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看返校,要先了解的三件事情

2019-09-30 05:40

? 人氣

電影「返校」以白色恐怖為背景,道出當年受害者的心靈恐懼。圖為臺灣綠島人權紀念碑,刻有在白色恐怖下的犧牲者名單。(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電影「返校」以白色恐怖為背景,道出當年受害者的心靈恐懼。圖為臺灣綠島人權紀念碑,刻有在白色恐怖下的犧牲者名單。(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近日所上映的國片電影「返校」造成轟動。雖是驚悚片,但劇情虛幻又寫實,道出白色恐怖時期的台灣映像,撩起許多老一輩台灣人記憶。回顧當年,不僅是本地人、外省人也深受其害,可謂是那些年不敢說出的事。

很佩服「返校」的劇組團隊,能將受害者的心靈恐懼的內心畫面,藉由故事的情節道出內心的真實寫照。那是一個,矛盾、害怕、無知的封閉世界。從1947年228肅殺開始,台灣進入一個是非不分、亂栽罪名、肅殺同夥、製造對立的白色恐怖時期。

「返校」雖是採用台灣情結的劇情,但卻未論述歷史背景過多,因是想降低政黨省籍對立色彩。但劇情的鋪成呈現,卻能真實道出了當年「寧可錯殺一百也不能放過一人」荒繆統治者治理的年代。

返校劇情裡,女主角先是開始不認為自己是告密者而是受害者;無奈最終卻發現自己就是殺人兇手的加害者。其實,這就是當年國民黨統治手段。筆者整理一些,想告訴各位當年統治者三個手段,就能看清楚「返校」的劇情背後所代表的意義。

第一件事情,白教官是電影返校劇情裡華翠中學的劊子手,而在當年的教官就是扮演這個角色。

1928年,國民黨政府還在中國大陸,當年內憂外患適逢軍閥內戰及對日的侵華,當年全民皆兵,男生必須受基礎軍事訓練,國民政府於是發布了《中等以上學校軍事教育方案》,918事變後軍訓教官開始進行「思想政治教育」,要加強對學校的控制,灌輸加強抗日救中國等危機意識。然而抗戰勝利,共產黨抗議此舉是思想集訓教育,左派提出「集訓是陰謀」,於是國民政府在壓力之下停止暫緩實施。

1949年國民黨於國共內戰失敗撤退來台,蔣介石認為,學校教育思想未加以控制,是失去中國江山的重要主因,才會導致如此,於是全面恢復軍訓教官制度。1960年代左右,軍人擔任教官職務有些是政戰體系出身,負責控制思想箝制台獨和監視共匪勢力,另外方面則是邀攬校園優秀人才進入黨國體制服務,控制其發展能力。簡單而言,教官就是國民黨安插在校園內最重要的情報眼睛。

第二件事情,女主角方芮芯被白教官遊說,利用父親的親情和感情脅迫下,策反成告密者。這就是殖民統治者的慣用手段。

當年國民黨特務頭子和情報單位,很常利用誘導,脅迫製造紛爭達到目的。網羅組織內成員,以換取自由或者清除異己之手段,遊說告密者製造同伴間彼此出賣,就能隨便匡羅罪名剷除異己。

1949年台灣保安司令部成立,由彭孟緝任司令培養特務內線,目的滲透地下組織;由台灣省保安司令部、保密局、調查局、憲兵隊等組織組成「特種聯合小組」。白色恐怖期間,國民黨常透過逼供、私刑、死刑等威嚇受難者,無所不用其極,連協助農寮供逃亡地下人士棲身之所的農民都被處以死刑定罪。當時調查局破獲1951年「台灣省工委組織」就是透過國民黨「特種聯合小組」策反組織內成員,不斷利誘組織內人士當臥底,以自由交換為目的,最終將領導小組蕭道應、黎明華、曾永賢、陳福興等逮補。

1991年解嚴後不久,228受難家族阮美珠女士採訪一位1947年228事件的見證者當年高齡85歲「林有來」老先生。當年他在鐵路局上班,事件發生時局勢大亂,大批軍人衝進去抓人,不久後隨見到鐵路局同事「周溪河」被拉到後門,強押在地上旋用手槍朝他背心猛立擊打。受過日本教育的林有來先生回憶,周溪河先生國學造詣豐富,且正正當當做事,不曉得怎麼會被抓出去銬打,想起來真為台灣人感到不值。

20190331-2019年二二八事件失蹤受難者追思紀念會,來賓獻花。(甘岱民攝)
二二八事件為1947年專賣局查緝員查緝私菸時不當使用公權力,造成民眾死傷。圖為2019年二二八事件失蹤受難者追思紀念會,來賓獻花。(資料照,甘岱民攝)

後來林有來先生發現一封未送出的公文,才曉得是鐵路局幾位外省籍幹部長官告密上級台灣人偷東西要求賠償,為了就是自己的貪念,感概這讓其中多少人受害。

1949年台灣保安司令部成立,由彭孟緝任司令開始培養特務內線,並逐漸滲透地下組織;台灣省保安司令部、保密局、調查局、憲兵隊也組成「特種聯合小組」。當時調查局破獲1951年「台灣省工委組織」就是透過國民黨「特種聯合小組」策反組織內成員,不斷利誘組織內人士當臥底,以自由交換為目的,最終將領導小組蕭道應、黎明華、曾永賢、陳福興等逮補。這期間,國民黨透過逼供私刑、死刑等威嚇,無所不用其極牽扯在內人員。連協助農寮供逃亡地下人士棲身的農民都被處以死刑槍決。

第三件事情,國民黨為了鞏固自己政權,都以匪諜之稱定罪。國民黨撤退來台後,為了不讓共產黨的地下情勢發展重韜覆轍,進而再有組織瓦解國民黨政權,因此拿抗匪大旗屠殺不少台灣菁英份子。這段期間凡事企圖傷害政府之言論或者組織行為都以匪諜知名被扣抓。然而回顧,中共地下組織在台灣之能再起,全因國民黨的腐敗、亂屠殺控制自由之行為,造成這些革命人士才會依靠共產黨,想推翻國民黨的在台的政權。

20190927-在台灣過去年代,大街小巷常見的標語。(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CC BY 2.0)
台灣當時隨處可見以「匪諜」定罪的標語。(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CC BY 2.0)

台灣的共產組織延伸,其實從1930年代的日治時代台灣,許多學生和青年對於日人殖民手段已經非常痛惡,那時選擇投靠國民黨赴中國戰場想抗日解救台灣,是那時民族希望。另外社會主義的啟蒙,唸著左翼思想是那年代的先進思想。或許當年的時局太亂,資產階級鬥爭造成貧富差距過大,投靠共產社會或許是一個解救時局的方法。

不過,台灣這些青年的左翼思想啟發,是國民黨來台後的暴政後才開始有了行動,尤其是228事件看見國民黨殘暴的真相。先一批從中國戰場回國的革名者起身揭竿起義。後來,當年不滿時局的台灣人,才進而加入地下組織反抗政府。

國民黨的掃蕩以匪諜之名清掃異己,寧可錯殺一百也不願放過一人。策反組織彼此報復、製造矛盾亂匡罪名。從讀書會、司機、車伕、報社言論只要得罪當局,隨便就以匪諜之名處以死罪或者加以重罪判刑。

被捕不僅是當事人的事情,受害者遺孀都受連累。家族不相往來,家屬升遷受影響。一輩子得孤獨地活在社會角落拉拔子女成人。這共匪之罪他們何以承擔,只是一群有理想讓這個國家走向自由的台灣人而已。

*作者為教育文化工作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