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業凜冬將至》讀者持續減少、最大中盤商破產 德國獨立出版社面臨生存危機

2019-04-08 12:10

? 人氣

德國獨立出版商如何求生存?(DW)

德國獨立出版商如何求生存?(DW)

一家德國中盤書商的破產,引發中小型獨立出版社的生存危機。受危及的不僅是出版社的存亡,還有文化的多樣性。獨立出版社如何在出版寒冬中繼續生存?

當前的德國出版業正因為兩大難題難以喘息:德國書業協會(Börsenverein des Deutschen Buchhandels)提出的一份研究顯示,年齡在20歲至49歲的讀者人數持續減少。圖書市場正加速電子化。德國最大圖書中盤批發商KNV的破產更加劇情況惡化,首當其衝的是各個獨立出版社。這樣的情況令人擔憂。

 

何謂「獨立出版社」?充滿熱誠但資金有限

在德國3000多家圖書出版社中,三分之一是大眾出版商,業務不涉及專業書籍或課本和教材。出版業的整體利潤逾50億歐元,其中九成五的利潤是被7%的出版社瓜分。其餘97%的出版社屬於中小型獨立出版社。這些公司多數充滿出版熱誠但資金有限,經營者只有寥寥數人,一年能出版的書籍不超過十本。

當然也有對「獨立出版社」的正式定義:出版社不屬於任何集團,沒有專業的出版和營運結構,每年至少出版兩本書。資金主要來源為印刷成本補貼的許多出版社則不能被歸類為獨立出版。此外,所謂的「獨立」出版社,每年利潤必須低於500萬歐元--不過這項條件在多數中小出版社看來相當諷刺。

中盤商破產引發危機:小型出版社拿不到貨款

在業界巨頭KNV集團倒閉後,許多獨立出版社恐面臨失去龐大年度銷售額的窘境。其中原因在於一個不可忽視的環節:中盤商一般是在交易30天後向大型出版社付賬,但小型出版社要等到60日後才會收到貨款;部分出版社甚至得等三個月後。KNV公司是在今年二月登記破產,對多數的獨立出版社而言,這意味著去年聖誕節期間出售的書籍可能血本無歸,而聖誕節往往是一年之中生意最好的時段。部分出版社的生存或將因此受到威脅。科勒維茨書店(Connewitzer Verlagsbuchhandlung)的漢培爾(Frauke Hampel)總結當前的情況表示:「12月的營收可以維持一家出版社一年的生計,如果無法收到貨款,就難以填補這個缺口。」

放棄還是繼續?

「或許甩手不幹才是聰明的選擇。」Voland & Quist出版社的經營者在計算損失金額後,正在為出版社的未來作打算。他們是首個在出版社部落格上公開虧損的出版社:「尚未支付的賬單超過6.5萬歐元,佔年營業額的12%。我們原本可以用這筆款項支撐一整年的項目,印刷書籍、制作書封、翻譯文本……」該出版社還寫道,15年的出版工作可能因為他人引起的財政危機毀於一旦,但未來會鼓起勇氣繼續前行。

「小型獨立出版社的工作具有高度藝術以及社會價值。」

多數小型出版社追求的並不僅僅是圖書銷量。庫爾特─沃爾夫基金會(Kurt-Wolff Stiftung)執行長於爾格斯(Britta Jürgs)指出:「小型獨立出版社的工作具有高度藝術以及社會價值。」2000年成立的庫爾特-沃爾夫基金會致力於鼓勵此類的出版工作,超過100名獨立出版社經營者都在其朋友圈內。在年初的萊比錫書展上,該基金會宣布了年度兩項大獎的得獎者。獲得主要獎項的是墨林出版社(Merlin-Verlag)的梅耶爾(Andreas Meyer)。該出版社為德國最老牌的獨立出版社之一,由梅耶爾經營逾60載。另外,庫爾特-沃爾夫基金會還頒發了一個促進獎。

「許多小型獨立出版社的存在,大幅決定了德國的文化多樣性。」作為行業代表,德國書業協會如是形容小出版社的功能。德國政府也注意到出版業的嚴峻情況。2018年10月,即KNV公司破產的數月前,負責文化事務的國務部長格呂特斯(Monika Grütters )宣布將設立德國出版獎。格呂特斯表示,獨立出版社的存在能對抗大型書商「只追求能保證高銷售數字的作品,造成精神單一文化」的情況。

出版獎的必要性:獨立出版社絕對需要資助

4月3日,有關單位公布了出版獎的具體詳情以及逾100萬歐元的獎金總額。該獎分為三個類別,將於10月的法蘭克福書展上頒發。三個主要獎項的獎金皆為6萬歐元,近60個表現出色的出版社將獲得優良獎章以及1萬5000歐的獎勵。年營業額超過300萬的三家出版社則能獲得優良獎章,但無額外獎金。

多數的獨立出版社認為,通過獎項進行結構性資助是必要方式,瑞士和奧地利皆已實行這樣的措施。瑞士出版社Die Brotsuppe的艾許巴赫(Ursi Anna Aeschbacher)代表瑞士獨立出版協會「Swips」對德國的做法表示支持,並分享瑞士的經驗稱:「獨立出版社絕對需要資助。唯有如此,我們這些民主國家才能確保生活在此的作者(無論國籍)能出版作品。否則市面上只會剩下大型出版社的書籍,這是我們不樂見的。」

柏林的edition.FotoTapeta出版社經營者羅斯特克(Andreas Rostek)盼望未來的出版獎不僅是杯水車薪。「小出版社在深度探索文學和歷史時扮演著敏銳的探測與發現者的角色,它們無可取代。」他認為,此類出版獎項的重點在於其經濟作用。「舉例而言,我們有與白俄羅斯接觸的良好渠道,並致力推動歐洲的文化工作,但是幾乎得不到資助。出版社必須投入大量心力,才能推動歐洲各國的交流。如果此類的出版社活動能夠獲得資助,我覺得是好事。」

「為大眾帶來許多大出版商置之不理的作品」

庫爾特─沃爾夫基金會的評委認為,羅斯特克通過出版工作「拉近東歐國家所生活的世界」,因此將今年的庫爾特─沃爾夫促進獎頒發給他。「獨立出版社為大眾帶來許多大出版商置之不理的作品」, 羅斯特克如是說。「例如,我們將庫爾巴克(Moyshe Kulbak)的著作從意第緒語翻譯過來;或者是在波蘭極為知名的比亞沃謝夫斯基(Miron Białoszewski),他在德國幾乎默默無聞。小出版社如果覺得這些作品優秀,便會投入制作。」

庫爾特-沃爾夫基金會的於爾格斯希望,除了該基金會的獎項以及文化部門推出的出版獎外,未來能通過兩種獎項,分別強化獨立出版社的社會及文化重要性。「通過資助,我們所投資的是主流之外的珍品、那些刺耳的聲音和新思想家。」 於爾格斯表示:「我們最終投資的是文化多樣性以及民主價值。」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