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了800個猶太人,他們一家卻全死在監獄⋯逃過德國納粹的「神秘密室」,竟只是「賣這個」的商店

2018-12-25 09:54

? 人氣

那一間密室在戰時救了將近八百個猶太人。(圖/Pixabay)

那一間密室在戰時救了將近八百個猶太人。(圖/Pixabay)

納粹佔領荷蘭時期,科麗‧滕‧布姆一家先後藏匿了800多位猶太人和地下反抗成員。後來,科麗一家被捕,被送入監獄和集中營。她的四位親人先後逝世。

無名英雄與反納粹勇士系列一

1942年5月的一天,荷蘭小鎮哈林(Haarlem),街角處的一幢小樓是一家百年歷史的鐘表店。店主是滕·布姆(Ten Boom) 一家。

納粹已經佔領荷蘭兩年了,荷蘭女王已經逃往了英國,並在那裡透過BBC向國民廣播。

5月的這天,鐘錶店裡來了一位史密特先生,不過這只是他的化名。他真實的身份是歐洲最有名的一位建築師之一。他來到鐘錶店的目的,是在樓上的房間裡修一間夾牆,用來藏匿猶太人。

卡斯帕·滕·布姆已經80多歲了,他的兩個女兒貝希和科麗雖然年紀都四五十歲,但都獨身,住在家裡。科麗還是荷蘭第一位獲得鐘錶制造證書的女性。另一個女兒諾麗已經出嫁。她們的兄弟威廉早已參加了哈林的地下反抗運動。

科麗‧滕‧布姆的家中,有一個專藏猶太人的密室。(圖/德國之聲)
科麗‧滕‧布姆的家中,有一個專藏猶太人的密室。(圖/德國之聲)

建築師史密特先生說,藏匿處應位於盡可能高的樓層,以便於緊急情況下,盡可能拖長納粹從樓下找到那裡的時間。最後,夾牆就修在頂樓科麗的臥室裡。從外面看是個衣櫃,衣櫃的底層有夾板,從那裡可以鑽進裡面的空間。「您在那裡要放一瓶水,每周更換一次。再放一些面包乾和維生素」,史密特先生說道。「蓋世太保恐怕找一年才找得到這兒。」

荷蘭猶太人

若干年後,科麗·滕·布姆在她的回憶錄《藏身處》(The Hiding Place)中寫道:德國佔領的頭一年,荷蘭的猶太人沒受到什麼騷擾。偶爾有一塊石頭砸破猶太人的商店,或者在猶太教堂的外牆上塗一句充滿仇恨的話。「似乎他們想測試一下,荷蘭的氛圍怎樣?多少荷蘭人會站在他們一邊?」

「令我們感到羞恥的是,有很多。」科麗寫道。

盡管與納粹「合作」的荷蘭人比例不高,但他們卻十分危險,因為讓荷蘭民眾無法判斷,誰是可以信任的。滕·布姆一家後來被捕,告密者就是一位荷蘭國民。

逃生演練

很快,猶太人被強制要求戴上黃色的大衛星。最糟糕的是,許多猶太人消失了。科麗一家不知道他們是被蓋世太保秘密抓走了,還是自己藏到了什麼地方。

鐘錶店定期藏匿著5、6位猶太人,大部分人是暫住。有一天,一位地下反抗運動人士提醒滕·布姆一家,應當在房子內安裝警報器,並訓練一旦有情況,能在最短時間內逃往頂樓的衣櫃藏身處。「納粹最常突擊搜查的時間,就是吃飯的時候,以及午夜。不能留下蛛絲馬跡,他們會伸手到被窩裡看有沒有溫度。垃圾箱,煙灰缸都要注意。」

第一次練習時,所有人用了4分鐘才帶著自己的餐具跑到樓上,並把多餘的椅子放到一邊。但是:樓梯上有兩把散落的勺子,還有一塊從盤子裡滑出來的胡蘿卜;一間「空置」的臥室裡有煙灰。

最後,幾經練習,大家能夠在70秒完成一切。後來的事實證明,這挽救了人的生命。

在這一切的生死攸關的緊張氣氛中,滕·布姆一家與猶太人經常舉行文化之夜,小型音樂會、讀書會、希伯來語課、其它語言課。滕·布姆一家是基督徒。卡斯帕老先生曾引用聖經的話說:猶太人是上帝眼中的瞳仁。

圈套

1944年2月,一位名為揚·弗格(Jan Vogel)的荷蘭人來到鐘錶店,他說自己的妻子因幫助猶太人被抓走了。他需要一筆錢賄賂警察,把妻子救出來。科麗答應了他。

這是一個圈套。很快,納粹衝了進來。鐘錶店裡的4位猶太人和2位地下反抗運動成員及時藏到了暗室裡。滕·布姆一家被捕了。

科麗在《回憶錄》中寫道,在海牙的蓋世太保荷蘭總部,一位官員注意到她80多歲的老父親。這名官員喊道:「這個老頭!一定要逮捕他嗎?」隨後,這位蓋世太保的頭目對卡斯帕·滕·布姆說道:「如果你表現好,不再惹事,我可以把你送回家。」

科麗聽到父親說:「如果我今天回家,明天起,凡是需要幫助的人,我都會為他開門。」對方臉色鐵青。她的父親被帶回犯人的隊伍。

被關入荷蘭監獄10天後,85歲的卡斯帕·滕·布姆與世長辭。

納粹沒有找到密室裡的猶太人和地下反抗成員。47個小時後,在當地警察反抗團體的幫助下,他們全部獲救。

拉文斯布呂克集中營

科麗與姐姐貝希後來從荷蘭監獄被送往德國的拉文斯布呂克(Ravensbrück)集中營。納粹時期,共有約9萬名婦女在這座集中營被殺害。

1944年12月,在經歷長期惡劣條件下的強制勞動後,體弱多病的貝希去世了。15天之後,科麗被釋放。後來她才得知,這是因為一個筆誤。在她獲釋之後不久,該集中營所有她這一年紀的女性都被送入了毒氣室。

她的兄弟威廉在獄中感染了骨結核病,儘管獲釋,但在戰後不久因病逝世。威廉的兒子、24歲的克裡斯蒂安,因參與地下反抗運動被送往德國伯格-貝爾森集中營,戰爭期間在那裡去世。

滕·布姆一家以及他們的很多朋友們一共幫助了800多位猶太人和地下反抗成員逃生。

上帝的刺繡

很多年後,有人問科麗·滕·布姆,如何面對家人因幫助猶太人而遭受那麼多痛苦、失去生命,特別是自己年邁的父親在獄中逝世。科麗有一首小詩來回答,題為「生命是一件刺繡」,其中寫道:

我的生命是一件刺繡

在我的上帝與我之間……

有時我忘記他看到了正面

而我看到的是背面

科麗·滕·布姆後來也再次接觸到了那位告密者,揚·弗格,並且出於信仰從個人的角度寬恕了他。後來,揚·弗格被執行死刑。此外,還有一位拉文斯布呂克集中營的女護士,曾經惡劣地對待科麗的姐姐貝希,以及集中營的一位警衛,他們後來悔過,科麗也寬恕了他們。

科麗·滕·布姆於1983年辭世,享年91歲。

如今,小鎮哈林的百年鐘表老店已經成為一家博物館。來到這裡,就可以參觀頂樓衣櫃裡的夾牆,那個隱秘的藏身處。

文/苗子

原文、圖經授權轉載自德國之聲(原標題:科麗‧滕‧布姆:頂樓衣櫃裡的藏身處)

責任編輯/陳秉弘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