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孫慶餘專欄:中國復仇民族主義大舉出擊!

圖為中國軍人參加與俄羅斯合辦的「東方-2018」軍演。(AP)

圖為中國軍人參加與俄羅斯合辦的「東方-2018」軍演。(AP)

中共「強國人」形象日益鮮明,除一帶一路、東海南海台海、西太平洋等「強權擴張」外,連最近觀光客大鬧瑞典、央視記者大鬧英國,都引起舉世矚目。因為中共就是有本領把國人在外鬧事當成外交事件炒作,讓雞毛蒜皮小事變民族主義或種族主義大事,讓中共理直氣壯聲稱(聲討)外國虧欠了他們。這種誇大「全世界虧欠我」,以利中共快意恩仇、到處興師問罪(洗雪「百年國恥」),就是復仇民族主義大舉出擊!

中國觀光客在旅館違規生事,被旅館報警請出,中共竟要瑞典政府「給個交代」。瑞典媒體拍攝短片提醒中國遊客勿隨地便溺,中共使館又指這是「種族主義」,並稱影片的中國地圖少了台灣及西藏,是「嚴重侵犯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嚴重違背媒體職業道德」。而央視記者到座談會找碴罵人,甚至不聽志工勸阻、動手打人,遭警方帶離,中共駐英使館竟反控英國「標榜言論自由,卻百般阻撓中國記者發言、侵犯人身」。一國外交單位如此小題大作,已屬不可思議,何況這位女記者及前述觀光客馬上在國內被捧為「民族英雄」(抗瑞、抗英鬥士?)!

中共從政府到駐外記者、觀光客的離譜行徑,早已行之有年,與中國的富強成正比;中國越富強,政府及人民(信奉「普世價值」的少數知識分子、民運人士例外)就越氣焰高張。台灣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中國大陸發源的SARS經香港侵襲台灣,造成全台人心惶惶、彷如世界末日,各界期待世界衞生組織援助台灣,中共代表不只阻撓,還說「誰理你們(死活)!」而新華社駐台記者因為中共的仇台、辱台而被要求離境,同樣丟下一句盛氣凌人的話:「還想搞分裂啊!」反正千錯萬錯,都是別人虧欠中國,中國永遠沒錯!

中國央視記者孔琳琳(YouTube)
中國央視記者孔琳琳在記者會現場飆駡出手打志工。(YouTube)

我個人對大陸觀光客的離譜行徑(「中國永遠沒錯」邏輯的延伸)也頗多見識。我常去散步的士林官邸,自從陸客來到後,女厠區周邊開始尿液四溢,氣得清潔婦大罵陸客尿道生歪了,全部尿到馬桶外,每天要不斷清洗(我還看到花圃中及沿路樹叢亂塞亂丟煙蒂、垃圾)。我也在中正紀念堂內看到地上小孩大便,看到外面櫻花枝幹被大力折斷,滿地狼藉。我更在台東海邊風景區看到供遊客餵食的魚圃,竟被陸客拿石塊丟擲,以傷害魚群為樂。

如果讀者或聽眾不健忘,日前中共外長王毅還在多明尼加否認中共「金錢收買邦交」,說台多斷交是因「台灣改變兩岸現狀」。而中共在新疆擴建集中營,聯合國指控中共囚禁逾百萬名穆斯林、關押對象擴及老弱婦孺、不准禱告及攜帶可蘭經、伊斯蘭教信仰完全禁止、只准接受共黨教育、只准信奉中共及習近平;如此證據確鑿的消滅歷史、消滅文化、徹底殖民統治,王毅在紐約答覆媒體詢問,竟義正詞嚴表示:「這是中國政府為新疆人做的好事。必須採取行動防堵恐怖主義,疆人都非常贊成政府的做法。」

(原來新疆維吾爾老弱婦孺也成了潛在恐怖份子!而且最近媒體報導三十萬南疆維吾爾人被秘密移送北疆,更讓人油然想起納粹德國「最終解決方案」的猶太民族大移送!)

中共在新疆設置「再教育營」,無論年齡、性別,都可能因為任何原因遭到關押,其中大多是被關押者是維吾爾族穆斯林。(美聯社)
中共在新疆設置「再教育營」,無論年齡、性別,都可能因為任何原因遭到關押,其中大多是被關押者是維吾爾族穆斯林。(美聯社)

為什麼中共從政府到人民敢對世界及中國內部少數民族大舉出擊?原因在於他們經歷多年洗腦教育,已從潛意識裡認定全世界虧欠了他們(要洗雪「百年國恥」),所以他們做出最不公正最離譜的事,也自認「理直氣壯」。而這種洗腦,正是中國有良心知識分子無法接受的事。美國學者夏偉的《富強之路》即引用劉曉波的話說,他認為中共最不可原諒的謊言之一,便是利用民族主義情緒,煽動人民對抗想像中的外國威脅、同仇敵愾、協助共黨洗雪「百年國恥」。

劉曉波害怕,這種「雪恥」意識會使中國由自認被欺凌的弱國轉為強國後,既欺凌自己人民,又欺負其他國家人民。他反對的改革,正是那種狹隘民族主義、以富國強兵的「國家主義」代替「人的解放」的改革。他寫道:「當狹隘的民族主義價值超越了普世的自由主義價值,而且有了壓倒性的民意支援時,愛國就等於是給強權暴政、炫耀武力和人性的殘忍下流提供辯護。」

以今天中共復仇民族主義的大舉出擊看,劉曉波十多年前的「預言」真是不幸而言中。這也難怪,對劉曉波先知角色「戒慎恐懼」的中共,當年會對頒他諾貝爾和平獎的挪威展開一連串報復,中共外交部還痛斥:「挪威政府支持挪威諾貝爾委員會的錯誤決定,已經侵犯了中國的主權和尊嚴!」「把奬頒給劉曉波,是鼓勵中國境內的犯罪,也是對中國司法權的侵犯!」

2018年7月13日,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一周年,香港紀念儀式(AP)
2018年7月13日,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一周年,香港紀念儀式(AP)

很多人以為復仇民族主義是西方產物,如1870年德法戰爭後法國的復仇意識及一次世界大戰後德國的復仇意識(六百萬猶太人的大屠殺見證了德國復仇民族主義的可怕威力)。其實世界最古老的復仇民族主義源自中國,由漢代到清代,由董仲舒到康有為,《春秋公羊傳》幾乎就是中國人政治及社會行為的最高指導原則。該書極度強調「大一統」、「天人合一」、「夷夏之辨」(天朝種族主義及唯我獨尊主義)、「復仇之說」。其中的復仇思想,特別是君父國家之仇,不只「九世之仇」(九世之前的仇)可報,「百世之仇」也可報,簡直就是「地老天荒、海枯石爛」報仇到底!

現代中國獨有的「百年國恥」思想(尤其對中日戰爭「百年不解」的仇恨),正是繼承這個遺產,只是中共把復仇意識發揮到極致而已。中國帝國時代的「天朝種族主義觀」及「固有領土觀」(即曾經屬於中國的地方必須永遠屬於中國),甚至已在中共統治下復興,要強加到周邊國家及世界各處。習近平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及最近《厲害了,我的國》宣傳影片,都是在提示該一任務。

然而,復仇民族主義真是中共正確的出路嗎?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非走這條路不可嗎?英國學者文安立《躁動的帝國》一書指出兩條道路:「一個選項是,中國可以在國勢強盛下,行徑逾來愈有侵略性,如同中國過去國勢衰弱時被侵凌,現在終於可以一報還一報。但如此外顯的敵意,很可能意味一個掙扎在過去、走不出歷史困境的中國。另一個選項是,中國依自身的價值和過去的教訓,與各國尋求合作。這樣的中國可以把注意力集中在和平的政治改革,並因此得到(國內與國外)更大正當性。」中共會選擇哪一條路,全世界都在密切注意。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