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祚來專欄:一則視頻曝光了習近平的秘密

2019-09-30 06:20

? 人氣

習近平考察鄂豫皖蘇區首府烈士陵園和革命博物館。 (新華社)

習近平考察鄂豫皖蘇區首府烈士陵園和革命博物館。 (新華社)

一、一則視頻裡習近平強調了什麼?

這則視頻是習近平考察河南期間發生,在大陸自媒體中廣泛傳播:9月16日下午,習近平來到位於新縣的鄂豫皖蘇區首府烈士陵園和革命博物館,他對當地的官員與工作人員們語重心長訓話:

吃水不忘掘井人,我們今天的好日子從哪裡來?是千千萬萬先烈鮮血換來的,我是中國共產黨總書記,我要打好這面旗,告慰革命先烈。

短短幾分鐘視頻,曝光了習近平認知與情感、迷茫與焦慮、現狀與追求,這些情感與追求在去年之前,多是通過接待外賓或國際論壇上發表演說來體現,多是宏大敘事,關於一帶一路或者人類命運共同體,而今年北戴河會議之後,習近平開始通過與底層幹部群眾發表講話,來說出自己想說的心裡話。

這一席話如果出自文革之時一位延安村支書之口,我們不會奇怪,它由一位清華大學獲得博士學位、出訪過西方重要國家,甚至自誇閱讀過上百種西方思想與文學名著的當代中國領導人之口,不禁給人恍然隔世的荒誕感。

「吃水不忘掘井人」,我立即想起小學二年級(1970年代)時的課本內容,後半句是「幸福不忘毛主席」,但習近平沒有說出當年課文後半句,改換成,今天的好日子哪裡來,是千千萬萬先烈鮮血換來的。這句話裡虛置了毛澤東,強調了無數先烈鮮血,而對今天的人民生活也進行了勿庸置疑的定性:「好日子」。這個好日子一詞,又使人想起宋祖英歌聲唱的「今天是個好日子」,但這個好日子對數以百萬計的上訪維權人、關在新疆集中營的人們、特別是爭雙普選的香港人,肯定天天都是壞日子。

習近平全部話題最後歸於這樣的核心語句:先烈鮮血染紅了旗幟,自己是中共總書記,要打好這面旗。

強調血性,強調自己是中共總書記,強調自己要打好這面血色之旗。

習近平的認知局限、面臨的困境都在三個強調裡展現無遺。而就在不久前時間裡,習近平在中央黨校強調的是偉大鬥爭,偉大鬥爭就是是不妥協不屈服,在南海問題上,在對新疆、對香港臺灣、對維權律師、對宗教信仰者、對異見者,甚至對講解憲政與法治的大學教授,都祭以鬥爭或迫害手段,充滿血性與鬥爭精神,與美國的經貿談判本是「生意」領域的事情,從央視與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口中,都成為鬥爭的領域。

習近平不斷走訪長征紀念地,不斷重述革命精神、革命初心,既是迫於國際壓力,也是紅色左傾保守在黨內遭遇到強大阻力。

整個國家因開放而擺脫了貧困走上小康,如果一意孤行與美國戰略對抗、經貿撕裂,國家與國民利益將遭到重創,利益集團首當其衝,所以習近平遭遇到體制內危機,擺脫困境與危機的不二法門,就是到紅色紀念地傾訴衷腸,強調初心,強調自己是中共總書記,打紅色旗是自己的使命。

共產黨人的初心是解放全中國,解放全人類,也是建立自由民主正義的新中國,無論初心如何,現在的事實是一黨專政的獨裁政權,共產黨的當政者不再是無產階級,而是富可敵國的權貴利益集團,習中央要通過紅色初心,來實現共產主義使命,無疑是癡人說夢。他能夠恢復或者正在一步步推行的,是打土豪分田地的暴力革命模式,讓更多的富豪與民間企業資源掌控到黨國手中,弱化私有力量與社會資本,做強做大黨國經濟實力,以應對即將發生的黨國經濟危機。

二、偉大鬥爭必然帶來「備戰備荒」

今年的北戴河會議之後,習近平立即跑到了甘肅,到了紅軍紀念地;香港抗爭運動與對美經貿談判破裂,習在中央黨校大談偉大鬥爭;中共建政七十年大慶之前,又到河南蘇區根據地,強調自己作為中共總書記,要打好紅旗。

在黨國危難之際,在其個人威權遭遇挑戰之時,習無以應對,只能採取逃避的方式,宣誓自己對紅色政權的捍衛的原教旨精神,如同清末維新變法過程中,慈禧與保守派堅守的是祖宗之法,而變法派則要因時而變,否則無法應對國家危機。

習之所以宣導重走長征路,不斷光顧長征紀念地,淡化鄧小平與改革開放,在他心底,認為與國際接軌帶來了國際困境,一切開始受制於國外敵對勢力,所以現在處於抵抗階段,通過重訪紅色故地,尋找精神力量,宣誓自己維護紅色政權的合法性與神聖性。

另外就是查看家底,像河南這樣的農業大省,在貿易戰爭過程中,是否會遭受重創,影響穩定大局。細心的人們不難發現,習近平在考察河南農民種植茶油樹時,叮囑的是要搞集體經濟,要形成規模效應。在他心目中,毛時代宣導的集體經濟仍然有魅力,甚至要建立農村合作社,為統購統銷做準備,當然,也為可能的匱乏,建立憑票配給制。

由此看來,習近平的一切準備,是毛時代的「備戰備荒」的思維,而這正是習近平的底線思維,因貿易戰而造成中國經濟危機,就只能退回到文革時代,城鎮年輕人上山下鄉,重要物資憑票供應。

毛澤東的長征與持久戰,因為有蘇俄支持而最終戰勝了「蔣委員長」,習近平的長征最終要戰勝美國與一切西方敵對勢力?

習近平考察鄂豫皖蘇區首府烈士陵園和革命博物館。 (新華社)
習近平考察鄂豫皖蘇區首府烈士陵園和革命博物館。 (新華社)

三、習近平遭遇體制內怎樣的挑戰

體制內對習近平來說,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

火焰是按照習本人的夢想點燃的,就是革命的火焰,習得到核心地位之後,又成功修憲,為其終身制做好法理基礎。近期通過媒體稱其為人民的領袖,並將其與馬、列、毛並列,「歷史地位」一躍而越過了鄧小平,習在甘肅考察時,有人呼喊習萬歲,而習萬歲的標語早已出現在一些城鄉牆面。

習近平團隊成功控制了主流媒體,這種控制已無所不用其極,極端到整個人民日報頭版可以全部都是習近平的相關報導,新浪等網路媒體的新聞頭條甚至頭三條、五條,也是習近平的相關報導或語錄,這些極端的宣傳,如同火焰,既讓習光芒四射,也是把習放在火焰上燒烤,清醒的人們早已厭惡這種文革造神方式。

即便如此,習的團隊仍然無法阻止體制內異端的聲音,習近平在甘肅考察之時,《人民日報》上刊登了紀念鄧小平的文章,重提廢止領導終身制,是這篇文章的重點,這是終止文革後體制內的重要進步標誌,這一步如果倒退了,整個國家或整個黨國,又會淪陷于大獨裁者之手。

求是網站發表、新華網轉載的一篇文章,則是習近平本人在2014年的「重要講話」,其中最重要的內容,就是關於中共已廢止實際存在的領導人終身制。喉舌級網站翻出習本人的文章,以此來警醒習本人,還是對其準備終身制、連任中共總書記進行反制?

體制內的聲音或用意,是要遏制其終身總書記的野心,但習因此焦慮,焦慮到在河南考察之時,面對基層幹部群眾,重複自己是中共總書記,強調自己要打好革命先烈傳下來的紅旗。旗幟要在總書記手中,最高權力也要在自己手中。

習近平考察鄂豫皖蘇區首府烈士陵園和革命博物館。 (新華社)
習近平考察鄂豫皖蘇區首府烈士陵園和革命博物館。 (新華社)

打鄧小平的旗幟的人,既是要堅定改革開放的決心,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又是廢止領導幹部終身制的底線守衛,通過媒體報導我們可以看到,李克強幾乎不談打紅色旗幟不忘初心,無論是上海還是遼寧考察,甚至近日與俄總理的會談,接受俄羅斯塔斯社書面採訪,都要提到擴大開放,以經濟建設為中心,這既與其自身定位為技術官僚有關,也是在堅持鄧小平的經濟與開放的路線。既然中共中央並沒有形成新的決定,以偉大鬥爭為核心,而不再以經濟建設為中心,那麼,李克強等政府領導堅守自己的底線,在體制內具有合法性,也更符合因改革開放而獲得利益的絕大多數人的心聲。李克強的聲音溫和理性,筆者檢索寫作當日的新浪新聞,居然沒有出現一條與李克強有關的內容。

中共處理香港事態,進退失據之時,上海背景的原重慶市長黃奇帆,近期在廣東出席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上發表演講時,明確表示香港的地位不可取代,在於實行資本主義制度,亦是全球資本進入中國的重要跳板。黃奇帆還強調,毛澤東、鄧小平、甚至是習近平都看到香港這方面的重要性,希望外界不要 「以小人之心度中央之腹。」

黃奇帆本人是在變相向習近平喊話,毛鄧都看到香港的重要性,香港不能毀在現在的中央手中,不要妄想用上海或深圳來替代香港,無論社會主義沿海經濟如何發達,都無法比擬香港的國際自由港地位。因為大陸社會主義制度準備一百年一千年不改變。

上海背景的原重慶市長黃奇帆,近期在廣東出席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上發表演講時,明確表示香港的地位不可取代。(新華社)
上海背景的原重慶市長黃奇帆,近期在廣東出席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上發表演講時,明確表示香港的地位不可取代。(新華社)

在香港問題上,現在的中共中央已不是君子小人的問題,而是惡人終止造惡的問題,一邊動用香港員警無底線的傷害香港和平示威者,一邊派出便衣、利用黑社會與民間愛國紅粉,使香港問題複雜化、暴力事件上升,黃奇帆此時能夠將常識說給中共中央聽,屬於體制內清醒的開明務實派,對那些極力慫恿習中央滅香港抬深圳勢力,一記當頭棒喝。

左右兩邊的體制內力量公開挑戰習近平的可能性現在幾乎為零,但雙方通過特別的方式與語言來影響習近平,則是必然。譬如中美經貿談判一些內容,左派可以推演出中共喪失經濟主權,並危及政治主權,使習近平無法實質性的進行結構性的改變,而在香港問題上,右邊的推演則是告之習近平,如果出兵或出警鎮壓香港,也許可以控制香港,但將對中國經濟甚至政治產生致命的影響,如黃奇帆所坦言,社會主義中國經濟與自由資本主義經濟的對接點喪失掉了,中國經濟如何借力世界金融資本?

中共建政70年大慶與四中全會之後,習近平是不是要改變經濟建設為中心,是不是致力於將自己終身制,正成為中共體制內「最後的鬥爭」,這場內鬥會不會白熱化,會不會讓中國完全倒退到文革狀態?

人們似乎聽到一個不祥的聲音:再給我十年二十年,我給你們一個完美的文革。

如果習繼續當政,終身坐穩大位,對整個改革開放利益集團可能是致命的,農村集體化,工商業也將國有化或部分國有化,這一進程業已開始,馬雲離場,是一個標誌性符號,當然,習也有自己的恐懼,如果失去大位,他不會遭到繼位者清算?畢竟不能傳承給自己後代,其它人當政,一切皆有可能。

習與鄧氏集團,因此出現互為恐懼性的力量,看不見的戰線與鬥爭正在內部博弈。

有一點可以肯定,習近平在體制內現在還只是一個小團隊擁戴,因為控制了軍權與媒體喉舌,通過超限宣傳,似乎真的達到毛澤東的領袖地位,實則是聲勢唬人,整個國家社會得益於改革開放,八九十年前的那些農村流氓無產者、革命者們難以海量出現,更不可能成為新的打土豪分田地的新革命力量,所以,習的紅色宣誓,不過是安慰自己,表達一份江山不能變色、自己堅守大位的情懷而已。

*作者為獨立學者 專欄作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