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劍虹觀點:中共建政70周年,看《返校》 肩負「解放台灣」使命的鍾浩東

2019-09-29 07:20

? 人氣

基隆中學案主角鍾浩東,是當今民進黨政府定義下的白色恐怖「受害者」,可是他的國家認同不只與民進黨南轅北轍,而且還是光復初期中國共產黨在基隆市的最高負責人。早年前往大陸參加抗戰時,他就已經被東江縱隊吸收,及有可能在解放軍佔領台灣後,成為基隆市人民政府的第一任市長。(資料照,作者許劍虹提供)

基隆中學案主角鍾浩東,是當今民進黨政府定義下的白色恐怖「受害者」,可是他的國家認同不只與民進黨南轅北轍,而且還是光復初期中國共產黨在基隆市的最高負責人。早年前往大陸參加抗戰時,他就已經被東江縱隊吸收,及有可能在解放軍佔領台灣後,成為基隆市人民政府的第一任市長。(資料照,作者許劍虹提供)

基隆中學案主角鍾浩東,是當今民進黨政府定義下的白色恐怖「受害者」,可是他的國家認同不只與民進黨南轅北轍,而且還是光復初期中國共產黨在基隆市的最高負責人。早年前往大陸參加抗戰時,他就已經被東江縱隊吸收,極有可能在解放軍佔領台灣後,成為基隆市人民政府的第一任市長。

今年10月1日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70周年,當大陸方面正在準備閱兵之際,筆者想要先花一點時間討論台灣人在這段歷史中扮演的角色。恰巧由遊戲改編的《返校》於一個星期前上映,這部電影所涉及的歷史背景還真與台灣人參加中國共產黨的背景有關。那麼《返校》所影射的基隆中學事件,究竟與中國共產黨有什麼關係呢?

基隆中學案的主人翁,即時任基隆中學校長的鍾浩東,已經在2013年10月被中共承認為所謂「隱避戰線烈士」。他的名字,出現在北京西山國家森林公園無名英雄廣場的《信義》匾額上。西山無名英雄廣場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所建立,可見鍾浩東是中國人民解放軍承認的「烈士」,所謂「隱避戰線」指得就是情報戰線,因此他也算是中共承認的共諜。

鍾浩東原名鍾和鳴,出生於台灣屏東的客家家族,為名作家鍾理和同父異母的兄弟。這麼一位曾就讀東京明治大學的客家優秀青年,是如何被中共吸收成為地下黨的呢?自對日抗戰爆發以來,以延安為據點推行「人民戰爭」的中國共產黨又對台灣知識青年產生了什麼樣的吸引力?其實透過瞭解基隆中學案的來龍去脈,我們才能知道今天台灣的統獨之爭有多讓人感到啼笑皆非。

由丘念台組織的東區服務隊,是除李友邦的台灣義勇隊之外,另外一個由台灣人領導參與的抗戰隊伍。可實際上,這支以組訓民眾為宗旨的部隊因為吸收了大量來自延安的左翼幹部,甚至於中共地下黨員加入,實際上已經是東江縱隊的外圍部隊。(作者許劍虹提供)
由丘念台組織的東區服務隊,是除李友邦的台灣義勇隊之外,另外一個由台灣人領導參與的抗戰隊伍。可實際上,這支以組訓民眾為宗旨的部隊因為吸收了大量來自延安的左翼幹部,甚至於中共地下黨員加入,實際上已經是東江縱隊的外圍部隊。(資料照,作者許劍虹提供)

由丘念台組織的東區服務隊,是除李友邦的台灣義勇隊之外,另外一個由台灣人領導參與的抗戰隊伍。可實際上,這支以組訓民眾為宗旨的部隊因為吸收了大量來自延安的左翼幹部,甚至於中共地下黨員加入,實際上已經是東江縱隊的外圍部隊。

嚮往祖國的台灣人

筆者在過去探討李友邦將軍的文章中,曾提及前往大陸參加對日抗戰的台籍知識份子極度容易左傾。與鍾浩東一樣,李友邦的大名也出現在西山無名英雄廣場上,是中共認可的地下工作人員。其實不只前往大陸參加抗戰的台灣人容易左傾,事實上台灣本土一直都有共產黨存在。可根據鍾浩東的妻子,即蔣渭水養女蔣碧玉回憶,鍾浩東一開始並不是共產黨,相反的對蔣中正還頗為崇拜。

漢民族意識強烈的鍾浩東,在就讀高雄中學的時候就時常因為民族問題與日籍老師發生衝突。對於包括鍾浩東在內的絕大多數台籍抗日知識份子而言,在他們有機會接觸到中國共產黨以前,率領北伐軍一統中國的蔣中正是他們擺脫日本殖民統治的唯一希望。所以據說當西安事變的消息傳到台灣時,鍾浩東還感到十分悲憤,深恐張學良與楊虎城幹蠢事殺掉蔣中正。

可是如果讀過藍博洲先生大作《幌馬車之歌》,或者看過侯孝賢電影《好男好女》的人,應該知道鍾浩東對國民政府的美好想像,在他進入大陸以後就煙消雲散。原來1940年7月,當鍾浩東帶著妻子蔣碧玉、好友李南峰、蕭道應以及蕭道應的妻子黃怡珍一起前往惠陽投效國民政府時,遭國軍第7戰區的部隊誤判為日本間諜,準備抓起來集體槍斃。

所幸台灣抗日先賢丘逢甲之子,本身也是蔣渭水好友的丘念台人也正在惠州活動。丘念台出面救下了五名台籍青年,並把他們安排在自己的東區服務隊裡工作,負責組訓民眾。抗戰爆發後,日軍確實動員了不少台灣人對國軍實施諜報工作,所以第7戰區將台籍人士誤認為日本間諜雖然是錯誤,但卻也有其特殊的時代背景。

可對於鍾浩東這些一心嚮往祖國,希望在蔣委員長領導下投入對日抗戰的愛國青年而言,險些被國軍槍斃的歷史可真的是潑了自己一把冷水。外加在東區服務隊工作時,又親眼目睹國軍抓壯丁、吃空缺等惡習,自然讓鍾浩東、李南峰與蕭道應等人對國民政府好感盡失。可失去對國民政府的好感,卻無法讓他們重新認同日本,畢竟他們回歸祖國的目的就是要抗日。

令他們大失所望的,是國軍即便在對日作戰的表現上也十分低能。至少當日軍於1944年發動以打通大陸交通線為目標的「一號作戰」時,華南地區國軍的表現完全可以用「一敗塗地」來形容。同一時期,國軍抵禦「一號作戰」並非沒有給日軍帶來苦頭,比方說衡陽保衛戰中的方先覺就是個極佳的案例,只可惜鍾浩東他們沒有親眼目睹。

他們看到的,是國軍在桂柳保衛戰中的全面潰敗,還有第7戰區部隊對日作戰消極,卻把精力放在圍堵東江縱隊的壯大上。這讓對國民政府失望透頂的鍾浩東,開始把希望寄託到了中國的另外一支抗日力量,也就是中國共產黨的身上。那麼,鍾浩東等人又是如何接觸到中國共產黨的?東江縱隊又是一個什麼樣的組織呢?

抗戰爆發後,仍有不少台灣人對蔣中正「片面抗戰」,甚至於「消極抗戰」路線有所質疑,並把延安的毛澤東看成指揮中國人民抗戰的最高精神領袖。為此丘念台拜訪了延安,並請求毛澤東從抗日軍政大學與陝北大學調派幹部,協助他組訓東區服務隊。(作者許劍虹提供)
抗戰爆發後,仍有不少台灣人對蔣中正「片面抗戰」,甚至於「消極抗戰」路線有所質疑,並把延安的毛澤東看成指揮中國人民抗戰的最高精神領袖。(資料照,作者許劍虹提供)
抗戰爆發後,仍有不少台灣人對蔣中正「片面抗戰」,甚至於「消極抗戰」路線有所質疑,並把延安的毛澤東看成指揮中國人民抗戰的最高精神領袖。為此丘念台拜訪了延安,並請求毛澤東從抗日軍政大學與陝北大學調派幹部,協助他組訓東區服務隊。(作者許劍虹提供)
為此丘念台拜訪了延安,並請求毛澤東從抗日軍政大學與陝北大學調派幹部,協助他組訓東區服務隊。(資料照,作者許劍虹提供)

抗戰爆發後,仍有不少台灣人對蔣中正「片面抗戰」,甚至於「消極抗戰」路線有所質疑,並把延安的毛澤東看成指揮中國人民抗戰的最高精神領袖。為此丘念台拜訪了延安,並請求毛澤東從抗日軍政大學與陝北大學調派幹部,協助他組訓東區服務隊。

以毛澤東為榜樣

原來台灣人到了大陸以後,之所以容易對國民黨失望,轉向親近共產黨的原因,就是在於他們認為蔣中正並沒有積極領導中國抗日。尤其是「九一八事變」後,國民政府採取「先安內後壤外」的政策,更是讓一心想回歸祖國的台灣人擔憂蔣中正為了消滅共產黨,可能會與日本人勾結到一起。他們很自然的,會把抗日的希望寄託到共產黨身上。

丘念台雖然沒有明顯的親共,但是他對張學良的「不抵抗」還有蔣中正的「先安內後壤外」還是相當牴觸的。來自台灣這座亞熱帶島嶼的他,曾經多次發表演說,為在白山黑水之間作戰的東北義勇軍募款。雖然被日本人列為「激進抗日份子」,丘念台仍冒著被殺頭的風險將募來的款項帶到滿洲國交給義勇軍,搶在中央政府之前向東北同胞表達關愛,而且這個關愛還是來自日本統治下的台灣。

西安事變爆發後,伴隨著所謂「第二次國共合作」成為現實,丘念台等台籍知識份子暫時打消對蔣中正勾結日本賣國的疑慮。不過擔任第7戰區少將參議的丘念台,對於毛澤東組訓群眾的方式,尤其是「人民戰爭」理論產生了極大的興趣。顯然這種動員不同階層民眾,尤其草根農民起來抗日的方式,比國民政府單純運用軍隊抵禦日軍的方式更有效力。

更何況丘念台奉命組織的東區服務隊,本來就是以組訓民眾為主要工作,更讓他對毛澤東產生了好奇。於是他在1938年3月拜訪了延安,考察中國人民抗日軍政大學與陝北公學校。毛澤東還親自出席,並聆聽丘念台在抗日軍政大學的演說,兩人曾進行過兩次交流。後來也是靠著在延安學習的經驗,丘念台得以在1938年10月成立東區服務隊。

丘念台想從延安學習的,並不只是「人民戰爭」的理論而已,他還向中共提出派遣政治幹部的要求,希望能將「陝北」作風完全移植到廣東來。毛澤東同意了向東區服務隊派遣政治幹部的請求,從抗日大學和陝北公學中派出以丘繼英為代表的五名福建籍學生跟著丘念台到廣東。他們成為了東區服務隊的幹部,但暗地裡仍是效命於中國共產黨。

由於丘念台將8路軍在陝北的作風,原封不動的移植到東區服務隊身上,這讓鍾浩東等人很快就體驗到共產黨人與國民黨人的「差別」。而且太平洋戰爭爆發後,國民政府開始重視台灣主權的戰後歸屬,也讓在大陸活動的不同台灣抗日團體之間有了互動。鍾浩東曾經於1942年訪問台灣義勇隊為於福建龍岩的根據地,並與李友邦的共黨秘書潘超有所接觸。

到處都有共產黨在活動的現象,讓鍾浩東相信台灣與大陸的未來都掌握在共產黨的手中,思想逐漸向左傾。面對東區服務隊內左派份子猖獗的情況,國民政府不是沒有注意。尤其東區服務隊與台灣義勇隊,都有可能在未來配合盟軍登陸台灣的行動中發揮重要作用。假若最後與美軍並肩作戰,在總督府上升起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的隊伍是由共產黨組成,中華民國可就顏面無光了。

為了剷除左傾的台灣人,先由國民黨中央黨部開出第一槍,於1943年在福建漳州成立由翁俊明擔任主委的台灣直屬黨部。接著台灣直屬黨部又成立一個名為粵東工作團的組織,並任命丘念台擔任團長職務。等丘念台接任團長,政府就下令解散已被中共徹底滲透的東區服務隊。解散東區服務隊的理由,為東區服務隊幹部政治思想積極,生活作風過於樸實,所以有共黨嫌疑。

只有把丘念台直接納入中國國民黨中央黨部的體系下,蔣中正才能確保丘逢甲的兒子不為中共所用,成為未來國府接收台灣的隱憂。然而鍾浩東、李南峰與蕭道應等思想日益左傾的台灣人,卻也跟著丘念台一起進入粵東工作團服務。失去東區服務隊後的丘念台,權力形同被完全架空,在國民黨內只能放棄推廣毛澤東思想了。

在廣東與港九地區活躍的東江縱隊,因為援助盟軍戰俘及落難飛行員的關係,被美英視為一支可靠的作戰隊伍。(作者許劍虹提供)
在廣東與港九地區活躍的東江縱隊,因為援助盟軍戰俘及落難飛行員的關係,被美英視為一支可靠的作戰隊伍。他們提供給戰略情報局的情報,甚至讓盟軍能夠判斷出日本船團在台灣海域活動的情況。或許光是這一點,就足以讓許鍾浩東等人相信共產黨比國民黨更有能力從日本人手中奪回故土。(資料照,作者許劍虹提供)

在廣東與港九地區活躍的東江縱隊,因為援助盟軍戰俘及落難飛行員的關係,被美英視為一支可靠的作戰隊伍。他們提供給戰略情報局的情報,甚至讓盟軍能夠判斷出日本船團在台灣海域活動的情況。或許光是這一點,就足以讓許鍾浩東等人相信共產黨比國民黨更有能力從日本人手中奪回故土。

華南人民抗日游擊隊東江縱隊

丘念台選擇向重慶妥協,接任粵東工作團的表現,看在鍾浩東等人眼中顯然是一種背叛。既然丘念台選擇了妥協這條路,鍾浩東唯一的選擇就是尋找在廣東活動的中共游擊隊。前面提到的東江縱隊,就是中共在華南地區從事抗日游擊戰的主力。雖然表面上是抗日游擊隊,可實際上東江縱隊與華北的8路軍、華中的新4軍一樣,重視發展遠勝於抗日。

比如說國軍在抵禦日軍「一號作戰」攻勢失敗後,東江縱隊就趁機向國軍退出,日軍無法佔領的區域滲透,建立聽從共產黨指揮的紅色政權。東江縱隊靠著強大的群眾組訓與情報蒐集能力,外加拉一派打一派的「統一戰線」在華南地區不斷發展壯大。1941年香港淪陷後,他們更透過營救文化人、英軍戰俘以及被擊落的盟軍飛行員,在國際社會上打出威望。

認定這支紅色武裝是港九地區最有效率的抗日力量後,英美盟軍紛紛繞過國民政府與東江縱隊建立合作關係。直屬MI9的英軍服務團(British Army Aid Group)與中央情報局的前身戰略情報局(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s),都與東江縱隊建立了情報合作的關係。由戰略情報局派出的歐戴義(Merrill S. Ady)少校,更是直接被派到羅浮山,擔任東江縱隊司令員曾生的聯絡官。

靠著來自東江縱隊的情報,陳納德指揮的第14航空軍、美國海軍第3艦隊以及英國太平洋艦隊能夠對啟德機場,還有航行在香港、南海以及台灣周邊海域的日本商船實施打擊。也難怪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負責擔任英美盟軍翻譯官的東江縱隊港九獨立大隊國際小組負責人黃作梅,在戰後得到英國政府頒發的MBE勳章。

假若連英美盟軍,都為東江縱隊取得的成功感到嘆為觀止,同樣是炎黃子孫的台灣人又如何不為之動容?許多參加東區服務隊的知識份子,無論是台灣人也好,大陸人也罷,都產生了「尋找東江縱隊」的想法。英美戰機與東江縱隊彼此緊密支援的現實,讓這些已經左傾的台灣人更加相信中共才是同盟國承認的抗日政府,國民黨則只是「勾結敵偽」打壓抗日愛國軍民的「賣國賊」。

所以在1943年,先是丘念台來自廣東蕉城的手下愛將徐森源被丘繼英等人吸收,成為了中共的秘密黨員。隨後他配合東江縱隊發展了一個名為抗日民主同盟的外圍組織,並吸收鍾浩東等台籍青年加入。本來按照徐森源的計劃,他要在日本一投降的當下,就帶領鍾浩東等台灣人加入東江縱隊。畢竟從地緣戰略的角度來看,廣東與香港是向台灣實施滲透的最好據點。

可後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東江縱隊要求徐森源與鍾浩東等人暫緩「歸隊」的步伐。不料反攻完緬甸歸國的新1軍,在抗日名將孫立人將軍指揮下打回到了廣東,並將東江縱隊位於羅浮山的據點團團包圍起來。最後在美國駐華特使赫爾利(Patrick Jay Hurley)的協調下,國共兩黨達成東江縱隊撤往山東的決議,避免了一場大戰。

既然東江縱隊的主力,都奉毛澤東指示搭乘美國海軍第7艦隊的戰車登陸艦轉移到山東,那麼這支部隊就沒有向台灣滲透影響力的能力。鍾浩東想要完成對台滲透的使命,就只能尋求同樣是地下黨人的台灣義勇總隊總隊長李友邦將軍協助。恰巧此刻李友邦將軍被任命為三民主義青年團台灣分團主任,於是他就順水推舟指派鍾浩東到廣州組織三民主義青年團直屬台灣第3分團。

台灣的光復與回歸,對於尋常百姓與效忠中華民國的台籍菁英而言是抗日戰爭的結束,但是對於左派台灣人而言,這只是另外一場革命的開始。致力於赤化台灣的鍾浩東,就是在這樣的時代氛圍下返回故土的。(作者許劍虹提供)
台灣的光復與回歸,對於尋常百姓與效忠中華民國的台籍菁英而言是抗日戰爭的結束,但是對於左派台灣人而言,這只是另外一場革命的開始。致力於赤化台灣的鍾浩東,就是在這樣的時代氛圍下返回故土的。鍾浩東與李友邦,就是為了實踐這個理念,最終死在保密局的槍口下。(資料照,作者許劍虹提供)

台灣的光復與回歸,對於尋常百姓與效忠中華民國的台籍菁英而言是抗日戰爭的結束,但是對於左派台灣人而言,這只是另外一場革命的開始。致力於赤化台灣的鍾浩東,就是在這樣的時代氛圍下返回故土的。鍾浩東與李友邦,就是為了實踐這個理念,最終死在保密局的槍口下。

發展基隆中學中共黨組織

在徐森源的輔佐下,鍾浩東將三民主義青年團直屬台灣第3分團經營得有聲有色,配合政府將20,000餘名華南地區的台灣同胞遣返回原籍地。為了完成這項艱難的任務,他甚至還跟台灣老家要了3,000銀圓,才將任務順利辦妥。憑藉著自己出色的表現,鍾浩東再度獲得老長官丘念台賞識,他也在1946年4月帶著妻子、徐森源、丘繼英、李南峰與蕭道應夫婦一起回到台灣。

透過丘念台的關係,陝北公學校學員丘繼英成為新竹縣苗栗區區長,相當於今日苗栗縣的縣長。徐森源則搶先利用與校長吳劍青的私交,潛伏到基隆中學擔任總務主任。到了1946年8月,丘念台與李友邦又出面,聯手推舉鍾浩東出任基隆中學校長。當上校長後的鍾浩東,立即著手展開組織交付給他的任務,先是把徐森源委任為管理學生紀律的訓導主任,又提拔李南峰擔任管理組長。

最重要的是,他還推薦同樣來自屏東客家村的遠親鍾國輝接替徐森源出任總務主任。鍾國輝出生於1914年,與鍾浩東一樣是個抗日意識強烈的激進份子。他回到大陸報考陸軍軍官學校,卻因為無法忍受國民政府的「消極抗日」而倒向中共。比鍾浩東「幸運」的是,鍾國輝更早為中國共產黨接納,並進入東江縱隊擔任大隊長。

可見對日抗戰尚未結束,就已經有台籍客家人在東江縱隊內出任高級幹部了。1947年「二二八事變」爆發,鍾浩東為了避免組織曝光,嚴禁基隆中學師生上街頭反對政府。可是犯了所謂「左傾幼稚病」的丘繼英與鍾國輝還是不顧鍾浩東勸阻,硬是走上街頭與軍警對峙。結果整編21師來到台灣鎮壓時,這兩位富有革命與抗日經驗的老黨員立即遭到台灣行政長官陳儀通緝。

惹禍上身的鍾國輝與丘繼英,為了避免給鍾浩東惹麻煩,一把火燒掉基隆中學訂閱的所有左派雜誌,然後辭去自己的教職。鍾國輝以身體不適為由,回到屏東家鄉「療養」。丘繼英則是搭船回到廣東,繼續在華南地區替中國共產黨組織群眾。兩位得力幹部的離去,確實給鍾浩東帶來了一定程度的損失,不過其紅色革命之路卻才正要開始。

受到「二二八事變」刺激,大量日據時代接受反共教育的台灣年輕人出於對國府之痛恨,開始將希望寄託到了共產黨身上。鍾浩東判斷時機已經成熟,便與蔡孝乾領導的中國共產黨台灣省工作委員會取得聯繫,並正式宣布成為中國共產黨黨員。緊接著,他在基隆中學內設立中國共產黨基隆中學支部,然後再擴大為中國共產黨台灣省基隆市工作委員會。

他的工作,是發展並統御基隆市內的親共左傾勢力,協助即將對台灣實施登陸作戰的解放軍建立紅色政權。假若中共的陰謀得逞,基隆市人民政府的第一任市長極有可能就是鍾浩東。為了迎接「解放」之日的到來,鍾浩東卯足全力推行宣傳活動,甚至賣了南部老家的房子,就為了籌辦宣揚擁護中國共產黨統一台灣的《光明報》。

然後就上演了《返校》的劇情,一個以《光明報》為核心的圖書會就在鍾浩東與徐森源領導下誕生了。但真實的《返校》沒有遊戲或者電影裡面演得那麼浪漫,並不存在女學生方芮欣因為害怕鍾浩東移情別戀,而去向政府舉報校長的劇情。事實上當時鍾浩東也已經娶了蔣碧玉,而且一連生了三個兒子,不至於去找個小三給自己添麻煩。

真實的《返校》,沒有那麼多青春美少女,如果有的話,可能蔣碧玉會搶在鍾浩東之前打死鍾浩東。雖然共產黨人大多相當浪漫,可是鍾浩東好像沒有染上這個毛主席與切格瓦拉共有的毛病。反而是王世堅的父親為了追女友,間接被逮到供出了鍾浩東。(作者許劍虹提供)
真實的《返校》,沒有那麼多青春美少女,如果有的話,可能蔣碧玉會搶在鍾浩東之前打死鍾浩東。雖然共產黨人大多相當浪漫,可是鍾浩東好像沒有染上這個毛主席與切格瓦拉共有的毛病。反而是王世堅的父親為了追女友,間接被逮到供出了鍾浩東。(資料照,作者許劍虹提供)

真實的《返校》,沒有那麼多青春美少女,如果有的話,可能蔣碧玉會搶在鍾浩東之前打死鍾浩東。雖然共產黨人大多相當浪漫,可是鍾浩東好像沒有染上這個毛主席與切格瓦拉共有的毛病。反而是王世堅的父親為了追女友,間接被逮到供出了鍾浩東。

搗毀基隆市工作委員會

1949年對中華民國政府而言,可絕對是風雨飄搖的一年,丟了涵蓋首都南京在內的絕大多數大陸國土,還在外交上徹底失去了盟友美國的支持。尤其《中美關係白皮書》的發表,更是給中華民國政府帶來毀滅性打擊。提到這段發生在70年前的歷史,大家都認為是1949年10月25日到27日的古寧頭大捷救了台灣,讓復興基地民眾重拾起對政府的信心。

可實際上,金門戰役還不是保衛台灣的最關鍵戰役。正如毛澤東所言,解放軍攻打台灣的兩大先決條件是空軍與內應。當時仰賴日本陸軍航空隊、滿洲國軍飛行隊以及汪政權空軍人員培訓的人民解放軍空軍還十分弱小,並不具備在海峽上空挑戰中華民國空軍的能力。反倒是在台灣,從軍方到民間都潛伏著中共地下黨員,所謂「內應」才會威脅到中華民國的存亡。

《光明報》發行後,受到台灣知識青年熱烈歡迎,影響範圍甚至擴大到了台北與宜蘭,令保密局開始對其來源展開調查。結果剛好有一位台大法學院畢業生王明德,即現任民進黨台北市議員王世堅的父親為了追求一名女子,多次將《光明報》寄往她家,以樹立自己反對國民黨威權統治的英勇形象。不料有天該女子父母親發現《光明報》後,為了怕引起麻煩居然主動通報警方。

隨即保密局出動情治人員逮捕王明德,並透過其口供將戴傳李、王子英、姚清澤、鄭舜茂、許遠東、林添財、林榮勛、孫居清及吳振祥等傳閱《光明報》的學生逮捕。透過這些學生提供的線索,保密局特工瞭解到《光明報》來自於基隆中學,並於1949年9月份展開行動。鍾浩東雖緊急要求基隆省工作委員會幹部往南部撤退,但他最終還是不慎落入保密局手中。

如同對待蔡孝乾與張志忠等被捕中共幹部一樣,蔣經國曾試圖延攬鍾浩東替政府工作,因為留學蘇聯的他一直喜歡左派。若非蔣中正的堅持,說不定李友邦也可能逃脫被槍決的命運,成為蔣經國的手下愛將。可鍾浩東是個硬骨頭,他沒有選擇蔡孝乾的自新之路,而是決定跟張志忠一樣,為了貫徹自己的信仰到地獄去見馬克思。

最後鍾浩東被判處死刑,並於1950年10月14日在馬場町被槍決。基隆中學案是政府遷台初期規模最大的一起匪諜案,其爆發時間比古寧頭大捷早了整整兩個月。假若放任基隆市工作委員會的發展繼續壯大,恐怕將使紅色思想席捲整個北台灣的青年知識圈,其後果比起金門淪陷而言只有過之而無不及。所以鍾浩東的落網,從長期來看是確保台灣免於赤化的第一步。

至於引導鍾浩東參加共產黨的徐森源,則因為轉到國民黨台中市黨部做潛伏工作,在中部發展「黨組織」的關係,並沒有立即遭到逮捕。徐森源深知東窗事發,於1949年10月不告而別逃往香港,成為了基隆中學案的「落網之魚」。可是也因為不告而別,徐森源的妻子與三個孩子被留在台灣,只剩下長子徐博東在大陸與他相依為命。

基隆中學案牽連甚廣,包括鍾浩東在內總共有10人遭到槍決,即便是裝病逃亡屏東,本身沒有涉及《光明報》事件的前東江縱隊大隊長鍾國輝也難逃一死。話說回來,既然連參加過抗日的紅色武裝幹部都派來了台灣,又有誰能保證中共沒有利用基隆黨組織一鼓作氣拿下北台灣的計劃?鑒於鍾浩東已經被中共承認為「烈士」,筆者不認為他可以被稱之為白色恐怖「受害者」。

今天的民進黨與台獨人士,為了與國民黨的民國史觀唱反調,刻意美化日本殖民時代的歷史,卻不知道他們歌頌的「反國民黨人士」中,絕大多數都是比國民黨還要更為反日,甚至還嫌棄國民黨「不抗日」的人,這真的是給歷史開了一個大玩笑。(作者許劍虹提供)
今天的民進黨與台獨人士,為了與國民黨的民國史觀唱反調,刻意美化日本殖民時代的歷史,卻不知道他們歌頌的「反國民黨人士」中,絕大多數都是比國民黨還要更為反日,甚至還嫌棄國民黨「不抗日」的人,這真的是給歷史開了一個大玩笑。(資料照,作者許劍虹提供)

今天的民進黨與台獨人士,為了與國民黨的民國史觀唱反調,刻意美化日本殖民時代的歷史,卻不知道他們歌頌的「反國民黨人士」中,絕大多數都是比國民黨還要更為反日,甚至還嫌棄國民黨「不抗日」的人,這真的是給歷史開了一個大玩笑。

被藍綠鬥爭模糊焦點的歷史真相

從各方面角度來看,基隆中學案都是國民黨阻止中共顛覆復興基地的一場情報行動,其目的是防止台籍左翼人士與解放軍裡應外合拿下台灣,而非如同海軍白色恐怖或者陸軍孫立人案那般,是基於派系鬥爭需要製造冤案。整起歷史事件究竟誰對誰錯,很難在這裡三言兩語說明白,但對於不願意接受中國共產黨統治的台灣人而言,此一歷史事件顯然是不該被當成「白色恐怖」看待的。

然而表面上主張台獨,反對兩岸統一的民進黨,卻把鍾浩東案當成白色恐怖「冤案」處理,甚至將這位意圖把台灣納入中華人民共和國版圖的紅色革命鬥士視為自己的「烈士」看待,就很難不讓人跌破眼鏡。更何況今天蔡英文執政下的民進黨政府,還以「調查共諜」的名義對新黨青年軍幹部王炳忠、林明正與侯漢廷三人進行拘提,直到現在都還限制他們前往大陸,豈不是十分矛盾?

尤其民進黨還想推出所謂「中共代理人法案」,讓許多台灣人更是感覺自己「一覺回到解嚴前」。怎麼批判蔣家最力的民進黨,如今反而照單全收了當年蔣家的反共政策?既然是要反共,又為什麼要歌頌70年前的「紅色烈士」鍾浩東?其實這些看似矛盾,甚至於錯亂的行為,最終目的還是要對國民黨實施政治鬥爭罷了。

鍾浩東是不是共諜?兩岸該不該交流?甚至於台灣該不該獨立這些議題,在民進黨政府眼中都排在「消滅國民黨」的順序之後。同樣的道理,當年鍾浩東奮鬥的目標,其實與今天深藍人士奮鬥的目標別無二致,都是要推動台灣「回歸祖國」,促使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可是當提到鍾浩東這些死在國民黨槍口下的紅色左派,他們又會立即換一個態度,為蔣家父子鼓掌叫好。

為什麼出現這種反常現象?首先是因為鍾浩東已經成為民進黨消費白色恐怖的對象,會讓很多泛藍人士下意識認為這些所謂「受害者」被提出來就是要找國民黨的碴,進而產生厭惡與反感之情。他們用簡單粗糙的二分法思維,認定「既然民進黨是主張「台獨」的政黨,那麼他們搬出來消遣國民黨的英雄就肯定是「台獨」,不會去研究鍾浩東真正的政治思想。

外加今天深藍族群絕大多數來自外省人或軍公教家庭,他們的「大中國意識」本身就是在蔣家教育下建立起來的。所以深藍人士很難相信,除了中國國民黨,尤其是蔣家人領導下的中國國民黨之外,還有其他勢力能實現他們「讓中國強大」的夢想。所以至少到2005年連戰訪問大陸以前,深藍人士大多還是有強烈的反共情緒。

儘管在目睹到大陸「富強」,還有「國共合作反台獨」的思維下,近10年來深藍人士已經成為中共體制的擁護者。可是要他們在全面擁護中共,尤其是在歷史議題上擁護中共,確實還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情。尤其是要他們肯定鍾浩東這樣的人物,等同於全面否定蔣家在台灣統治的正當性。而他們的父母大多又是隨蔣家來到台灣的,這也等同於要他們否定自己的祖輩。

或許絕大多數的深藍,對於蔣中正、蔣經國父子已經沒有他們父祖輩那般強烈的情感。可他們還是會憂慮,如果肯定鍾浩東這樣的本省籍反國民黨人士,會導致自己落入民進黨的陷阱。甚至可能出現民進黨與共產黨和解,聯手在歷史議題上壓制國民黨的情況,這是他們所極為害怕與恐懼的。畢竟在所謂「新中國」的歷史論述中,他們就是「國民黨反動派」的後人,地位比民進黨還要不如。

所以從自己的利益,尤其是與民進黨「對著幹」的角度出發,深藍族群也不可能肯定鍾浩東,即便鍾浩東的意識形態和國家認同跟他們比較接近。於是在台灣,就出現了鍾浩東這位中共「紅色烈士」被獨派擁護,卻遭到統派唾棄的奇特現象。只能講在筆者有限的知識範圍內,此種畸形的現象恐怕沒有發生在世界上其他任何國家。

可見一場國共內戰打下來,不只導致大量軍民死傷和流離失所,同時也給兩岸人民心理帶來了極大陰影。一個一心為了擺脫殖民統治,投奔祖國參加抗戰的有為台灣青年,就因為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並成為了「烈士」,直到今天都還被兩岸紅藍綠三方消遣,久久不能瞑目。哪怕是我們這一代的青壯年,也都還沒走出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70年來造成的陰影呢。

本篇文章共 15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29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許劍虹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