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撐港,切勿陷入自由主義的集體盲思

2019-10-14 06:00

? 人氣

香港的暴亂已持續將近4個多月。

香港的暴亂已持續將近4個多月。

網路上覺青認為,香港不能像西方國家一樣施行「禁蒙面法」的理由,竟是中共不是一個自由民主的政權;或言,之前香港特首林鄭對遊行處理不圓滿,導致就算「法」是對的,人民也不相信後面執法的政府。對此爭點,筆者分三個層面來分析:觀感與事實的落差上、民意基礎上、體制上,而這些層面背後有個重要的因素,就是網民體制的不同導致未曾真正認識中國大陸。因此,筆者主張切勿陷入自由主義的集體盲思,反而應盡快培養兩岸三地的「文化兩棲」,緩解未來可能擴大的衝突。

觀感與事實的落差上

有人認為自由民主國家可施行蒙面法是因永遠也不用擔心會莫名其妙被消失,屬受管理的恐懼程度問題。誠然,在「觀感與事實的落差上」,香港對於中共的仇視,跟台灣對中共的反感,有一部份是被「製造出來的假象」,比如這次的送中條例,您可以說是林鄭提出來的,但沒有證據是中共當局所主張,甚至源於港人在台灣犯案而欲立法。

而且,香港問題最可能是有背後的國外勢力介入,有不只一個消息指出,資助這些運動的資金來源,是從美國非官方的團體,如果您看過《經濟殺手的告白》就知道,這是美國向來用這樣的管道與技倆對付政敵。

您如果真的有同時關注正反雙邊新聞就可發現,大部分的遊行民眾屬於和平,相對面港警的做法也確實比較克制,被逮捕還是可依法保釋。因此,對人被中共消失的恐懼,不應該被無限上綱來渲染,這樣只會導致更衝突與對立的局面;現在台灣的蔡政府,不也是這樣帶動對大陸的懷疑與仇恨,徒升高兩岸衝突,這做法對台灣並不會比較好,時間拖越長越沒有談判籌碼,現在大陸也不在意是誰當家了。

在民意基礎上與體制面上

在「民意基礎上」,有人認為許多港民反對林鄭;但是,事實上也有更多沉默的聲音是支持港警、希望過安定的日子,但這些聲音已經變成敢怒不敢言,因為只要站出來表達支持港警的訴求,就會被反對者其中的暴民當異己爆打。您說這樣的民意基礎是扎實的嗎?他們對港警與異己的暴力相向,連台灣當年達到百萬人以上的倒扁紅衫軍都不會如此兇狠。

有人說台灣可以把混蛋領導者換下來而香港不行,筆者不這麼認為,因為這是「體制面上」的不同,帶來不同的領導者,他們的政治壓力來處、施力點也截然不同。

2019年10月6日,香港反送中、反緊急法、反禁蒙面法示威,港警強力鎮壓(AP)
香港反送中、反緊急法、反禁蒙面法示威,港警強力鎮壓(AP)

有一組政治漫畫巧妙的令人認識體制的差異,同樣孩子跟媽媽說「為何政府做了壞事,卻沒人敢出來說話」,上圖(標示「獨裁」)媽媽跟孩子說「不要亂說會讓國家不開心的話,會被怪叔叔抓走喔。」,下圖(標示「民主」)媽媽跟孩子說「不要亂說會讓大家不開心的話,會被大家公幹喔。」

在台灣,若有一成的人民討厭蔡英文,她會有辦法帶領民進黨與英粉們帶動社會去討厭另外一組候選人(現在是韓國瑜),才不會是像林鄭這樣老實的公務員樣不善於表達而被罵。

也因此,筆者訴求應該尊重不同的體制,不是見縫插針,隨自己的感覺說話。

綜合以上分析,就是因為香港動亂背景太複雜,台灣人更不應該「選邊站」,無論是站在遊行的民眾或港警的立場都會失於偏頗,也應該去除「對政體的成見」來看,才有辦法從務實面看到解決香港問題的解方。

不同體制導致未真正了解大陸

香港的事件與其說是中國大陸的內政,但卻也是中國大陸強勢崛起下,西方民主體制與大陸模式體制衝擊的表徵事件,上述提到的「製造出來假象」有一個很大的成因,就是身為西方民主體制的台灣並不真正了解大陸。

我們的反對,有時候不能只用自己習慣的自由主義的體制模式來評斷,這對大陸來說不公平,也不客觀,這也是危險的。

為何說危險?因為整個世界不願意了解大陸崛起的事實與背後的原因,然後扣一個極權、壞蛋的大帽子,對之前未強盛的大陸來說,其內部自由主義派的聲量是高的;但對已經強盛的大陸來說,其新一代的年輕人反過來認為政府做的才是對的,並認定外界扭曲了政府,有些人甚至開始仇視外界的批判。

因此筆者主張:撐港可以,但切勿陷入自由主義的集體盲思,兩岸三地要極力培養「文化兩棲」,也就是能夠認識與理解兩種截然不同的體制下文化的兩岸公民。這樣的「文化兩棲」自然會一起尋找,在這樣不同的體制下,怎麼找到更公正客觀、共同的事理規則,怎麼樣和平相處的模式。

因在這兩個政體模式衝突,香港避不了,台灣也不會缺席。

*作者為網路作家,目前任職於國營事業。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