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安達大屠殺25周年》百日奪走80萬人命的悲劇 年輕世代:記住歷史,原諒才能讓國家向前邁進

2019-04-08 09:10

? 人氣

1994年4月,非洲東部小國盧安達爆發針對圖西族的大屠殺,100天內奪走約80萬人性命,而7日這天是盧安達大屠殺25周年紀念,當年倖存下來的嬰孩都長大成人,他們仍未放棄與親人重逢的希望;盧安達年輕世代也認為,應記取這段歷史教訓,避免慘劇重蹈覆轍,「我們不再分為胡圖族和圖西族,我們都是盧安達人」。

種族對立嚴重 前總統墜機引爆大屠殺

2019年盧安達小姐亞軍得主卡希米爾(Uwihirwe Yassipi Casimir)告訴《德國之聲》(DW):「儘管我們沒有經歷那個時代,但我們有責任承擔,撫慰當時受害的人,他們是我們的父母、親友、鄰居,我們是要傳承歷史的下個世代。」25歲的哈布庫巴胡(David Shyaka Habukubaho)直言:「盧安達短時間內進步很大,最打動人心的一點就是重新再生。」

盧安達1994年爆發種族滅絕行動,逾80萬人遭到殺害。(美聯社)
盧安達1994年爆發種族滅絕行動,約100萬人遭到殺害。(美聯社)

胡圖族(Hutu)和圖西族(Tutsi)是盧安達主要民族,而圖西族在歐洲殖民時期被選為領導階層,但盧安達獨立後,胡圖族成為執政者,對圖西族進行報復,雙方關係劍拔弩張,而1994年4月6日,胡圖族的盧安達前總統哈比亞利馬納(Juvenal Habyarimana)的座機遭擊落,成為盧安達大屠殺導火線,隔天胡圖族對圖西族展開百日屠殺,約50萬至100萬人遭殺害,包括溫和派的胡圖族。

孤兒長大成人 不放棄與家人團聚

另外,約有95000名孩童在大屠殺中成為孤兒,對家人毫無記憶的歐斯瓦德(Oswald)告訴英國廣播公司(BBC):「我認為家人死去的機率占50%,但有50%的機率能找到他們。」拯救歐斯瓦德的女性約瑟芬(Josephine)也是大屠殺受害者,她的先生因幫助圖西族而遭胡圖族民兵組織「聯攻隊」(Interhamwe)殺害,她則慘遭性侵感染愛滋。

歐斯瓦德與同為孤兒的皮耶(Jean Pierre)及易卜拉辛(Ibrahim)都渴望找到親人,皮耶直言,在街上看到與他長得像的人,都覺得可能是親戚,「當我看到阿薩利亞(Maman Asalia),在她自我介紹前,我就直接說她很像是我媽」,而阿薩利亞在大屠殺期間確實失去1名親人,若這名親人還活著,年紀與皮耶差不多,因此他們2人每天保持聯絡,但礙於經濟因素,沒有進行DNA測驗認親。

盧安達大屠殺25周年:胡圖族與圖西族小孩(AP)
盧安達大屠殺25周年:胡圖族與圖西族小孩(AP)

淡化種族意識 政府提升「盧安達人」認同

若阿薩利亞不是親戚呢?皮耶被問到這題時,聳聳肩表示,他已經過了25年沒有親人的生活,如果阿薩利亞不是他親戚,他依然能過日子。易卜拉辛則有不好的經驗,因為他在大屠殺紀念館安排下,與尋找家人的倖存者會面,可是他們無法給予任何詳細資訊,只說易卜拉辛長得很像他們逝去的親人,儘管易卜拉辛未放棄找尋親人的希望,但他更在意現實生活面臨的困境。

根據盧安達官方統計,目前有120萬人是在大屠殺之後出生,而在大屠殺之後,盧安達政府禁止強調族裔背景,身分證上也不註記所屬部落,鼓勵民眾認知自己是盧安達人,淡化種族意識,且針對族裔的歧視行為也會吃上牢飯。19歲的伊拉杜坤達(Jean Michel Iradukunda)告訴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我們揮別黑暗時期,向前邁進,盧安達有明亮未來,年輕世代成為主要力量。」

年輕世代:不忘記過去,原諒有助國家前進

不過對部分經歷大屠殺的長輩而言,盧安達提升「新盧安達人」意識的做法,讓他們不敢多談過去歷史,因為涉及種族議題,不過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政治學者克拉克(Phil Clark)認為,盧安達並沒有「噤聲文化」,只是多數人厭倦談論大屠殺,「有的人像是被迫參與討論,而這些討論令人更加心力憔悴,甚至加重創傷」。

還是學生的穆席茲(Allan Muhizi)告訴DW:「談論大屠殺並無任何限制,因為要從不同角度知道歷史,但沒有人會強調自己的族裔,都說自己是『盧安達人』。」來自盧安達首都吉佳利(Kigali)的政治分析師蓋提特(Thiery Gatete)坦言,「有些人仍存有屠殺意識......所有盧安達人要努力挑戰這種念頭,改變這些人的想法......禁止族裔標籤是第一步,且要採取更多必要措施,根除引發大屠殺的危險意識形態」。

盧安達大屠殺25周年:圖西族的穆卡雷梅拉(Laurencia Mukalemera)(左)與胡圖族的恩坤迪耶(Tasian Nkundiye)和解(AP)
盧安達大屠殺25周年:圖西族的穆卡雷梅拉(Laurencia Mukalemera)(左)與胡圖族的恩坤迪耶(Tasian Nkundiye)和解(AP)

19歲的姆汪甘潔(Deborah Mwanganjye)告訴半島電視台:「我們不可忘記過去......我們要記住過去,避免再次犯錯。」姆汪甘潔的父親一家在大屠殺期間喪命,她的父親是唯一倖存者,「這很難令人接受......我無法忘記家人的慘痛遭遇,但我可以原諒加害者,若想要國家往前邁進,這是最好的方法」。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