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機會其實一直都在!專家精闢解析「中國市場現況」,抓住2大關鍵更容易成功!

2018-12-13 08:30

? 人氣

中國QuestMobile CEO陳超表示,創業機會還有,就在年輕用戶群和下沉市場。(示意圖,非本人)(圖/pakutaso)

中國QuestMobile CEO陳超表示,創業機會還有,就在年輕用戶群和下沉市場。(示意圖,非本人)(圖/pakutaso)

2018年11月27日-28日,第六屆WISE大會——「WISE 2018新經濟之王」如期而至。在這個不斷變化、充滿焦慮和不安、卻又英雄輩出的時代,我們一起見證著新經濟之王的誕生。我們認為主要由科技創新和資本擴張所驅動增長的經濟模型可以被認為是新經濟,這個領域裡有許多正在高速成長的,了不起的新經濟公司。從任何角度來看,他們既顛覆了行業,也推動了行業發展,更深刻地改變著我們每個人的生活。

去年底,QuestMobile陳超曾經做過兩個預判:2018年中國移動智慧設備的增量規模下降;2018年App的用戶使用時長增長會陷入停滯,開啟零和博弈。不過一年後再看,這個判斷只說準了一半。

2018年,陳超發現儘管智慧設備出貨量增速在放緩,但因為新行業的出現,以及創業者對新用戶群的挖掘,一些移動端App的用戶量以及用戶使用時長都出現了增長。比如在過去的兩年裡,三線及以下城市為電商行業貢獻了78%的新用戶,在這樣的背景下催生了拼多多這類新電商巨頭;流量資費的降低、對於碎片化時間的利用以及短視頻產品的爆發,讓使用者日均App使用時長從4小時提升到近5小時;而小程式的出現也推動微信的日均用戶使用時長從80分鐘上升至近90分鐘。

三四線城市的年輕用戶的增速,達到了大盤增速的3倍以上。

「我認為機會一直都在,它只會從一個機會轉到另外一個機會,所以上一個時代的結束,是一個新的時代的開始。」他在36氪WISE「新經濟之王」表示。 

以下是QuestMobile CEO陳超的演講實錄,經36氪編輯略有刪節:

在新經濟領域大家對於QuestMobile的名字不是特別陌生,可能大家在各種場合看到我們的資料,因為幾乎所有著名的互聯網公司和頂級投資機構都通過我們的資料進行分析。從宏觀來講,通過資料可以看到市場的趨勢,從微觀講,可以看到消費者行為的變化,以及在各個行業內的競爭情況。

在去年的這個時候,我們對2018年中國移動互聯網的發展做過一些展望。當時宏觀方面講了兩點:第一,我們認為在2018年中國的移動智慧設備的增量將下降到3000萬到4000萬的量級,第二,我們認為用戶使用時長有可能保持停滯不前。這個市場有可能變成一個零和博弈的市場,在零和博弈的市場,如果這個APP的時間長了,另外一個APP的時間就會短。一年過去了,我們回顧當時的預測,我們只說對了一半。

進入2018年,很多的增速都在放緩:GDP的增速在放緩,人均消費的增速在放緩,智慧設備的增速也在放緩。可能這是有移動互聯網以來,第一次移動設備的增速比GDP的增速還要慢,10月份智慧設備同比增長是同比4.2%。當然,由於現在已經有11.2億台的智慧設備,即便是不到5%的增長,我們仍然有3700萬的增量。

這一部分增量,我們很容易理解更多是從年輕人群產生的。這個年輕人群我們又把它分成了兩部分,一部分是生活在一二線城市的90後,一部分生活在三四線城市的90後。我們會發現在城市裡的年輕人的增速,是大盤增速的兩倍,而在三四線城市的年輕人,它的增速達到了大盤增速的3倍以上。

這幾千萬的年輕人,他們的生活習慣和使用習慣和我們是不一樣的,可能會催生很多新需求。同時我們也在想,如果在10月份增速已經降到了4.2%,2019年會不會增速更低呢?如果大盤的增長速度更低,是不是就沒有機會了呢?

我們不這樣認為。用電商舉一個例子:在過去兩年,一線城市和二線城市新電商的用戶增長相對有限,但是在三四線城市,這個增長的數量達到了35%和46%。也就是說,在過去兩年裡,78%的電商新用戶來自於三線以下的城市,也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們會產生像拼多多這樣新的電商巨頭。所以即便是大盤的人數和設備數沒有太多的增長,我們在各個細分的領域滲透度不斷提升,依然有很大的提升潛力。

我們再看一下時長。我們當時預測時長不會有大的增長,有兩個基礎判斷:第一,2017年每一台智慧設備每天被使用的時間達到了4個小時,這已經是非常長的時間了,且在2017年全年幾乎沒有什麼增長,所以我們判斷零和博弈的時代已經到來了——這個APP的時間多,那個APP的時間就會變少。

但2018年讓我們非常驚訝,從今年開始,單日使用時長在迅猛增長,特別是2018年的下半年,這個數字已經達到了將近5個小時。一開始我們想是不是因為短視頻的原因?如果是,應該有其他App的時間被侵蝕,但其實大多數App也沒有下降。

後來我們發現年初政府要求三大運營商大幅降低了資費,原來一個月幾個G的流量可能還要省著點用,現在是包月流量了,很多碎片化的、戶外的時間,現在也可以接入互聯網。比如在北京,一天通勤的時間2個小時,這2小時都可以用來看視頻、聽音樂、可以接入移動互聯網。

現在每天多出一個小時上網時間,我們很好奇時間去哪兒了呢?我們發現在所有的移動互聯網產品使用時長裡面,移動社交占了大約30%,移動視頻占了將近20%,系統工具(包括流覽器、搜索)佔據了大約10%。也就是說,這前三大的品類佔據了整體時長60%左右。如果把增量拿出來單獨分析,會發現在所有的增量裡,移動社交佔據了30%,移動視頻也是將近30%,剩下的品類加起來只貢獻的40%。

視頻行業更好理解一些,因為我們都看到了短視頻的爆發,抖音的快速增長,它們開闢了一塊新的戰場,新戰場貢獻了增量。但移動社交是一個滲透率很高的行業,基本上每一個人的智慧設備上不可能不裝微信,它的人群基數並沒有大幅增長,那麼增長從什麼地方來呢?

我們看了一下微信單設備使用時長的變化,在2017年趨勢是略有下滑的,作為一個用戶也有這樣的感知:比如花在朋友圈上的時間變少了,導致微信的總體使用時長有了下滑。但在去年年底,微信上線了跳一跳,改變了消小程式的入口,從今年開始微信單日單設備使用時長有了大幅的提升,平均使用時長從80分鐘漲到了近90分鐘。微信每天有超過7億個DAU,每天多出來10分鐘,這意味著1.2億個小時,這是多麼巨大的機會。

這裡面很大一部分,是小程式的機會。我們是唯一一家獨立協力廠商能夠監測到所有主流小程式DAU的資料。我們認為,在2018年如果不看微信小程式,可能無法看到中國移動互聯網的全域。為什麼這樣說呢?我用OTA行業舉一個例子。如果不去看小程式,只看APP,攜程和去哪兒是行業的前兩名,同程藝龍只有600萬左右的MAU。但如果加上小程式,同程藝龍的小程式,達到了超過1.4億,是App端MAU的20多倍。同程藝龍在上市當天實現了暴漲,這和小程式的貢獻密不可分的。

在前100名的小程式中,騰訊系的公司占到了將近一半,仍然有三分之一的小程式是非BAT的互聯網公司。特別值得注意的是,這裡面有9個是個人開發者,這在APP端是不可能看到這個情,就是前100名的APP不可能有個人開發者。把視野拓展一下,前2000名小程式,超過四分之一是遊戲小程式,然後是實用工具、移動購物、生活服務、教育培訓、數位閱讀、新聞資訊等等。

接下來談談我們看絕對時長的增長,以及相對市場的增長。我們把監測的22個品類同比的相對時長的增長做了排序。前兩名是智慧設備和音樂服務,漲幅是其他行業的2倍到3倍。我們都認為互聯網是一個贏者通吃的行業,例如在前十名的月度使用時長集中度可以看到,移動社交占到了99%,移動音樂占了98%,而恰恰是增長最快的這兩個行業,它的集中度還相對比較低,沒有形成巨頭壟斷。通常我們認為,增速非常快、集中度沒有那麼高的行業裡,是有可能出現奇跡的行業。

總結來說,認為新的機會來自於新人群,這些人群更加年輕、更加下沉,這些人群可以催生出很多新的需求。新的機會也蘊含在以小程式為代表的新使用場景,以及與傳統行業結合滿足特定人群需求的新行業。前一段時間我在36氪上看了一篇文章,這篇文章說2018年有可能是中國互聯網產業黃金時代的結束,但是我認為機會一直都在,它只會從一個機會轉到另外一個機會,所以上一個時代的結束,是一個新的時代的開始,我們也希望看到新的創業時代裡能夠出現更多的新經濟之王。

文/孫然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36氪(原標題:QuestMobile陳超:創業機會還有,就在年輕用戶群和下沉市場 | 2018 WISE新經濟之王)

責任編輯/趙元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