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偉觀點:兩岸和平40年,會被台灣獨立戰爭打斷嗎?

2018-12-25 06:40

? 人氣

總統府元旦升旗典禮的陸軍儀隊。(資料照,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提供)

總統府元旦升旗典禮的陸軍儀隊。(資料照,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提供)

1979年元旦,這是一個非常值得台灣人民歡呼的日子。這一天中國人民解放軍根據國防部長徐向前的命令,宣布從此停止炮擊大小金門與附屬島嶼。馬祖因孤懸海上,距離解放軍砲火的有效射程太遠,砲擊其實沒有作用。自1958年八二三炮戰以來長達21年解放軍對金門的單打雙不打,就這樣改為從此都不打。同日也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在《人民日報》上發表《告台灣同胞書》,這也是歷史上到現在的最後一次中共的告台灣同胞書。

其中主張應儘快結束中國的兩岸分裂局面,並提出了結束兩岸軍事對峙、開放兩岸通航、通郵,及擴大兩岸交流等方針。兩岸關係與中國同全世界的關係,從此進入一個新的時代。兩岸擱置爭議停止交火,開放兩岸交流,以使得中國大陸與台灣經濟利益最大化的思想開始形成。始終堅持統一的北京也當然在其中順勢附帶以商圍政的小算盤,但兩岸在台灣不公然宣布法理獨立的前提下,北京不主動使用武力解決台灣問題,甚至在介入台灣內部事務時也可能表現在表面上趨向謹慎保守。兩岸持續到現在不獨不武不統的態勢基本成形,40年來成為台灣人民想要維持的那個「現狀」。

1979年元旦,《人民日報》發表《告台灣同胞書》宣告停止砲擊金門。
1979年元旦,《人民日報》發表《告台灣同胞書》宣告停止砲擊金門。

與此同時的是文革結束後第三次復出,中共奇蹟式的領袖,被毛澤東與紅衛兵在文革時期精準地預言為走資派的鄧小平,心中有一個完整且宏偉的治國計畫。日後創造了震驚世界的奇蹟,但是這個計畫真正的總設計師,其實是天不假年的劉少奇。在1950年代末期毛派頭腦發熱三面紅旗造成的,餓死幾千萬人的經濟大災難後,原先在權力位置上就被預訂為毛澤東接班人的國家第一副主席劉少奇,在1962年1月的中央幹部擴大工作會議(俗稱七千人大會),提前接任毛澤東的中國國家主席位置,出面收拾殘局。

劉少奇接任國家主席後所採取的務實治國方針,在文革時被毛派嚴厲批判為「對外三和一少,對內三自一包,內外相互呼應」。亦即北京在外交上要保守穩健,對美帝與蘇修,以及以印度為首的各國反華勢力態度要和緩,對各國民族解放運動的援助要少。在內部經濟上實施開放搞活,允許農民可以擁有自留地、在自由市場交易國家徵收完畢後剩餘的農產品及自負盈虧;「一包」即包產到戶,這其實就是後來鄧式改革開放的濫觴。這也就是之後文革中劉少奇與鄧小平後來一起被指為走資派,劉最後被紅衛兵虐待致死的原因。

1962年劉少奇繼任中國國家主席後,採取的內外改革路線與新經濟政策。在短時間內被證明為極其有效,中國經濟開始出現明顯的復甦。權位薰心的毛澤東開始相信,原本中共黨政大權一把抓的他,現在把國家主席的位置交給劉少奇還不夠,不久後他連黨主席也要讓出來由劉少奇繼任。於是毛悍然組織紅衛兵發動文化大革命,奪回1962年交出去的權力,打倒了劉少奇與劉少奇在政治上最重要的兩名助手-黨總書記鄧小平與副總理陶鑄。

二把手劉少奇亦遭批鬥。
文革期間,二把手劉少奇亦遭批鬥。

文革結束後,劉鄧陶反黨集團這時只剩下鄧小平一人還活著。與劉少奇一樣,為堅持改革開放的夢想付出巨大代價的鄧小平,把達成中國的改革開放事業變成自己的畢生信念。經過兩年時間重新奪回權力,終於與黨內其他受到過毛澤東迫害的人士戰勝了主張一切率由舊章的凡是派,凡是派主張「凡是毛主席作出的決策,我們都堅決維護;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們都始終不渝地遵循」,與改革開放針鋒相對。

1978年12月18日至12月22日中國共產黨第十一屆中央委員會第三次全體會議,簡稱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在北京舉行。在稍早的1978年11月10日到12月15日,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召開了歷時36天的中央工作會議,並且由三中會議加以確定其結論。會議否定了「以階級鬥爭為綱」、「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理論」,結論是黨的中心任務現在開始是經濟建設。中國共產黨的性質從這時起由左傾狂熱病改為傾向商人資本家,直到如此。

就像是劉少奇在位時所採取內外相互呼應的政策一樣,鄧小平採取內政改革開放,為了吸引外資就不能不與歐美日為首的西方國家開始和解。使得早已期待與北京建交的中美、中日關係正常化,提上日程。挖走台灣最重要盟邦美國的同時,北京也以同日對台停火作出交代,向西方國家保證不以武力解決台灣問題。並且在《告台灣同胞書》中也明確表態,努力推動兩岸交流,歡迎台商台資參加中國的改革開放,有錢一起賺。

鄧小平被視為中國改革開放的舵手。(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鄧小平被視為中國改革開放的舵手。(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而1979年初對台灣的經濟發展,也一樣意義非凡。1月10日,新竹市東郊金山面擴建動土成立以電子代工為核心的專業工業區——新竹科學工業園區;於1980年12月15日完工,並同時成立「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科學工業園區管理局」,開始台灣製造業從勞力密集產業向高科技電子產業轉型的萬里長行。從這時起我們開始有了張忠謀與台積電,我們有了與微軟與英代爾共同合作的那個MIT的新定義。新竹科學園區的建立就是蔣經國所說的「今天不做,明天就一定會後悔」,其中最為光輝耀眼的那一頁。如果沒有40年前建立的竹科的話,今天無人敢想像台灣經濟的悲慘面貌。

台灣朝野至今對有沒有92共識與甚麼是92共識,現在還莫衷一是吵得不可開交。但是其實在1979年初的這個關鍵時刻,兩岸雙方雖無任何達成口頭或文字的合致,就已經完成一個行動中形成的共識-那就是「停止敵對,拚經濟」。

在冷戰時擔任過雷根政府重要幕僚,以「中美能否避免修昔底德陷阱」而近年更加聞名於世的,美國重要國際關係學者格雷厄姆・艾利森12月來台發表的幾場演講,認為中美的衝突最終還是有希望可以避免的,戰爭不是註定無法修改的命運。其實中美在未來的幾十年內要爆發衝突,唯一可能的戰場就是台灣。雖然天然獨時代並不在乎這個,但是對已經享受40年和平發展經濟的紅利台灣人來說,戰爭在政治上是一個永不可以接受的選項。如果美中台三方都能繼續保持這個在1979年就形成的共識-「停止敵對,拚經濟」。避免戰爭有這麼困難嗎?

由衷期待我們在下一個40年中仍能享受和平日出的光輝,新的一年,祝福台灣,祝福中國,祝福世界上所有愛好和平的人們!

*作者為台大國發所博士生,律師考試及格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宗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