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英國耶誕節餐桌的三道主菜:烤火雞、耶誕布丁和「脫歐 」

2018-12-24 23:15

? 人氣

英國傳統耶誕節大餐必備的火雞,因為脫歐英鎊貶值導致價格上升。(Pixabay)

英國傳統耶誕節大餐必備的火雞,因為脫歐英鎊貶值導致價格上升。(Pixabay)

一年一度的耶誕節到來,今年英國的耶誕餐桌上除了烤火雞和耶誕布丁,還多了些「政治味」。英國民調機構YouGov在耶誕前夕的民調預測,13%的英國民眾會在耶誕節因為脫歐議題與家人發生爭執。英國《每日電訊報》甚至推出「教戰守則」好讓英國人在歡度佳節時可以心平氣和的討論或是乾脆避開脫歐議題。

由於英國脫歐協議難產,市場動盪英鎊持續下跌,導致今年英國人的耶誕節成本上升。英國家庭生活雜誌《好家事》(Good Housekeeping)指出,火雞、蔓越梅醬和球芽甘藍等傳統耶誕大餐的食材價格比去年上漲6%,就算只買最便宜的食材,今年每人要花掉3.11鎊(約新台幣120元),高於去年的2.94鎊(約新台幣115元),比2016年的2.48鎊高出25%(約新台幣97元)。耶誕禮物的價格也上漲,例如樂高積木霍格華茲特快車價格就比去年貴了1.13鎊(約新台幣44元)。

20181223-英國傳統聖誕節大餐必備的火雞,因為脫歐英鎊貶值導致價格上升。(魏嘉瑀/攝)
英國傳統耶誕節大餐必備的火雞,因為脫歐英鎊貶值導致價格上升。(魏嘉瑀攝)

脫歐困局難解,英國民眾希望「快點有個結果」

脫歐協議難產帶來的不確定性,除了衝擊英國物價,許多英國人也直言,他們已經厭倦脫歐的「歹戲拖棚」。「脫歐新聞已經變得愈來愈無聊,我只想要快點有個結果」47歲的史賓賽(Robin Spencer)一邊切著烤火雞,一邊說道。雖然他手中的火雞因為英鎊貶值,今年價格上漲了5%到7%,他仍然堅定支持脫歐。 

20181223-英國傳統聖誕節大餐必備的聖誕布丁,因為脫歐英鎊貶值導致價格上漲。(魏嘉瑀/攝)
英國傳統耶誕節大餐必備的耶誕布丁,因為脫歐英鎊貶值導致價格上漲。(魏嘉瑀攝)

「脫歐是個複雜的議題,我認為不應該將脫歐和右派民粹主義劃上等號。」史賓賽表示,他支持歐盟的人權價值及歐洲一體化的願景,但因為無法接受歐盟官僚,決定投下脫歐一票:「這些官僚距離民眾太遙遠,變得愈來愈獨裁,彷彿他們做的決定不容質疑,且完全不尊重每個國家的特殊性。」 

20181223-英國傳統聖誕節大餐必備的火腿。(魏嘉瑀/攝)
英國傳統耶誕節大餐必備的火腿。(魏嘉瑀攝)

「英國民主從17世紀開始,1689年建立君主立憲制,比歐洲其他國家都還要早」史賓賽談到英國歷史時神采奕奕,表情中盡顯驕傲與自信,「法國經歷過君主制、共和制然後又回到君主制,德國還曾有過納粹政權,就只有英國的民主一直屹立不搖。對我們來說,民主就在我們的血液裡,自由就在我們的基因中。我們無法接受不民主的制度,這也是為什麼我愈來愈不能接受歐盟的決定。」

52歲的瓊斯(Graham Jones)同樣支持脫歐,他的理由是,歐盟的自由市場和人口移動只對大企業、資產階級有利,「可以用更便宜的薪資聘請來自東歐或波蘭的勞工,對英國的基層勞工來說一點都不利。」瓊斯認為,以吸引人才的角度來看,英國更應該脫離歐盟,「留在歐盟我們的機會只能給歐洲人,脫離歐盟,英國才可以開放給全世界的人才。」

20181206-英國首相梅伊點亮唐寧街10號首相辦公室外的聖誕樹。(美聯社)
英國首相梅伊點亮唐寧街10號首相辦公室外的耶誕樹。(美聯社)

旅遊方便、工作機會多 英國年輕人吶喊:「我想留在歐盟」

「我希望會有二次公投」今年28歲的戴維斯(Rosy Davis)剛結束兩天一夜的奧地利旅遊行程。經常前往歐洲各地旅遊的她直言,她以身為歐洲人驕傲,「老一輩的英國人還是認為自己是英國人大於歐洲人。但我認為雖然我是英國人,但我也是歐洲人,英國是歐洲的一分子。」

戴維斯說,她的叔叔伯伯和爺爺都支持脫歐,但她身邊同齡的朋友大多支持留在歐盟,「長輩們覺得英國脫離歐盟才能重現英國的『國家驕傲』(national pride),但對我來說,我希望留在歐盟,旅遊工作都非常方便,可以去看看歐洲不同的風景。雖然我希望有二次公投,但我覺得不太可能」。

英國脫歐協議因為分歧嚴重,無法達成共識,脫歐前景充滿不確定性。(美聯社)
英國脫歐協議因為分歧嚴重,無法達成共識,脫歐前景充滿不確定性。(美聯社)

脫歐帶來基層和菁英的分裂、世代間的分裂

2016年6月23日,英國公投以51.9%比48.1%決定脫離歐盟,其中65歲以上民眾投票率高達9成,但18歲到24歲投票率僅6成4。英國民調機構survation指出,18歲到24歲民眾中,超過7成支持續留歐盟,只有不到3成支持脫歐;相較之下,65歲以上民眾僅4成支持留歐。這項調查也指出,45歲是一個分水嶺,45歲以上英國民眾大多支持脫歐,45歲下大多支持留歐。

雖然戴維斯和瓊斯在脫歐議題的立場完全不同,但他們都有相同的感覺:脫歐公投分裂了英國社會。經常往返英國與法國的瓊斯觀察到,英國和法國同樣都面臨社會分裂狀況,「這種分裂不是傳統的左右派,而是基層和政治菁英的對立。」但戴維斯認為,脫歐公投帶來的是世代間的分裂,「長輩和年輕人在脫歐上想法非常不一樣」,她笑說,如果她要在耶誕夜跟長輩討論脫歐,可能會讓溫馨晚餐變成世界大戰。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