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偉忠觀點: 蔡英文統帥三軍沒秘技,選材用將以能配位

2016-06-01 07:00

? 人氣

中華人民共和國防部發布「第31集團軍在東南某海域組織立體登陸突擊演練」消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部新聞稿附圖)

中華人民共和國防部發布「第31集團軍在東南某海域組織立體登陸突擊演練」消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部新聞稿附圖)

5月29日是總統蔡英文首次以三軍統帥身分,在國防部長馮世寬陪同下,前往花蓮佳山基地視導,最後與官士兵合影時,官兵們右手擺出的卻是類同解放軍的宣誓手勢。同日一群30年前同為黃埔生的專科班校友,有感於國軍訓練日衰,主動並自發性的編組成隊,不畏當日的溽暑酷熱,在北、中、南三地,辛苦的全裝備勤練正步。渠等預定在6月12日上午在總統府前凱道以正步分列式的方式,除表達重振軍魂的氣魄,更展現「但使龍城飛將在,不叫胡馬渡陰山」的愛國赤誠。   

蔡英文總統視導空軍花蓮、佳山基地(總統府)
蔡英文總統視導空軍花蓮、佳山基地(總統府)

這群讓人敬佩的黃埔畢業生,人生最寶貴的春春歲月奉獻給國家,在軍旅仕途中由於發展受限,泰半在校尉級官階即已退伍,如今看到國軍現況卻能挺身而出。雖然蜉蝣難撼大樹,但最起碼表達了一個軍人終其一生的志氣與操守。

回顧1949年國民政府殘軍敗守到台,兩蔣整軍經武,從老弱殘兵到精壯之師,反攻大陸固然不易,自保台灣卻是足足有餘。何其蔣經國辭世到今不滿30年,國軍的戰力卻形成了空洞化,連類似共軍的宣誓手勢,竟然都出現在軍士官兵與三軍統帥的合影中,顯然國軍有其積弊應除。

再就近日英政府對國防部長馮世寬的任命,以及潛艦戰機國造所謂國防工業自主,與第四軍種資通電軍的芻議再起,這看似浮華,實質卻並非目前能起國軍沉痾的良藥。   

因為依據去年國防部出版的《國防報告書》言明中共在「2020年前,完備攻台可恃戰力」,而潛艦與戰機的國造,卻要經年累月數十年才可有成,況且成功與否還是未定之天?至於要強渡關山的第四軍種資通電軍,其成立的假定當然是中共一旦要以武力完成對台灣的吞併,一定是眾整渡海而來,所以國軍有足夠的預警與備戰時間。在確保資通電的暢通下,從容完成應敵準備。

20160527-台船再次展示將試造的兩段潛艦船身。(朱明攝)
台船再次展示將試造的兩段潛艦船身。20160527-(朱明攝)

但這假定卻忽略了中共謀我日急與兩岸人民交流之速,當中共第五縱隊深耕島內時機成熟,一旦戰起火發於內,縱使成立資通電軍,但對國軍預警時短甚或無預警之下的應急作戰恐難有助益。而所謂資通電軍的六千人編制,卻是與上述《國防報告書》內中所陳現今防空飛彈指揮部6千餘人的總兵力等量齊觀。問題是目前國軍在員額不足之下,若還要另行撥調6千人成立無實質作戰能力的第四軍種?豈不是如《淮南子》〈卷17說林訓〉中所言「削足適履、殺頭而便冠。」顯然英政府不知道應強化國軍地面應急作戰部隊兵力部署與作戰能力,當有朝一日禍起蕭牆,才能迅速克敵自保。

因之筆者認為國軍目前主要沉痾是選才用將以私害公能不配位、募兵制的一意孤行與訓與戰離的虛矯防衛思維等三方面,筆者對這三方面的論點,或許依然是狗吠火車,那就當野人獻曝留取歷史待見證。

首論選才用將以私害公能不配位,在軍中選材用將以私相循,其實早成陋習,只不過兩蔣時期尚以將領的專業與能力做考量,如蔣經國當政時期,1979年5月當今中共經濟專家林毅夫以金門馬山連連長一職叛逃,而其少將師長周仲南由於與當時陸軍總司令郝柏村具為江蘇鹽城小同鄉,結果周仲南未受重大處分,更進而調陞中將侍衛長職缺。然而依筆者觀察周仲南畢竟還是具有軍事專業與能力的將領。

及至李前總統時期將領任用,雖亦有循私之例,然而專業與能力已漸不足為憑,尤以在其後四年任期,代之而起的是關係與親疏。待到陳前總統任內,將領任用已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總計陳前總統八年任內計晉升將領747位,其中晉升上將者29位。

有些將領自恃人脈期待攀緣而上,因此有身為將領夜送補品到總統寓所者,有不顧社會觀感公然在陳前總統巡視營區時,或「戴扁帽」或將陳前總統身影以文繪圖譽其為「五星上將」,更有比喻其為「你是我的巧克力」等不勝枚舉。       

而為使某些將領所下「功夫」能立即得以回報,扁政府更將原將官定期晉任 一年一次,調整為一年兩次。而當時有些早該降編的上將職缺,如聯合後勤司令部司令、後備司令部司令等,更都為有心軍客覬覦,由於上將現職或退役福利均多,在「好康逗相報」之下。於是變成有些佔缺上位者甫滿一年即行退伍,立換他人接續佔缺晉升。為上位而爭相諂媚之下,軍中武德與倫理盡喪於斯。

馬前總統任內,本可以就此軍中文化撥亂反正重振武德,可惜歷史給了馬前總統機會,馬前總統卻自失良機。馬前總統責令國防部自清扁政府時期的買官賣官案。從「洪仲丘案」我們可看出國防部軍法司與政戰部門的能耐,所以當國防部以敲鑼打鼓方式進行,當然查辦無著。其實買官賣官其過程是何等的隱微與幽暗!對價關係又豈是容易觀察與知曉!

洪仲丘案引「白衫軍」運動,鐳射「真相」二字打在總統府上。(中岑 范姜 KeroroTW/維基百科)
洪仲丘案引「白衫軍」運動,鐳射「真相」二字打在總統府上。(中岑 范姜 KeroroTW/維基百科)

然而在前國防部後備司令部中將副司令袁肖龍不惜洩漏工程招標資料與出資數百萬,意欲透過掮客林治崇買官上位,經板橋地檢署因偵辦軍中採購弊案,進而順藤摸瓜破獲此軍中高階將領的買官案觀察,扁政府時期的買官賣官豈是空穴來風?官方的查辦無著,讓轉型正義未能彰顯,馬前總統顯然自誤歷史關鍵中的機遇。

而馬屁文化?當然還是繼續,如2012年春節除夕,馬前總統由於當時身兼三軍統帥,中午在陸軍司令部與官兵代表圍爐時,司令部竟然特別安排1968年當時馬前總統適為大學新生,前往成功嶺集訓時的排長鮑永鋼夫婦於會場公開相見。問題是鮑永鋼早就退伍離營,除夕餐會本來是三軍統帥代表國人,對年節家慶卻仍戍守崗位的國軍弟兄表達慰勉之意,鮑永鋼夫婦與馬前總統的會面本是私誼,況以總統安危事涉國家安全與社會安定,總統在營區餐會,主其事的高階將領,在此事件中顯現的除是安全與保密觀念的蕩然無存,所想的還盡是馬屁之事!

李前總統的12年,扁、馬政府的16年,這28年原本兩蔣在台灣建立完善的兵役與後備動員制度,卻在國軍兵力精簡、替代役的興起,募兵制的一意孤行下基礎盡失,而精實、精進、精粹等不知為何要裁而裁,美其名的兵力結構調整,更使得原本的台海防衛作戰計畫成為海市蜃樓。

而當兵力員額快速下修,扁政府時期的參謀總長湯曜明卻以一紙命令將國軍官兵休假天數比照公務人員「周休二日」政策,讓兵力運用在基層更為捉襟見肘。固然此舉讓國人有當兵的子弟,一年之內有三分之一的天數放假在家而寬慰在心,但卻讓更多的國人看到國軍軍紀的敗壞與軍容的懈慢。及至少數退將赴陸或置產或言行不當,致使曩昔國人對軍人因犧牲與奉獻下的禮敬,點點滴滴流失殆盡。馬政府執政由於募兵不易,除增加外膳宿更百般呵護所募之兵,如今之國軍幾成孫子兵法中所謂之「縻軍」。

這歷史的弔詭,隨著政黨的輪替,國軍能否振衰起敝?又轉到了民進黨之手,而現今這形勢比馬前總統執政之初更形險惡,然而英政府對國軍的起手式,竟然是任用曾為淡水宮廟主委且已離軍多年的馮世寬為部長,有人說馮世寬已年過70不應為繼,筆者卻認為年齡不是問題,姜子牙年過80,周文王還為之拜相並輔佐文王完成霸業,姜子牙渭水潛隱胸中藏甲兵,釣魚只是直鈎無餌待時而已,這才是姜子牙能佐霸文王的關鍵。

國防部長馮世寬26日出席外交國防委員會備詢。(顏麟宇攝)
國防部長馮世寬26日出席外交國防委員會備詢。(顏麟宇攝)

馮世寬反是,退伍之後在淡水宮廟不僅任主委,還持法器以上將之尊,立於宮廟乩童身側,並隨之進出大陸多次。其實在扁政府時期,宮廟早已成為尋官的另類終南捷徑之一。宮廟內信眾無藍綠,宮廟看重的是馮世寬的國家名器,馮世寬所待的是宮廟人脈下的機遇。據筆者了解馮世寬開始進出宮廟,絕非離軍之後。《論語》〈為政篇〉有言「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兩蔣時期的文人部長俞大維退休之後,深居簡出讀書自娛,再觀馮世寬的言行,豈不是讓上將官銜蒙污?

若果蔡總統選才用將不能去陳前總統用人窠臼,諂媚攀緣的幽靈必將重現。而馮世寬導引蔡總統參訪佳山基地,以其洞堡設施的宏偉,必定讓初次得進的蔡總統驚嘆,問題是馮世寬可能沒告知蔡總統,中共海軍潛艦在東海岸曾出沒多次,換言之,中共已然對台灣可發起全島的環狀攻擊,若花蓮機場跑道或佳山基地機堡洞口被外力破壞毀損或坍塌,恐怕洞堡內所謂戰力保存的戰機,平時只是夜行人吹口哨,戰時則百無而難能一用。蔡總統可能更不知?她要的國防部長是要能對來自於民進黨智庫或立委不時奇發異想提出的國防事務,能以國防專業解析利弊與建言,而非仍希冀左右逢源處處閃爍其詞的軍客!

《孫子兵法》〈謀攻篇〉有言「夫將者國之輔也,輔周則國必強,輔隙則國必弱」,《曾胡治兵語錄》亦有言「天下強兵在將」,蔡總統身為三軍統帥,若真要國軍重拾軍魂重整軍容,那就先從選材用將開始,將扁政府以來一年兩次的將級軍官晉任,回歸到一年一次,俾使佔缺者能經時間的考核,讓國家名器能在透明、公開與公正下,讓受領者更能名實相符去除多年之弊。

*作者為前國安局特勤組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