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偉觀點:盡速改組促轉會,納入國民黨代表

2018-12-13 06:40

? 人氣

作者建議,政府可以「海量」三顧茅廬請現在無官一身輕的國民黨前主席洪秀柱,加入促轉會的相關工作。(資料照,柯承惠攝)

作者建議,政府可以「海量」三顧茅廬請現在無官一身輕的國民黨前主席洪秀柱,加入促轉會的相關工作。(資料照,柯承惠攝)

促轉會自從「東廠事件」爆發,正副主委請辭後至今仍都懸缺。形成一個人事上的不穩定狀態,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10日審促轉會預算時,國民黨立法院黨團強力杯葛議事,不僅欲直接抽走代理主委楊翠座椅,更將官員列席桌翻倒,要求在促轉會全面改組前不得審查預算,並提出散會動議,最後會議僅進行約10多分鐘,主席就宣布散會。

此外前主委黃煌雄同日也發文表示,促轉會要浴火重生勢必要有堅定意志、決心以及付出代價的準備。當務之急就是找出具社會公信力的新主委,並賦予全權及時間組成新團隊,提出經得起現實政治及歷史長河檢驗的總結報告。

而在新團隊人選方面,黃煌雄建議,要以現行團隊成員同質性比重太高為戒,兼顧功能性和代表性,不宜偏頗,守住最基本的行政倫理。

前主委黃煌雄這番讜論,對於現在團隊成員同質性比重太高引以為憂,這應該是綠營以外的全民共識。而促轉會的相關組織法規當中,因並未明文規定正副主委出缺時,代理主委如何產生,因此由行政院比照NCC等獨立機關,從委員之中指定代理主委。在法制上這樣做確實可能有法源依據為何的爭議,藍營的抗爭確實並非無的放矢。

更嚴重的問題在於促轉會在兩波撤銷不當的白恐相關判決時,其權力已經超過司法機關,事實也在對國民黨實施某種形式意義上的審判。就如同日前飽受攻擊的代主委楊翠,在東廠事件發生後所曾指責國民黨那樣,她滿懷情緒地把國民黨說成是滿手血腥的魔鬼。所以按照以牙還牙的邏輯,國民黨當然現在在政治情勢有所轉變後,要給予楊翠迎頭痛擊,把稍早丟掉的場子給找回來。

20180921-國民黨立委黃昭順、王育敏、呂玉玲等21日於立院總質詢時,將寫有「張天欽們」的紙人掃入紙箱。(顏麟宇攝)
作者認為,促轉會團隊成員同質性比重太高,已是綠營以外的全民共識。(資料照,顏麟宇攝)

現在促轉會的體制,如果把其實把中國國民黨當成歷史審判台上被告的話,這個審判台前顯然缺少國民黨一方的辯護人。即使是罪大惡極鐵證如山者如鄭捷,受審時也應該有辯護人為他辯護,這種ABC程度的法治原理,現在完全是被踐踏的。而成員反國民黨同質性極高的促轉會,自己又身兼這個政治言論平台上的法官兼檢察官,採取的是現代文明法治早已不採的糾問制。被告如何心服?

作為唯一被告的國民黨,審判台前沒有辯護人,僅由一方圍毆被告的糾問制,缺失極其明顯。這就表示促轉會有極大權力,可以一面倒地整治作為被告的國民黨,張天欽9月的失言就來自這種不受抗衡節制的權力濫用。另一面促轉會所支持的家屬單方發言,也在輿論上形成一種局部偏向受害者後人的發言,無以矯正。

例如在本月9日促轉會在景美人權園區,舉辦的第二波撤銷刑事有罪不當判決儀式上,犧牲者家屬藍明谷的女兒藍芸若,就堅稱藍明谷戰後之所以加入中共,是因為他「看到國民黨殘暴的屠殺無辜百姓,因而投向共產黨,希望共產黨來拯救台灣」

可是在作家藍博洲的大作《消失在歷史迷霧中的作家身影》所描述的情況,完全與藍芸若說法不符。藍明谷與中共接觸的時間地點,該書則明確地揭示了是在1946年的上海。藍明谷當時就已經與當地中共地下黨組織一致行動,成為一名中共的重度同情者。倘若藍明谷與中共接觸經過實情如此,這與228屠殺有何關聯?藍芸若的說法把父親投共與國府屠殺兩件事在時間上發生的順序完全顛倒了,以後這些撤銷不當判決做出的史實定性,誰還敢相信?

228與白恐受害者與家屬所言,因為年代久遠等種種主客觀因素,有意無意之間有大量避重就輕扭曲事實的部分,也不必多加苛責。可是作為國家公權力行止所在的促轉會,若全部信以為真,且作為糾問者對國民黨一方指控的根據,在這個審判機制中完全失語的國民黨如何坦然接受?假如促轉會的工作目的就僅止於對國民黨濫行報復的話,那如今大勝之餘的國民黨採大動作強力反制,也只能說剛好而已。

因緝菸血案造成一死一傷,2月28日上午10時憤怒的群眾包圍專賣局臺北分局並焚燒物件(圖/二二八事件@wiki)
作者強調,228與白恐受害者與家屬所言,有意無意間「有大量避重就輕扭曲事實的部分」,「不必多加苛責」。(資料照,二二八事件@wiki)

國民黨立委在國會對楊翠人身上有所侵犯的話,當然有失文明態度。但現在既然連首任與前任主委黃煌雄都極力主張改組,當局就此事自然不宜置之不理。在任命正副主委與新的委員之際,何不順勢加入國民黨方的代表?如此國民黨方面自可心服口服,與其在國會堅持強力抗爭杯葛,不如也派人進來一起開會,找尋歷史的真相。藍營對具體事件有不同意見,爾後自當以理以證據服人,無須以肢體暴力相向。

更何況國民黨一方,現實上也不是找不到比楊翠有更親近親屬,家中也曾遭受白色恐怖迫害的更重量級政治人物。前國民黨主席洪秀柱,自幼也有過類似的受難者家屬經歷。當局如有此海量,大可以三顧茅廬請現在無官一身輕的洪前主席,加入促轉會的相關工作。以國民黨前主席的高度象徵性,自可平抑國民黨一方對於促轉會變東廠的疑慮。否則一個既無真相也無和解,公信力至少受到一半國民質疑的機構,如何能達到總結血淚傷痛歷史,錨定座標讓國家與國民重新出發的目的呢?

設若出現了在統獨立場分屬光譜兩端的代表人物,卻也同為白色恐怖受難者家屬的楊翠與洪秀柱同框,甚至相擁而泣的畫面。這不就是昭告了全世界,從此揮別舊日悲情過往,共同攜手前進邁向未來的國民總意志嗎?

促轉會前副主委張天欽下台前曾表示,為平復司法不法,將在2019年5月31日,也就是促轉會成立1周年前,將確定受償或回復權利的有罪司法判決全部案件予以撤銷,以平復受害者冤屈。張下台後此事目前仍然是促轉會的總目標,但這件浩大工程得要有藍營的參加,才可能表示國民確實的總意志,而不僅僅是某個政黨與陣營的獨角戲。

現在光以楊葉彭三專委女將獨力支撐全局,堅決不對她們眼中的壞人妥協。隨著下屆立委提名期間日益靠近,國民黨一方必定會繼續保持對促轉會全力杯葛,死磕到底的態度。那幾乎可以確定促轉會未來一年多將會一事無成,白白浪費納稅人的錢。望當局三思!

*作者為台大國發所博士生,律師考試及格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宗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