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禁止拍片20年的伊朗導演,偷偷拍電影走私出國、奪影展大獎!

2015-10-26 15:00

? 人氣

伊朗導演賈法爾潘納希(Jafar Panahi)的新作《計程人生》屢屢獲獎!(圖/擷取自YouTube)

伊朗導演賈法爾潘納希(Jafar Panahi)的新作《計程人生》屢屢獲獎!(圖/擷取自YouTube)

只要一台最陽春的攝影機、甚至是手機,他就可以拍出一部精采的電影。被禁止拍片20年的導演賈法爾潘納希(Jafar Panahi)今年以新作《計程人生》(Taxi)奪下柏林影展金熊獎,這也是潘納希2010年被禁止拍片以來,走私出國的第三部片。他憑著這部片長僅82分鐘,還是在車上裝攝影機「偷拍」的電影抱走影展最高榮譽,一切不言而喻。

樸實紀錄人民生活 卻成國家罪人

在伊朗,電影人的路從來都不好走,文化與政治因素都讓藝術家飽受壓力,潘納希也因觸及伊朗當局的敏感地帶,多次被捕。2010年3月,潘納希和他的朋友計畫拍攝一部新片,在拍攝途中就被一群警察闖入家中,又被逮捕了!潘納希在5月進行了10天的絶食抗議,獲得全球聲援、保釋成功。但是,執政當局並未就此收手。 2010年底,潘納希被當局指控「危害國家安全、散佈不利當局文宣」遭判刑6年、禁拍影片20年,也不能寫劇本、不能接受外媒採訪。

女性不必只露出一雙眼,頭巾還有不同顏色!(圖/擷取自YouTube)
潘納希善於在電影中描寫形形色色的小人物故事。(圖/擷取自YouTube)

不過潘納希並沒有屈服,他依然偷偷拍片。同年,他拍攝《這不是一部電影》(This is Not a Film),記錄了自己被監禁家中的真實情況,全片利用家用攝影機和iphone拍攝、剪輯。最令人稱道的是,這部片利用一個迷你隨身碟,夾藏在蛋糕中偷偷運離伊朗,抵達坎城影展。當年影展封后的茱麗葉畢諾許(Juliette Binoche)在頒獎典禮上高舉潘納希的名字,大力聲援他。2013年,他又以類似的手法拍了《好戲不散場》(Closed Curtain),諷刺自己在伊朗的處境,奪下柏林影展最佳劇本銀熊獎。

而這次,潘納希在一輛計程車上裝了特殊的攝影機,自己喬裝成司機,就這樣開著車在市區載客。你可能會覺得,只是記錄運將的一天,內容應該很無趣吧?神奇的是,在潘納希巧妙的安排下,這82分鐘竟然毫無冷場。

計程車司機的一天 會有多麼戲劇化

出租店的老闆是潘納希的影迷,偷渡伊朗官方禁止的好萊塢片給民眾。(圖/截取自YouTube)
出租店的老闆是潘納希的影迷,偷渡伊朗官方禁止的好萊塢片給民眾。
(圖/截取自YouTube)

潘納希是許多伊朗人的偶像,電影中,其中一位乘客是出租店老闆,他一上車就認出潘納希,而這名出租店老闆搭計程車,竟然是要出去賣盜版光碟。伊朗是中國之外,內容審查第二嚴重的地方,所以很多電影都沒辦法進入伊朗,「沒有我大家連 Woody Allen 也沒得看,潘納希先生你也是啊!還有你兒子。」沒有他,伊朗的電影人或許也無法綻放出這麼驚人的創作能量。

當潘納希載到自己的姪女哈娜(Hana Saeidi)時,她正為了學校作業在拍攝「可以公開播放」的短片:「老師說可以播放的電影要尊重女性頭巾、好人不能打領帶、好人不要用伊朗名字,要用伊斯蘭聖徒的名字…為什麼你不遵守這些規定啊?」

結局極盡嘲諷 真實人生比戲劇更精采

潘納希下車沒多久,「碰」的一聲聽到車窗被打破,緊接著畫面消失,只剩下聲音,「找不到記憶卡,他快回來了!」「記憶卡下次再拿,快走。」真實的人生往往比戲劇更精彩、更意外。在潘納希作品中,每一個小人物,都代表著伊朗不同的面向,透過鏡頭,你可以看到政教合一的伊朗、愛看好萊塢片的伊朗、女權意識抬頭的伊朗、貧富差距極大的伊朗…,潘納希的鏡頭展現出這個國家最真實的樣子。

潘納希的姪女出席柏林影展領獎。(圖/Berlinale - Berlin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facebook)
潘納希的姪女出席柏林影展領獎。

潘納希許多作品在伊朗禁止上映,但偷渡到國際舞台卻屢屢獲獎。此次《計程人生》奪得柏林影展金熊獎、國際影評人獎,潘納希遭伊朗政府限制出境,無法到場,因此由他的姪女、也是演員之一的哈娜前往柏林替他受獎,她舉起獎座:「我太感動了,我說不出話來。」

「我愛我的國家,儘管遭受種種限制我仍不想在其他地方生活,我必須見證伊朗所經歷的一切。」潘納希的電影之路與反抗強權的精神,仍然會繼續下去。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