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美大戰
  • 大車禍!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風評:逼黃煌雄轉身走開的,就是蔡英文!

五月底,蔡英文總統主持促轉會揭牌;四個月又五天之後,促轉會主委黃煌雄請辭。(取自蔡英文臉書)

五月底,蔡英文總統主持促轉會揭牌;四個月又五天之後,促轉會主委黃煌雄請辭。(取自蔡英文臉書)

黃煌雄還是轉身離開了!「從承擔到放下」─黃煌雄寫下一紙請辭聲明,距離他就任促轉會主委僅僅四個月又五天。

在這段極短的時間中,黃煌雄有兩個月看不到公文、發不出薪水,才「步上正軌」不多久,就發生「東廠事件」,副主委張天欽請辭,而參與張天欽一起參與「東廠打侯非正式會議」的一眾人等,除吹哨者吳佩蓉第一時間與張天欽同辭之外,經促轉會調查後也辭職或歸建,形同整組解編,但是,風暴並未止歇,除了行政院允諾調查之外,立法院也組成調閱小組,黃煌雄同意國民黨立委調閱資料,卻又與會內委員意見不合,面對現實可以這麼說,黃煌雄從年初被提名、年中就任、到如今得願請辭,一直就在內外交相迫的窘境,而把他逼入絕境的不是別人,正是提名他的蔡英文總統。

提醒民進黨,東廠事件與「黨外精神」並不相容

黃煌雄在請辭聲明中,除了摘述他一生從政曾經推動「超越政黨輪替」的重大案例之外,有兩個重點:

第一,他引述蔡英文說動他「承擔」的關鍵用語:「我是民選總統,我代表社會民意,要求你承擔社會責任」,但沒明講「社會責任」到底是什麼責任?這是他對蔡英文的尊重和示警,因為蔡英文一再強調「轉型正義的重點在和解,不在鬥爭。」很遺憾的,蔡英文的「宣示」在之前與之後的發展都證實,只是場面話一句,對於「真相、責任、公義、和解」的認知,從內涵到方法論,顯然與黃煌雄的初心相距甚遠。

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他重申「東廠事件」(九一二事件),事前他一無所知,而事件所呈現的心態和觀點,與他三十多年來所堅持的「黨外精神」並不相容!

黃煌雄做為「黨外前輩」,身為後輩的蔡英文再不理解他,於提名前也該做好功課,既要請他承擔重任,又何以提名一眾與他理念基本不合的委員,甚至調動新聘的人員,亦多與他理念相左?以至於身為蔡英文最親信的夫妻檔之一的張天欽,膽敢屢屢(至少兩次)召開「非正式會議」,而張天欽之外的其他各組,情況大抵不會好太多,否則豈會淪落到看不到公文的地步?

20181005-「反省記憶-平復司法不 法之第一波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儀式」,促轉會主委黃煌雄致詞。(甘岱民攝)
才舉辦完「反省記憶-平復司法不 法之第一波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儀式」,促轉會主委黃煌雄就發表聲明請辭。(甘岱民攝)

黃煌雄早在近四十年前的黨外雜誌中就表述過他的主張:「國民黨由支配者走向競爭者,黨外由批評者走向競爭者;也就是國民黨與黨外分別由兩端走向健全化之路時,真正的民主憲政才能在臺灣得到正常的發展」,他認為「既微弱且淒涼的黨外,又只能在國民黨所特許的時間(選舉),才有機會公開向民眾講話」,揆諸爾後民進黨的「選舉路線」,在後來的三十年內,一路披荊斬棘,兩次中央執政迄今全面執政,有什麼錯呢?

錯亂歷史與現實,連學術討論會都不被見容

促轉會一面倒地主張「除垢式正義」,無視台灣民主三十年的發展,已經走到黃煌雄當年所述,曾經的支配者國民黨已經隨時會輸的競爭者,而黃煌雄筆下「微弱且淒涼」的「黨外」,也從批評者成為隨時會贏的競爭者,而這一切改變還搭配著法律制度的框架,促轉會錯亂歷史與現實,才會發生帶頭查抄國民黨智庫的荒唐舉動,混然不覺國民黨已經是依人團法合法登記的政黨,而他們查的樓甚至是民主化之後才購置的資產;當然,他們是不會多看一眼黃煌雄早在二00一年就完成的「國民黨產調查報告」;他們不肯承認國民黨的「民主化」、「合法化」,很大部份是在前總統李登輝手中完成。台灣的轉型正義早在李登輝時期就開始,即使做得不夠決絕,那也有賴民進黨的支持

促轉會混亂歷史與現實的結果,就會發生理當超越政黨的「獨立機關」卻硬生生成了政黨打手,「東廠事件」不是張天欽一人所為,與會者除吳佩蓉,皆為敲邊鼓甚至喝采不以為怪之人,連發言人楊翠都咬牙切齒痛批踢館促轉會的國民黨「雙手沾染鮮血」,她把「歷史的國民黨」,替換到現實的國民黨,而現實的國民黨處境即使未達「微弱且悽涼」,也庶幾近乎之。他們全忘了,促轉會的任務在「歷史的真相」而非「現實的黨爭」

甚至連黃煌雄早在接事前,與前行政院長江宜樺主持的長風基金會籌畫合辦政治學研討會,都成為不被諒解之由,長風基金會與國民黨無關,政治學研討會是學術討論會,不是政黨動員大會,與談者俱是國際知名學者,只是因為江宜樺曾為國民黨的行政院長,就不容於其眼,如果這是「轉型正義的學術之眼」,歷史豈不也只能有「片面之眼」?正義難不成要像政黨輪替,一而再再而三地轉之再轉嗎?

20180921-國民黨立委顏寬恒、簡東明、徐志榮21日於立院總質詢時,以「廢東廠」等標語佔領行政院長座位,要求行政院長賴清德道歉。(顏麟宇攝)
「東廠事件」延燒,成為國民黨立委杯葛總質詢的理由。圖為立委顏寬恒、簡東明、徐志榮於立院總質詢時,以「廢東廠」等標語佔領行政院長座位,要求行政院長賴清德道歉。(顏麟宇攝)

連法律正義都談不上,何來轉型正義?

最諷刺的是,這個以「轉型正義」為任務的機關,本身的存在就未盡符合憲政正義,這個頂樓加蓋的違章「二級獨立機關」,却明定不受《中央行政機關組織基準法》和《行政院組織法》限制,本身就是法制的矛盾;明明是兩年為限期的任務編組,卻還能報請延長且無落日,是開了「轉型」成常設機關的巧門;最嚴重的,「準搜索」與「準扣押」之權,甚至到了超越司法權的地步,既不必檢察官開搜索票,也不必經法院同意,倒是抗拒搜索扣押者得「限期」(七日)取得法院裁定,遑論片面認定的裁罰不勝枚舉,完全置憲法保障人民財產於度(法)外,這樣的行政擴權何來「正義」?

促轉會唯一的倚仗是,蔡英文提名的司法院大法官不會受理釋憲聲請案,最近才拒絕監察院聲請的黨產釋憲案,這又是一大反諷!

黃煌雄請辭,民進黨把責任歸咎藍營杯葛譏嘲他是「黃公公」(東廠),卻不問孰令致之?蔡英文的府院黨對他「獨善其身」無奈又有火氣,混然無覺黃煌雄在促轉會「孤立無援」的處境,正是蔡英文一手造成。

黃煌雄在內外交迫下轉身,是一記警鐘,告訴蔡英文:她掛在嘴邊的「轉型正義」心口逆反,「沒達到和解,裂痕加深,只剩下鬥爭」。若蔡英文又是只有火氣不肯聽,個人造業個人擔,黃煌雄當然只能獨善其身。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