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閻紀宇專欄:志在挑起第三次波灣戰爭的白宮國家安全顧問

2019-05-14 06:10

? 人氣

美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AP)

美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AP)

5月5日,美國政府宣布海軍「林肯號」航空母艦的航母打擊群、空軍第20轟炸中隊的B-52戰略轟炸機將前進波斯灣地區,因應世仇伊朗可能的軍事攻擊行動,並嚴厲警告德黑蘭當局。特別的是,作這項宣布的人不是川普總統、不是可望真除的代理國防部長夏納翰、不是國務卿龐畢歐,而是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

時光倒流16年,另一個波斯灣地區戰雲密布的時刻,時任國務次卿的波頓(John Bolton)一口咬定伊拉克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WMD),也是2003年伊拉克戰爭(第二次波灣戰爭)的推手之一。這場戰爭造成約6萬軍人、20萬平民死亡

美軍林肯號航空母艦5月9日通過埃及的蘇伊士運河,準備趕往波斯灣部署。(美聯社)
美軍林肯號航空母艦5月9日通過埃及的蘇伊士運河,準備趕往波斯灣部署。(美聯社)

「想要阻止伊朗發展核武,就必須轟炸伊朗」

波頓不僅是華府的鷹派代表人物,也是碩果僅存的新保守派(neoconservative),仇恨伊朗的程度不下於仇恨薩達姆(Saddam Hussein)的伊拉克。2015年3月,波頓撰文投書《紐約時報》,標題開門見山「想要阻止伊朗發展核武,就必須轟炸伊朗」(To Stop Iran’s Bomb, Bomb Iran)。2018年3月,波頓在一場伊朗流亡組織的會議上宣示,川普政府伊朗政策的目標應該是「政權更迭」(regime change),他說:「今天在場的各位,2019年會在伊朗慶祝。」一個月之後,他接任白宮國家安全顧問。

可想而知,波頓對歐巴馬總統在2015年主導完成的伊朗核子協議《聯合全面行動計畫》(JCPOA)深惡痛絕,必欲去之而後快。川普其實不算是一個「好戰」的總統,對伊拉克戰爭的態度早已從贊同轉為批判,但對於JCPOA與波頓所見略同,斥之為「美國歷來簽定最糟糕、最偏頗的協議之一。」

2019年,美國與伊朗關係長期惡劣,川普總統上台後每下愈況(AP)
2019年,美國與伊朗關係長期惡劣,川普總統上台後每下愈況(AP)

美國共和黨、以色列、沙烏地阿拉伯堅決反對伊朗核子協議

JCPOA雖然讓伊朗承諾凍結其核子(或者核武)計畫15年並接受國際監督,得到英、法、俄、中、德等主要國家與歐盟的背書,伊朗3年多來也切實履行承諾,但美國共和黨與伊朗另外兩個世仇以色列、沙烏地阿拉伯不改堅決反對立場,指控JCPOA忽略了兩大問題:伊朗全力發展彈道飛彈軍備、伊朗支持的好戰組織與恐怖組織肆虐中東地區。

2018年5月8日,川普宣布退出JCPOA,美國恢復對伊朗的嚴峻制裁。一年之後,美國出手全面扼殺伊朗經濟命脈──石油出口,並加碼制裁其金屬產業;伊朗宣布「部分退出」JCPOA,要求歐盟在2個月之內提出協助伊朗渡過制裁危機的方案,否則德黑蘭將全面重啟核子(核武)計畫。

伊朗試射彈道飛彈(AP)
伊朗試射彈道飛彈(AP)

「極限施壓」從外交經貿延伸至軍事場域

的確,神權治國、強烈反美、發展核武與彈道飛彈、介入區域衝突、否定以色列生存權、與沙烏地阿拉伯爭雄……都是伊朗議題最糾葛複雜之處,但40年來解不開的死結,有可能用軍事手解開嗎?以波頓為首的華府鷹派顯然已經失去等候的耐心,「極限施壓」(maximum pressure)從外交經貿延伸至軍事場域。

於是我們看到美國對伊朗劍拔弩張。「林肯號」((USS Abraham Lincoln)航母打擊群(CSG-12)、B-52「同溫層堡壘」(B-52 Stratofortress)戰略轟炸機之外,五角大廈10日又加碼部署一個營的「愛國者」防空飛彈(MIM-104 Patriot)與「阿靈頓號」(USS Arlington)兩棲船塢登陸艦(LPD)。

美國海軍「阿靈頓號」(USS Arlington)兩棲船塢登陸艦(LPD)(US Navy)
美國海軍「阿靈頓號」(USS Arlington)兩棲船塢登陸艦(LPD)(US Navy)

美國不斷升高挑釁,要讓德黑蘭按捺不住

川普雖然向來對「海外投射美國軍力」抱持懷疑態度,上任以來的軍事大動作只有兩度對敘利亞發射巡弋飛彈,但他對伊朗似乎無意踩煞車,一路放任波頓升高挑釁的強度;而且人盡皆知,波頓會為了達成目的不惜排除異己、扭曲甚至捏造關鍵情資。一旦德黑蘭按捺不住,在波斯灣地區發起攻擊(或者教唆好戰組織攻擊),華府(或者以色列)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反擊。

美國海事局(MARAD)10日發布警告,伊朗可能會攻擊包括油輪在內的美國商船。伊朗南方與阿曼(Oman)共管的荷莫茲海峽(Strait of Hormuz)最窄處只有39公里,全世界使用的石油有20%經由這裡運輸。12日,兩艘沙烏地阿拉伯油輪在阿拉伯聯合大公國(UAE)外海遭到攻擊。此地無銀三百兩,伊朗外交部直接跳出來要沙國講清楚說明白。

伊朗與美國是世仇,經常爆發反美示威(AP)
伊朗與美國是世仇,經常爆發反美示威(AP)

川普總統還要做多久?伊朗經濟苦難日甚一日

那麼伊朗會吞餌上鉤嗎?風險正與日俱增。德黑蘭仍然期盼歐盟伸出援手,紓緩美國制裁的窒息效應,撐到2021年1月川普下台,JCPOA重獲生機。但2020年美國總統選戰勝負難料,伊朗的經濟苦難卻日甚一日:石油收入枯竭,貨幣里亞爾(Riyal)不斷貶值,失業率超過12%,今年通貨膨脹率上看40%,GDP將縮水6%。伊朗現任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是願意保全JCPOA的溫和派,但是在國內鷹派勢力鉗制之下,予人「對美國軟弱」 之感將形同政治自殺。

但面積近165萬平方公里,人口8165萬的伊朗畢竟不是伊拉克;雖然近年大砍軍事預算近3成,但54萬5000正規軍、35萬後備部隊仍是中東地區一支勁旅,更何況他們還可以動用遍及伊拉克、敘利亞、葉門、黎巴嫩的什葉派附隨組織。

就算美國能夠擊潰伊朗的正規軍、拖垮伊朗的神權體制,想想波頓「經手」的上一場戰爭;16年過去了,伊拉克仍然是全世界最混亂、最貧窮、最危險、最容易發生恐怖攻擊的「失敗國家」(failed state)之一。至於「戰犯」波頓,也是始終如一,至今堅稱伊拉克戰爭師出有名。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