交通的管制;經濟的接管、沒收與處置。由於授權範圍甚廣且毋須事前經過立法會審議,論者認為此舉形同進入「準戒嚴」狀態。

這樣的批評並非無的放矢。動用緊急命令的想法,在北京與港府決策圈流傳已久。港澳辦一直要求「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林鄭也從未否認動用《緊急法》的可能性,認為如果能夠以法治手段止暴制亂,港府有責任檢視。 此一殖民時代空泛授權行政部門的條例,早就不合時宜;聯合國《人權兩公約》經《基本法》第三十九條明文保障以後,於香港繼續有效,《緊急法》已牴觸現行法;而依《基本法》,港府也無宣布戒嚴之明確授權。 由禁止蒙面做為起手式不是個聰明的主意。當局固然聲稱此令有助於警方蒐證,藉以嚇阻暴力,在成千上萬的遊行者都戴上面罩時,此一禁令根本無法執行。但是動用緊急權本身,卻有十足的滑坡效應:政府以緊急狀態為由,單方面以命令介入社會生活,從愚蠢的禁蒙面開始,限制人民權利,伊於胡底?

香港示威者走上街頭,抗議《禁止蒙面規例》實施。(AP)
由禁止蒙面做為起手式不是個聰明的主意。當局固然聲稱此令有助於警方蒐證,藉以嚇阻暴力,在成千上萬的遊行者都戴上面罩時,此一禁令根本無法執行。(資料照,AP)

國際人權法很早就認定,緊急權力容易受到濫用,必須在國家存續受到真實威脅或重大公共安全受到危害。採取緊急命令必須明確,為絕對必要,始得實施,而且必須符合必要性與比例原則。同時應訂立時限,並經立法部門事後審查。近百歲的老法律,明顯通不過現代人權標準的檢驗。 港府祭出蒙面禁令,宣稱多數市民支持恢復公共秩序,但看百餘日來運動所得到的廣泛支持,顯然不是那麼回事。

最大的問題在完全無視示威者必須戴上面罩的原因。港警經常動用攝像機近距離蒐證,街頭布滿可能具有人臉辨識功能的監視器,身分一旦被記錄,可能做為檢警追訴、雇主解僱、學校懲處的證據,進行秋後算帳。不被認出,只是示威者為了對抗國家體系高科技蒐證,卑微的反制措施。 反送中運動一開始,是極度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是港府與北京一連串的誤判情勢,一味迷信強制措施,在重要關卡做出錯誤決策,加上黑警過度使用武力,造成暴力不斷升級,才激發出堅實的勇武力道。這點是經過國際認證的。

2019年10月6日,香港反送中、反緊急法、反禁蒙面法示威,港警強力鎮壓(AP)
港府與北京一連串的誤判情勢,一味迷信強制措施,在重要關卡做出錯誤決策,加上黑警過度使用武力,造成暴力不斷升級(資料照,AP)

對於香港情勢,國際的呼籲具有高度一致性:政治問題必須政治解決,途徑是真實的對話與讓步的可能,過度的警察暴力只會如上升螺旋般,激起更多暴力回應。無奈,北京充耳不聞,將這些全打成外國勢力的干預。 北京過於自信,誤解反送中本質 在國際人權法上,在例外情況賦予政府緊急權力,是基於保護共同體存續與重大公益的理由;但在香港,政府與共同體絕大多數人民站在對立面,緊急權力也只剩為公權力壓迫遮羞的作用。

北京之所以迷信強力鎮壓,有政治上的考量:不論是為了保留顏面,或出於避免外溢效應,北京有不能退讓的壓力。同時鑑於香港對其經濟上的重要性,忌憚其他國家在港的影響力,以及防止一國兩制的全面崩盤,北京同樣有不能強硬的壓力,造成進退維谷的局面。

北京被自己的論述給侷限住了,其論述是基於對香港情勢的錯誤解讀。北京自滿於對香港的掌控,認為透過利誘與吸納,已牢牢掌控香港菁英階層;透過滲透,也在傳播、工商界乃至黑道布建了在地協力網絡。

北京對反送中運動的性質,基本上認為是經濟性的,是出於香港人民不滿高房價與停滯不前的薪資水準,而不是對於港府統治與北京政策的全面反抗。同時北京相信,大多數的香港市民終究會停止對運動的支持,對於生活秩序受到打擾心生厭倦,而回歸正常生活。 北京也對其所推行的融合政策深具信心。對於勇武派,北京定性為少數極端分子,甚至是恐怖主義,透過港警不斷升級武力的使用,配合北京的威脅與高壓,冀望其終究失去社會支持而逐漸平息。

以暴制亂掉入攬炒陷阱 可是自八月以來,事態沒有朝北京的預估發展,香港局勢成了無法收尾的一盤棋。在此情境下,動用緊急命令標記了北京走向升高壓制的不歸路:由催淚彈、布袋彈到實彈,更多的逮捕、凌虐、傷亡,強度將不斷升高,為一切都失效時的武力介入鋪路。 北京正一步步掉進攬炒的陷阱。香港青年以無比堅強的意志,抱著香港的經濟地位,準備與中國玉石俱焚,藉著傷害自己,對中國施加最大的傷害。也許授意港府動用緊急權力之時,帝國已親手為自己埋下覆滅的遠因。

*本文原刊新新聞第1701期。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