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在台灣萌芽,但至今仍無法迎接新憲法」辜寬敏成立台灣制憲基金會、體制外推動制憲

2018-12-25 09:00

? 人氣

民進黨獨派大老辜寬敏正式成立台灣制憲基金會,他表示,為推動由台灣人民制定的新憲法,成立台灣制憲基金會,目標就是要建構正常國家,加入國際社會,重新建構屬於台灣的價值。(資料照,陳明仁攝)

民進黨獨派大老辜寬敏正式成立台灣制憲基金會,他表示,為推動由台灣人民制定的新憲法,成立台灣制憲基金會,目標就是要建構正常國家,加入國際社會,重新建構屬於台灣的價值。(資料照,陳明仁攝)

民進黨獨派大老辜寬敏日前成立「台灣制憲基金會」,25日發表聲明指出,為推動由台灣人民制定的新憲法,成立台灣制憲基金會,目標就是要建構正常國家,加入國際社會,重新建構屬於台灣的價值。

辜寬敏指出,台灣人民享有自由民主的生活,經濟表現在世界也是前段班,更在國際評比被列為自由度最高的國家,批評政府也不怕被抓,這裡是「自由的台灣」;他認為,雖短時間台灣有這麼多成就,但仍不是一個正常的國家,台灣雖擁有國際法上構成國家的領土、人民、有效的政府及與其他國家交往的能力,但仍不被當成獨立國家看待,問題就出在國家定位不明,沒有屬於自己的憲法。

辜寬敏:民主在台灣萌芽,但至今仍無法迎接新憲法

辜寬敏強調,憲法是人民集體意志的表徵,二次戰後日本放棄台澎主權,台灣誰屬待國際決定,但中國國民黨政權卻聲言「光復台灣」,將《中華民國憲法》帶到台灣,作為延續其統治的工具,民主機制全遭凍結,人權受到嚴重侵犯,在前輩的犧牲努力下,民主才在台灣萌芽,但至今仍無法迎接新的憲法。

辜寬敏表示,世界本期待中國改變,但貿易卻讓他們更加極權,而受害最深的就是台灣,中國侵蝕台灣的民主,意圖併吞台灣,之所以有這樣的缺口,就是台灣國民沒有堅強的「國家意識」,延續「中華民國體制」,將壓抑台灣主體性,甚至出賣台灣的主權。

「承認台灣獨立,也是中國要面對的課題」

辜寬敏也說,承認台灣獨立,也是中國須面對的課題,作為一個大國,以怎樣的態度面對台灣民主,全世界都在看,狹隘的民族主義,不構成反對承認台灣為獨立國家的理由;國際情勢已改變,「台灣成為完整的獨立國家,是歷史之必然」。

辜寬敏坦言,民主前輩透過犧牲換取民主體制,今日我們仍有制定台灣新憲法,鞏固台灣獨立的必要;希望發起體制外的全民運動,透過研究、論述、宣講、與公眾教育,結合公民社會的活力,進行制憲運動,以凝聚全體國民意志,達成制定台灣新憲法的目標。

辜寬敏表示,國際局勢正朝著有利台灣的方向發展,中國雖看來強盛但只能維持一時,中國之所以不顧台灣人民感受,處處與台灣為難,正說明台灣國際地位的重要,呼籲台灣人民,可以看到方向,堅定信心,重燃希望。

辜寬敏聲明全文如下:

重啟制憲運動凝聚國民意識

我向最親愛的國人正式宣佈,成立台灣制憲基金會,全力推動制定台灣新憲法,同時呼籲所有台灣人民,全力支持。

邁向正常國家

我們是好國好民。人民勤勉熱情,土地殷實豐饒,山河洋海壯闊,文化物種多元,屢屢被評為最適宜人居,對觀光客最友善的國家。許多外國朋友跟我說,一天之內可以由城市出發,上山欣賞如阿爾卑斯山的景致,再到廣闊的太平洋岸,進而探索鬼斧神工的斷崖峽谷,全世界只有台灣。在這裡,趴趴走不怕迷路,夜晚不怕暴力威脅,手機弄丟不怕找不回來,交通亂中有序。他們遊歷世界各地,一旦呼吸到台灣的氣息,聽見台灣的聲音,立刻知道「噢,這裡是台灣。」

台灣人民享有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主體性意識也不斷確立。經濟表現在世界的前段班,又經由不流血革命,贏得舉世稱羡的民主成就,在國際評比名列自由度最高的國家。現在,批評政府不怕被抓,發表意見不怕有人敲門,寫書不會被沒收,創作題材沒有禁忌。雖然還有很多衝突,但我們認真面對問題,勇敢嘗試解決。「噢,這裡是自由的台灣。」

雖然短時間有這麼多的成就,但台灣並不是一個正常的國家。台灣雖擁有國際法上構成國家的所有條件─領土、人民、有效的政府及與其他國家交往的能力,卻不被當成獨立的國家對待,成為國際孤兒。問題出在我們的國家定位不明,也沒有屬於自己的憲法。

屬於台灣人民的憲法

憲法是人民集體意志的表徵。它界定政府與人民的關係,規範治理的模式,保障基本權利,也承載了共同體的性格。一部有靈魂的憲法,要通過民主程序的審議,也能揭櫫國家之所以存在的理念,召喚國民於危機中捍衛它的價值與精神。

數千年來原住民擁有台灣,遠渡重洋,使福爾摩沙成為南島語系之發源。四百年漢人的移民墾殖,蓽路藍縷。東亞地緣政治的角力中,政權來來去去,移民社會的台灣人民,始終沒有機會,建立自己的國家,制定屬於自己的憲法。

二次戰後日本放棄台澎主權,台灣誰屬有待國際決定,中國國民黨政權卻聲言「光復台灣」,將《中華民國憲法》帶到台灣,作為延續其統治的工具,民主機制全遭凍結,人權受到嚴重侵犯。在前輩的犧牲努力與國際的壓力之下,民主在台灣萌芽,但至今仍無法迎接新憲法。

國際需要獨立的台灣

世界原本期待中國改變,它卻走了回頭路。貿易沒有帶給中國人民自由開放,反得到更加極權,任期可以無限延長的領導人。強大後對外擴張,在海外實行經濟控制與掠奪,改變國際規則與秩序,又用各種手法竊取機密,用銳實力顛覆各國。

受害最深的,就是台灣。中國利用台灣的開放社會,侵蝕台灣民主,意圖併吞台灣。之所以有這樣的破口,是因為台灣國民還沒有堅強的國家意識。延續「中華民國體制」,將壓抑台灣主體性,甚至出賣台灣的主權。拒絕接受中國統治,捍衛自由民主生活方式,是所有台灣人民的使命。

從重返亞洲,到印太同盟,各國對中國的戰略,已經改變。中國的崛起,既非和平,也非良善。一個懼怕自己人民,任意侵害人權,以高科技打造監控社會的政府,不可能長久存續。國人必須認知,經濟上依賴中國,政治上屈從其霸凌,不是台灣的活路。我們必須思考,以平等尊嚴的地位,並以獨立國家的身分,與中國比鄰而居。

台灣位居東亞戰略要衝,又瀕臨台灣海峽重要國際航道,與東北亞及東南亞各國,唇齒相依,是第一島鏈的樞紐,位於印太同盟的中心。在美中抗衡的新局,自由、民主、獨立的台灣屹立不搖,是亞洲安全繁榮之所繫,也符合國際利益。不是只有台灣需要國際;國際也需要台灣。

承認台灣的獨立國家地位,同樣也是中國必須面對的課題。作為一個大國,如何對待周邊國家,以怎樣的態度面對台灣民主,是心胸開闊,還是訴諸威嚇、壓迫、甚至武力,全世界都在看。狹隘的民族主義,不構成反對承認台灣為獨立國家的理由。同為移民國家,新加坡雖為比例甚高的華人社群,絲毫不妨礙其成為獨立的主權國家。

國際情勢已經改變。台灣成為完整的獨立國家,是歷史之必然。

制定台灣新憲法

民主前輩透過思索、倡議、深耕與犧牲,換來活力進取的民主體制。今日我們仍有制定台灣新憲法,鞏固台灣獨立自主國家地位的必要。

為了推動由台灣人民制定,維護台灣主權的新憲法,本人成立台灣制憲基金會。我們的目標,是建構正常國家,加入國際社會,同時鞏固民主程序,健全人權法治,重新建構屬於台灣的價值與精神。這部新憲法,必須符合台灣社會需求,足以因應環境永續、世代分配、社會團結、族群共生等當代迫切議題。

我們希望發起體制外的全民運動,透過研究、論述、宣講、與公眾教育,結合公民社會的活力,進行制憲運動,以凝聚全體國民意志,達成制定台灣新憲法的目標。懇請各界協助、指教。

我已經九十三歲,餘下的年日,最希望看到的,是我所心愛的台灣,成為健康的、正常的國家,人民能夠享有自由民主的生活,進取的迎接世代的挑戰。最令我憂心的,是人民對未來迷茫,被誤導欺騙,因眼前的問題而憤怒失志。

台灣以怎樣的存在來面對中國,是最關鍵的問題。緃觀國際局勢,正朝著有利台灣的方向發展。中國勢力看來強盛,只能維持一時,不能長久。中國之所以不顧台灣人民感受,處處與台灣為難,正說明台灣國際地位的重要。希望我心繫的台灣人民,可以看到方向,堅定信心,重燃希望。

就讓我們堅持憲法、國家、人權的願景,勇敢創造台灣新憲法,完成我們對現在及將來世代的使命!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