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建一觀點:覆巢之下無完卵,如果你是鳥呢?

2018-10-08 06:10

? 人氣

台灣的美好不在強國夢而在小確幸。圖為新北市府大樓入口處國旗拍照背版,洋溢濃濃的國慶氛圍。(圖/新北市民政局提供)

台灣的美好不在強國夢而在小確幸。圖為新北市府大樓入口處國旗拍照背版,洋溢濃濃的國慶氛圍。(圖/新北市民政局提供)

歷史悠久的中國傳統文化其實就是帝制文化,中國土地上從未曾真正出現過以個人為本位的民主。中國文化講到個人和國家間的關係時,不是讓人心生畏懼的「覆巢之下無完卵」說,就是依附關係的「皮之不存,毛將焉附」說。在傳統觀念裡「皮毛說」內的皮,當然是指國家,而毛則是依附於國家的普羅大眾;舉凡受過中華文化熏陶的人,經常不知不覺地傳頌這種信念。

「無卵說」或「皮毛說」是統治者以上位之尊說給天下蒼生聽的,意思是說你們都依附在我的保護傘下,最好和我一起打造強盛的國家,免得受到外侮危及大家的生活;這種比喻容易讓人誤以為只有強大的國家,才足以保護個人的安危與幸福。可是歷史的事實顯示人民為協助帝國強盛,往往得犧牲個人尊嚴,人人得隨時忍受帝王殘暴地踐踏,對許多國民而言,來自帝王的苛政經常甚於外侮;而舊社會「帝力於我何有哉」的阿Q通念,則像是一種自我催眠,讓我們誤認為帝王的濫權行為,若沒有侵門踏戶到自家身上,日子還捱得過的話,就可視而不見。經常接觸現代思潮的台灣人,要不要理性地反思一下「無卵說」或「皮毛說」,仍否經得起時代的檢驗?

首先檢視一下強國夢,全球目前有200個左右的國家,其中堪稱為軍事或經濟強國者屈指可數,我們捫心自問一下,強國人的生活真的比較幸福快樂嗎?你想若只有大國的人民才有幸福生活可言的話,那國家領土小、人口少又沒錢的居民是否都得苦瓜著臉過暗無天日的生活?我建議你可以去傾聽一下尼泊爾人的意見。此外,從我們不時看到的各種問卷調查都顯示,實施民主、個人所得稅從40%左右起跳的北歐小國和荷蘭,他們幸福快樂的指數不都名列前茅?再不然從我們日常生活的經驗也可發現:大公司員工的幸福感不一定比小公司的高,豪門的家庭生活不一定比貧苦家庭和樂,大人的日子更不會比小孩好過,所以強大才會快樂顯然是小人物的心理幻覺,並沒有客觀事實的基礎。

2018年7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訪阿拉伯合大公國,杜拜的「阿拉伯塔」映上五星旗(AP)
2無意侵略他國, 要什麼強國夢呢?圖為2018年7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訪阿拉伯合大公國,杜拜的「阿拉伯塔」映上五星旗(AP)

其次如果不想侵略別國的話,國家為什麼要追求強國夢呢?人類歷史顯示富強獨裁的國家,才有能力和意念發動戰爭,並經常窮兵黷武地侵略別國;本世紀的兩場世界大戰不就是這樣開打?所以國家富強往往是世界和平的災難,是破壞個人幸福快樂的凶手。以理性的觀點來看,若要追求幸福快樂,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不假外求地靠自己的努力;客觀的歷史事實告訴我們若聽從獨裁者冠冕堂皇的說法,想假他的手以國家力量替我們實現的話,反而會誤人誤己。既然個人的幸福和國家大小無關,強國往往又是破壞個人幸福的凶手,為什麼要深陷和中國統一的迷思?

西方社會在文藝復興後重新興起的民主理念,基本上認為政府是由人民選出的少數菁英組成,這些被選出來出任官職的人,是獲得人民的授權來管理公共事務,而渠等對公共事務的管理,應以謀全民有共識的福祉為依歸。簡單的說現代民主社會裡,個人和國家間的關係是委託性質的契約關係,人民藉由選舉將公共事務的管理委由少數菁英組成政府來執行,表現好的可繼續執政,表現不好的定期或隨時就可換手;因此在民主國家裡人民是主人,政府是我們僱來管理公共事務的機關,既然政府是公僕依我們的意旨換來換去,那政府怎麼會是「巢」或是「皮」呢?正確地理解應是自己的家才是皮或是巢,而毛卵應指被你扶養的未成年人。

西方民主的運作經過幾百年來的演變,已有超越國界限制的許多發展,以老牌的歐洲民主為例,歐盟27個會員國的人民,如今已不限於在自己的國家行使參政權而已,他們可用歐洲公民的身份周遊列國,自由地在各會員國內工作和居住並得參與駐地國的地方選舉;進一步說,當今民主國家的人民已有權選擇符合自己需求的國家居住,就像你買房買地一樣,只不過有錢或有專業能力的菁英比較容易隨時入籍他國罷了。此外,跨國企業或是國際間專業性、功能性的非政府組織興起,也對傳統的國家疆域或主權形成強烈的挑戰。

稀奇寶帶著美國星條旗同行。(取自推特)
美國的偉大不只在國家權力。圖為稀奇寶帶著美國星條旗同行。(取自推特)

因此,在民主國家裡人民和國家間的關係已有相當大的變化,人民的自主性大幅度地提升,自然人或法人常在不同的國家間趴趴走;而各國政府則不時要面對他國搶奪己國菁英的局面,也不停地要因應來自國內外組織所提出的政策建議。在菁英爭奪戰中,不擇手段的政府往往會對有興趣的菁英直接施予小惠,至於正派經營者則需設法營造出良好的財稅環境,提升政府的效能,減少干預人民的生活,俾讓人民能自由地揮灑自己的生命,追求自己認同的幸福;而為因應來自國際組織的政策建議,或甚至是法律訴訟,各民主國家往往也得以順應國際潮流的開放態度來面對這些挑戰。

台灣因獨特的政治局勢,使得台灣人在面臨國家選擇時,多了一個其他民主國家沒有的選項。目前台灣至少有50萬人具有選擇成為美國或歐洲人的實力;但是其他的台灣人最不濟也可回歸為中國人,因為對岸朝思暮想地歡迎台灣同胞投靠祖國,據了解跑得快的人還有早鳥優惠。鑒於中國有的是人,我覺得習近平心目中真正想要的是台灣這塊地,而不是人。有趣的是台灣在大家隨時可以選擇成為他國國民的情況下,並沒有分崩離析;大家每天吵吵鬧鬧地過日子,媒體每天津津樂道地對政府施政指指點點,許多人寧可選擇走向街頭叫囂抗議,也不願拂袖而去地投入他國懷抱。事實上許多旅居海外的台灣人不管是鮭魚似的返鄉也好,落葉想歸根也好,陸續回台定居的人日益增多,為什麼大家要留在台灣一起廝守呢?

20181003-國慶日將近,國軍進行分列式預演,P-3C反潛機飛過台北市上空。(蘇仲泓攝)
台灣的美好,不在強國夢而在小確幸。圖為國慶日將近,國軍進行分列式預演,P-3C反潛機飛過台北市上空。(蘇仲泓攝)

以我派駐海外20多年的親身經驗和觀察,我可以提供一種看法供大家參考:中華民族在經歷五千多年帝制文化仍執迷不悟時,老天竟陰錯陽差地在台灣播下民主的種子,這種子在先聖先賢奮不顧身地努力灌溉下,台灣蛻變成具有法治文明的芻型,接著再經過幾波學生運動後,大家普遍地體認到台灣確已徹底地實踐民主法治,不會走回原有的父權社會,因而可以放心地在此追求幸福快樂,不必移居到說外文的地方孤軍地奮鬥好幾代,所以旅居海外的台灣人不論老少,大家都喜歡回到台灣居住,想在這裡創造屬於自己的文明社會。

然近幾年來中國快速地崛起後,讓幸福快樂的台灣蒙上一層陰影。在強敵無所不用其極的虎視下,我覺得台灣人應儘早認清中國政府無法給我們想要過的生活,我們好不容易甩開和習近平同一模式的兩蔣統治,如今千萬不能因傳統迷思而助紂為虐。我認為面對強大惡意的中國,台灣人應冷靜地憑著理性和善念相互幫助,深耕自己的地方並強化經濟發展,同時我們應堅持民主法治的價值,一方面可藉此結合國際間志同道合的國家或組織來對抗鴨霸勢力;另一方面秉持著理性善念的話,則會讓我們心定地靜觀其變,等待柳暗花明的到來。

*作者為駐荷蘭經濟組組長沈建一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