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瀚興觀點:國旗不如便利貼?連儂牆破壞有法律責任?

2019-10-10 07:00

? 人氣

不畏日前發生中國學生撕毀海報事件影響,世新大學港生將標語貼上連儂牆、表達支持。(翻攝自山洞口皇家魔法學店臉書)

不畏日前發生中國學生撕毀海報事件影響,世新大學港生將標語貼上連儂牆、表達支持。(翻攝自山洞口皇家魔法學店臉書)

日前各地有關反送中的連儂牆,或有遭陸生或大陸遊客破壞,分別由港生與臺大學生會提告,據新聞有部分陸客因此遭緩起訴處分,並驅逐出境;然筆者容有不同意見,試申述之。

或問:提告者為學生與學生會,是否合法?「先程序,後實體」。刑事訴訟法第232條規定,被害人方能提出刑事告訴,且刑法第354條為告訴乃論之罪,若無合法告訴,只能不起訴。《臺灣臺東地方法院 92 年度自字第 5 號 判決》:「……又公告欄係屬公寓大廈公告事項予全體住戶週知之處所,公寓大廈管理條例施行細則第十五條亦有明定,,上開公告欄既為全體住戶之共用部分,自屬管理委員會負責管理及維護之範圍,另由卷附照片觀之,該社區管理委員會亦在公告欄下方設立之敬告住戶告示牌內載有「本社區各項公共設施,請勿隨意破壞,公告欄內之公告請隨時留意了解,俾使住戶有所遵循。」等文字,足見有權管理張貼於社區公告欄內文書者,應為社區管理委員會,自訴人既非有權代表社區管理委員會之人,自非公告欄內張貼文書之管領權人。」等語,著有明文。

承前,依照前開判決,一般公寓大廈公告欄上公告,仍以「管委會」作為管理權人,亦即犯罪被害人;同理,正如住戶之於管委會,學生與學生會之於校方,對由校方管理的佈告欄或張貼用連儂牆,仍非法律上的被害人,自不能違法提出告訴,此其一。

或問:怎能說學生張貼反送中的告示,自己沒有所有權?《民法第764條》:「物權除法律另有規定外,因拋棄而消滅。

前項拋棄,第三人有以該物權為標的物之其他物權或於該物權有其他法律上之利益者,非經該第三人同意,不得為之。拋棄動產物權者,並應拋棄動產之占有。」等語,定有明文。

承前,一般學校布告欄公告,經核准後張貼,之後不會交還學生;今連儂牆有告示與簽名、甚或僅為便利貼,因佔用公物,自然終會清除;學生於此拋棄相關佔有,交給校方管理,發生前開民法第764條拋棄所有權效果,怎能仍說自己是被害人?此其二。

台大學生會7日表示,校內活動中心的連儂牆於上午遭中國觀光客破壞,目擊學生拍下破壞過程的影片,協助校方報警處理。(取自臺大學生會 NTUSA 臉書粉絲專頁)
台大學生會表示,校內活動中心的連儂牆於上午遭中國觀光客破壞,目擊學生拍下破壞過程的影片,協助校方報警處理。(取自臺大學生會 NTUSA 臉書粉絲專頁)

或謂:明明拆除連儂牆是反民主與言論自由,豈能輕縱?《臺灣臺南地方法院 103 年度易字第 373 號 判決》:「況且,國家本無權力替人民選擇表達言論自由之手段,民主國家之人民在憲法之保障之下,自有權利依其選擇之方式表意,在造成其他法益侵害時,亦因之必須擔負相對刑事、民事、或行政法上之法律責任。本院所探究者,純限於被告甲○○拆除銜牌上英文字體之行為,在本案造成之權利侵害應該如何權衡,有無刑事不法性。關於成功大學對於南榕廣場命名事件之處理、被告甲○○如何選擇其主張言論之方式、包含其訴求之內容,均非本院本判決所得評斷,倘若日後再有其他「象徵性言論」涉犯刑事不法時,亦仍仰賴法院秉持基本權保護之旨,檢視個案情狀加以權衡,自不待言。」等語,著有明文。

承前,無論:慈湖潑紅漆,或焚燒國旗,前者以憲法言論自由保障「象徵性言論」而判決無罪;後者,開方便大門,認「白馬非馬」,不合法規製作之,國旗非國旗。且前開涉及國立成功大學的「光復校區」招牌英文字體8字拔下,有明顯財產損失,尚受言論自由保障;何以撤出便利貼與字條,如此罪無可逭,要上綱上限到刑事處罰,甚至限制出境?難道「便利貼,勝國旗」?此其三。

或謂:前開僅為實務見解,王律沒有學理依據?依照許學長澤天,知名臺灣刑法教授2019年9月最新力作《刑法分則上·財產法益篇》:其認《刑法第354條》:「毀棄、損壞前二條以外之他人之物或致令不堪用,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等語,定有明文。其中有損害公眾與他人,就是針對刑法謙抑性,限制損害輕微不予處罰;且對變更占有與妨害使用之情況,除非有如德國立法例增訂,仍不為罪。

承前,依照前開說明,連儂牆告示撤除,乃象徵性言論的表徵,何來損害公眾與他人?且撤除者,若將告示棄置一旁,若仍以毀損罪處罰,不是違反刑法第1條「罪刑法定原則」?且依《最高法院74年台上4225號判例》空白信紙一張損害,欠缺「可罰違法性」根本不為罪;何以一定要枉法曲法,對前開陸生陸客追討,不是厚此薄彼,雙重標準?此其四。凡此四者,皆為國內聲討連儂牆誤區,就法言法,在下必須指正。

最末,以歷史故事做結:唐太宗時,寵幸權臣長孫無忌,連劍履上殿,亦即帶刀面見皇上的死罪,都為其開脫;之後權勢熏天,養虎遺患,為歷史著例。前開封建時代的弊病,可推君主專制;然今不依法處理,根本「無罪」的連儂牆事件,隨民粹起舞,不僅是司法哀歌,更是民主之恥!

*作者為律師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