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友邦斷交是因為中共打壓,還是台灣自己出問題?

2019-09-29 05:40

? 人氣

筆者指出,我國在短時間內與索羅門群島、吉里巴斯斷交,除了中共打壓,其實台灣內部也有很大的問題。(資料照,盧逸峰攝)

筆者指出,我國在短時間內與索羅門群島、吉里巴斯斷交,除了中共打壓,其實台灣內部也有很大的問題。(資料照,盧逸峰攝)

幾天內,台灣又失去所羅門與吉里巴斯二個邦交國,不禁讓人思考,是單純中共打壓的問題?還是台灣出了問題?

另外一個好消息是德國人向國會請願「與民主的台灣建交」,連署已破8000人。這是今年5月底一位德國友人向國會提出的請願,理由是德國承認罔顧人權、不民主的中國,卻不承認民主國家的中華民國台灣令人費解。連署9月11日上線至今,已有超過8000人響應,若10月9日前超過5萬人連署成案,將獲排入德國國會議程討論的機會。

德國在二次世界大戰時,就跟台灣中斷了外交關係,但對台灣十分友好,記得前德國駐台代表、德國在台協會處長歐博哲(Martin Eberts)要離開台灣去印尼就職前,讚美台灣是個很特別的國家,是個自由民主的國家,擁有繁榮的經濟與高科技產業。但他卻也發現台灣對人權迫害歷史的無知。

德國總理梅克爾6、7日訪問中國,向李克強建議保障香港公民權利與自由。(AP)
德國民眾聯署「與民主的台灣建交」突破8000人,德國總理梅克爾日前則訪問中國,向李克強建議保障香港公民權利與自由。(資料照,AP)

前年發生某中學校慶遊行活動,學生變裝扮演納粹軍人的風波,他在接受端傳媒專訪時表示:「對於納粹政權及大屠殺的受害者來說,這形同侮辱;對今天的德國和我的同胞而言,也是一種侮辱。」雖然背後並沒有政治驅動的惡意,校方也做出道歉,但他認為校方應該要認知到,他們有責任教育學生納粹政權的可怖之處,藉此提醒學生該如何面對歷史的過去,並讓學生採取負責任的行動。

歐博哲這段受訪,點出了台灣在民主法治教育上很大的問題,過去二二八、白色恐怖時代的歷史總是被封口、封存,致使學校教育也很少對人性尊嚴做完整的教育,取而代之的卻是洗腦式教育,才會發生這種連老師都毫無警覺的事件。

時代演進,在台灣的人權迫害,從明著在街頭殺人到暗殺,又過渡到用刑事案件、甚至稅務案件來整肅異己,衍生到現在,稅官已經習慣性用稅務案件來侵害人民的財產、生存等人權,法官也習慣性配合稅官厲行「國庫主義」,對欠稅欠費者施以強制執行。執行方式從欠300元就凍結銀行戶頭,欠3萬元就查封、甚至拍賣財產,到限制出境、管收入監,最後,若百姓一毛都沒了,也不問人民活得下去與否,直接扣他們每個月薪水的1/3來抵稅。

我曾參加一場「自己的飯碗自己救」活動,集結兩千人抗議稅制不公,現場有一位被財稅官員及司法官員惡整到憂鬱症、癌症第三期、自殺二次的吳小姐,從急診室趕來泣訴國家的稅暴力。她拿出政府開的繳稅公文,說明當年老闆要結束補習班,她怕影響應屆考生而決定頂下來,沒想到補習班根本沒買成,卻被國稅局追討老闆拖欠的160萬稅金,她打了20年的官司,仍然徒勞無功,最後國家竟然連她看病的錢都要強制執行。

其實這件事跟納粹問題很像,稅務員及行政執行官都知道吳小姐是冤稅,但大家為什麼要遵循長官殺人的指令而不能抵抗?人民為什麼要屈服政府違法追稅,流血流汗去繳錢而沒有抵抗權?為什麼立法委員低頭於現制,寧願去幫人民喬稅案,而不願意去修法?為什麼法官明知是冤案,寧願發還國稅局另為適法之處分,而不願意直接判決撤銷那張稅單?為什麼大家眼看同胞遭受體制迫害,而挺身聲援,當權者卻仍然不思改革?

20181214-由新世代金融基金會、台灣稅法學會與台灣法學基金會主辦的「納稅人益保護」研討會,望喚起民眾「賦稅人權」的觀念。(周宸亘攝)
筆者點出台灣納稅制度不公、國家違法追稅,需要從體制進行改革。圖為2018年新世代金融基金會、台灣稅法學會與台灣法學基金會主辦的「納稅人益保護」研討會,強調「賦稅人權」。(資料照,周宸亘攝)

記得人權大律師蘇友辰說過一句話:「惡質的裁判,我們要消滅它!」什麼是惡質裁判?在面對國家違法追稅的救濟過程中,有三種人會做出惡質的裁判,一個是納稅者權利保護官,一個是財政部訴願委員會,一個是行政法院的稅務法官。根據研究,這些惡質來自官員的近親繁殖,因此毒性強,這些由財稅黑手豢養出來,吃人夠夠,熟稔吃人法令的稅吏酷吏,心中只有稅收、以及收到稅之後的犒賞(一年撥近二億犒賞稅官及行政執行官),沒有人民的苦難。

納粹屠殺人民後還要負責掩埋屍體,現在稅官、執行官殺人完全看不到痕跡,績優的人還可以升官拿獎金、甚至坐上大位,以前張盛和就坦承自己在國稅局長任內,每年可以分到100萬獎金。大家去查一下是不是分越多獎金的人,代表他工作績效越好,所升官位越大?

台灣領導人面對過去白色恐怖的平反,只做一半,沒有公布加害人,讓他們像德國的紐倫堡大審,受到刑事責任追究,所以台灣沒有辦法像德國一樣,根除威權遺毒。台灣領導人也不願傾聽人民站出來的發聲,真正去了解存在於財稅及司法體制裡的稅暴力,許多企業長期被稅惡整,終至出走或倒閉,深深影響台灣的經濟實力,導致友邦紛紛離去。

以我的觀察,台灣的民主法治只是被少數人及闇黑的體制綁架,原因是大家被白色恐怖時代嚇到,很容易屈服在執政者的迫害而放棄抵抗,導致幕後黑手有機可趁來掏空台灣,而國力日衰。除了德國友人給台灣與德國建交的機會,我希望明年大選,台灣人也願意給自己一個機會,選出有良心正義的候選人,再參考民主法治先進國家的司法及稅務體制進行改革,相信台灣將重拾過去的榮耀。

*作者為國際人權志工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