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業良專欄: 美國會力撐香港,北京舉棋難落或將惱羞成怒

2019-10-07 06:20

? 人氣

2019年9月,香港反送中民主運動領袖黃之鋒前往美國國會,發表談話,呼籲國際社會支持,眾議院議長裴洛西出面力挺。(AP)

2019年9月,香港反送中民主運動領袖黃之鋒前往美國國會,發表談話,呼籲國際社會支持,眾議院議長裴洛西出面力挺。(AP)

 9月25日,美眾議院外交委員會和參議院外交委員會分別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該法案是由國會與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簡稱CECC)共同主席克裡斯.史密斯眾議員和馬可.盧比奧參議員與湯姆.卡藤參議員共同提出的。其最早版本是2014年11月香港「雨傘運動」中期提出,當時內容涉及恢復《美國香港政策法》,要求總統向國會保證香港享有足夠自治權以享受美國所給予的特殊待遇(包括關稅),但因當時議事日程繁密,未能及時審議。

2016年11月,香港「雨傘運動」中的學生代表與組織者之一黃之鋒到訪美國,與盧比奧參議員和史密斯眾議員與湯姆.卡藤參議員會面時提出重新提交該法案的要求,會議後盧比奧與湯姆.卡藤參議員提交第二版提案。2019年6月12日,香港抗議學生與市民包圍立法會,警方驅散示威者的方式被指責為「濫用警方暴力」。國際特赦組織表示已掌握警方濫用暴力的證據並發表公開報告。

2019年6月15日,示威者衝擊立法會,因顧忌正在進行中的G20峰會,警方並未採取強硬壓制行動予以阻止。次日,盧比奧參議員再度重申《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重要性與針對性。7月8日網民發起白宮聯署簽名信,要求國會盡快通過該法案,聯署僅6天便超越十萬人;7月23日,美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就香港局勢發表講話,強調「世界都在關注」;8月6日眾議院議長南茜.佩洛西發表聲明,表示國會內民主黨和共和黨會繼續站在爭取自由民主的港人身邊,承諾跨黨派議員將共同推進相關立法工作,以保障香港的法治、民主和自由。

8月12日共和黨參議員泰德.克魯茲就香港持續的示威發表聲明,表示國會將以該法案制裁損害香港自治的官員;8月13日佩洛西議長譴責針對香港抗爭市民的暴力持續升級,重申面對北京的鎮壓意圖,美國將會更加堅定地致力於聲援和支持香港民眾對於民主、人權和法治的追求與捍衛。

20190908,數萬示威民眾8日前往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呼籲美國政府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AP)
20190908,數萬示威民眾8日前往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呼籲美國政府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AP)

8月31日晚香港警方製造地鐵「太子站流血衝突」,部分抗爭者懷疑有六、七人被警方毆打致死並封鎖現場,驅散醫護人員和媒體記者,且警方及相關機構拒絕提供該站監控攝像記錄,反對對此疑惑進行有協力廠商參與監督的專項調查。9月8日,二十五萬人參與在香港中環遮打花園舉行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集會」,並在會後輪番到美國駐港總領事館請願通過該法案。

9月16日,盧比奧參議員接受《大西洋月刊》採訪時表示,已與川普總統達成共識,預期法案將會在白宮與國會順利通過;次日上午10點,黃之鋒、何韻詩、譚競嫦等人在國會專題聽證會上作證並在會後舉行記者會;9月18日,佩洛西眾議長聯合兩黨議員召開聯合記者會,宣佈國會將於下週審議該法案。9月25日,美國會參眾兩院的外交委員會分別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史密斯眾議員提議美國定期點名、制裁侵害香港人權者。9月26日上午,參議院外交委員會舉行有關「香港緊急局勢:確保自由、自治和人權」的聽證會。

10月1日,在北京舉行70週年閱兵期間,香港數千民眾堅持遊行抗爭,他們身穿黑衣,面帶白色面具,手持雨傘。警方隨後進行大規模清場行動,部分示威者流血受傷,並有員警數起開槍彈壓事件發生,有一胸部近距離中彈者據說是中學生,其傷勢嚴重,生死難蔔。

目前70週年慶典活動已落幕,習近平有可能暴露其強硬立場,全面鎮壓香港抗爭民眾,造成大面積流血傷亡。在此危急關頭,美國是否已經準備好具體制裁措施與實施步驟?國際社會將會做出何種反應?這將反應出自由世界與專制政體之間在新冷戰格局下的首次較量與定位。

荃灣發生抗爭學生遭警察近距離射擊胸口的事件後,香港的「反送中」抗爭也紛紛聲援中槍的受害者。(美聯社)
荃灣發生抗爭學生遭警察近距離射擊胸口的事件後,香港的「反送中」抗爭也紛紛聲援中槍的受害者。(美聯社)

據來自北京的某些內部消息稱,習近平不願動用軍隊直接鎮壓,希望香港員警採用較為強硬的手段盡快平息已持續數月的抗爭,甚至不惜動用「嚴刑峻法」,多抓人,判重刑。北京當局還試圖借助香港中共地下黨員和黑社會的力量,威脅利誘、分化瓦解和用殘酷暴力手段來恐嚇抗爭民眾。

與此同時,北京當局也試圖把香港官民衝突的深層動因嫁禍給美國,指責「西方反華勢力」想把香港的「高度自治」轉化為「事實上的獨立」,其目的是阻撓「中國崛起」。習近平近期多次強調「鬥爭」,顯然是出於恐慌與敵對思維,雖然也嘗試「胡蘿蔔加大棒政策」,比如一方面用廉價公屋之誘餌來分化香港青年,另一方面又打算讓中資企業(包括壟斷行業的國企大戶)來控制或接管香港經濟。

習近平未曾預料香港民眾的抗爭決心如此堅定且富有「鬥爭技巧」,遠非中共政權在國內長期積累的豐富「維穩」經驗所及。北京高層最為擔憂的是,若香港抗爭態勢趨向「新常態」,勢必會阻礙和影響中共政權在香港的全面控制意圖,並為大陸民眾提供一個鮮活的仿效樣板。

迄今為止,習近平及其幕僚團隊並未找到一個切實有效的解決辦法來化解「香港管控危機」,香港官民衝突很可能走入一條「死胡同」,即雙方長期對峙,互不信任,保持僵持對抗狀態。中共當局不會放棄「管控」,香港特區政府亦不敢「自作主張」,而香港民眾也不會放棄自己的自由權利、法治傳統和民主生活方式。究竟誰會做出退讓?習近平的下一步棋究竟是什麼?讓我們拭目以待。

*作者為華盛頓獨立經濟學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