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黨國幽靈」不准郭台銘退黨!

2019-09-30 07:10

? 人氣

退出國民黨後,郭台銘無黨一身輕。圖為「郭台銘感恩之旅台北場」活動。(永齡基金會提供)

退出國民黨後,郭台銘無黨一身輕。圖為「郭台銘感恩之旅台北場」活動。(永齡基金會提供)

郭台銘因不堪受騙受辱,怒而退黨,並痛批國民黨「分贓、腐朽」。國民黨不依不饒,準備以黨紀伺候。沒想到郭一宣布退選總統,國民黨馬上「白海豚大轉彎」,態度前倨後恭,不但盛讚郭有高度氣度,還宣稱中常會一致通過慰留,由黨發言人歐陽龍轉述:「郭雖申請退黨,卻依然是國民黨黨員,無庸置疑。」「結論就是不予批准退黨,予以慰留。」在媒體追問下,歐陽龍甚至說:「因黨已慰留,郭董仍是黨員,言行自然仍須受黨紀約束。」

誠然,在郭陣營不斷抗議,強調「吳敦義承諾讓郭退黨,最終國民黨卻言而無信。」「絕不接受國民黨慰留,雙方既已分道揚鑣,未來個人一切言行即與國民黨無關。從今爾後無黨一身輕,勿再彼此干擾及互相糾纏。」加上社會對國民黨不諒,如被莫名其妙開除黨籍的陳宏昌即大罵「國民黨為了錢而巴結郭台銘,有夠噁心,不要臉!」國民黨心虛之餘,只好再一次「白海豚大轉彎」,准許郭退黨。但這齣驚動社會的「黨國幽靈不准郭台銘退黨」荒謬劇,已使民主台灣公民重新勾起「黨國時代」記憶!

眾所皆知,民主國家政黨是志願與志趣的結合,而且是「合則留,不合則去」,沒有在已經繳回黨証(或榮譽黨員狀)後還「不准退黨」的事,更沒有在當事人堅拒慰留後還「言行仍須受黨紀約束」的事。而上週國民黨對郭台銘的做法正好相反,變成「我說你是黨員,你就是黨員」「你被慰留了(不論你同不同意),言行就須受黨紀約束」,猶如戒嚴時期政治犯出獄了還是「終身犯」,隨時可因你不聽話而再抓回坐牢一樣。這完全是「黨國幽靈」作祟!是重複「黨國時代」做法!

20190910-主席吳敦義出席「中國國民黨2020勝選暨台北市里長服務促進會授證典禮」。(盧逸峰攝)
幾經轉折,國民黨主席吳敦義最終批准了郭台銘的退黨。(盧逸峰攝)

政黨主要有兩種體質,民主的與威權的;前者是自由競爭與民主選舉的產物,後者是專制獨裁與非民主選舉的產物。在廿世紀三波民主化潮流中,大多數國家的一黨統治或一人獨裁都逐漸式微,走向競爭性政黨制度,威權讓位於民主;八〇年代後的台灣、南韓正是如此。而抗拒及尚未受民主化潮流洗禮的國家,反對黨經常以革命面目出現,一旦革命成功後,革命型政黨取得政權,又往往變身「黨國型政黨」(黨與國合一、黨大於國),肆行反民主、專制獨裁、包山包海(國庫通黨庫、黨員享有特權、黨產無所不包、選舉買票作票)、壓迫在野力量(國民黨是施行戒嚴、黨禁、報禁)、不顧人身自由(國民黨用懲治叛亂條例及刑法一百條等限制自由);八〇年代中期以前的國民黨就是如此。

「黨國型政黨」的後遺作用非常嚴重。民主政治常被稱為政黨政治,政黨政治需要妥協及共識,否則像「競爭性兩黨政治」就會形成衝突及內耗的「敵對式兩黨政治」,朝野分裂鬥爭不斷,國家凶多吉少(尤其在外有大敵滲透侵凌下)。不幸九〇年代台灣進入「完全民主」(總統及國會全面民選)後,「黨國」政治反妥協、反共識的後遺症長期盤桓不去。先是革命民主型的民進黨將台獨寫入黨綱,繼之是政黨輪替後的國民黨抵制轉型正義及黨產歸零。前者導致國內及兩岸緊張升高,後者使國民黨「黨國」習性遲遲未除。同時兩黨對黨員都厲行威權式黨紀,「對內批評」或「違紀參選」即可開除黨籍。

其結果,在民進黨方面,即使蔡英文決定「維持現狀」(遵循中華民國憲法及兩岸關係條例),中共仍因民進黨政府不接受九二共識而升高兩岸對立;在國民黨方面,則是「黨國幽靈」繼續作祟,連本該「退黨自動生效」且聲明「勿再相互糾纏」的郭台銘,都被「不予批准退黨」!連「可受公評」的韓國瑜私德問題,陳宏昌、楊秋興一經批評,都被火速開除黨籍,彷佛黨國時代「不准批評偉大領袖」禁忌重演!

20190811-前立委、蘆洲湧蓮寺主委陳宏昌與總統蔡英文同框合影。(盧逸峰攝)
被國民黨開除黨籍的前立委、蘆洲湧蓮寺主委陳宏昌與總統蔡英文同框合影。(盧逸峰攝)

「黨國幽靈」是民主時代必須優先「除魅」的對象。既然國民兩黨都不願超越藍綠統獨惡鬥,第三勢力諸黨及中間選民就應為「團結」國家社會(團結才能真正鞏固國防心防)共同努力。一個最簡單做法是除了堅守普世價值外,其他都「去意識型態化」,學習老牌民主國家政黨,例如美國的民主共和兩黨。它們大多無黨綱,政策具彈性,以盡力擴大本黨吸引力為目標,將不同團體、不同黨派拉在一起,或合作或結盟,或共組一個更大政黨。過去美國民主黨被視為較自由及親勞工、窮人,共和黨被視為較保守及親企業界、富人。但這種情形早已改變,新自由主義及新保守主義都是「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

而政黨「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其最直接影響就是選民也轉向「選人不選黨」「人比黨重要」,像奈思比《大趨勢》說的:「政黨放兩邊,個人(有特色又獨立的選民及候選人)擺中間。」「代議式民主(間接民主)正逐漸讓位於參與式民主(直接民主)。」

西方民主政黨的衰落,四十年前《大趨勢》問世時已經顯露。現在網路時代及公民社會時代,參與式民主及中間選民的興盛更是勢不可擋。老大不堪的國民黨及急遽墮落的民進黨可以看不到這點,追求國家社會「團結」的第三勢力諸黨卻不能看不到這點。台灣徘徊不去的「黨國幽靈」能否完成「除魅」,就看第三勢力聯盟及中間選民(年輕人的覺醒特別重要),如何發揮「關鍵少數」及「制衡國民兩黨」的中道與正向力量了!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