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照片讓伊朗女孩們勇敢摘下頭巾 拒絕再忍受合法強暴

2015-06-24 17:05

? 人氣

穆斯林女性佩戴頭巾表達自己的信仰,但不戴頭巾就是不虔誠嗎?1979年,伊朗法律規定女性外出必須戴頭巾,而在2014年伊朗更對近360萬名女性提出警告、甚至逮捕她們,只因她們沒有將頭髮藏好。

有些人相信戴頭巾可以更接近真主所以戴上;有些人是迫於伊斯蘭社會的價值觀而戴上;同時,也有許多想法較開放的穆斯林家庭拋開既定印象,不再要求家中的女性佩戴頭巾。

一張照片讓女孩紛紛勇敢拿掉頭巾

阿琳娜嘉德(Masih Alinejad)是一位伊朗女記者,她從小就不明白,為什麼女人一定要戴著頭巾,把自己藏起來。有天,阿琳娜嘉德把自己戴著頭巾和沒戴頭巾的照片放上臉書,接著開始有其他女孩跟進,上傳自己的對比照片。就這樣,《我的秘密自由》(My Stealthy Freedom)在2014年誕生了。

333
阿琳娜嘉德(Masih Alinejad)是《My Stealthy Freedom》的發起人(圖/擷自youtube)

這是一個安靜而勇敢的社會運動,伊朗女人們冒著被警察逮捕的危險拋開頭巾,拍下一張張秀髮飄逸的照片。短短半年,《我的秘密自由》粉絲團就吸引了45萬人支持。

333
阿琳娜嘉德上傳自己戴頭巾與沒戴頭巾的照片,吸引其他伊朗女性跟進。(圖/擷自youtube)

這個活動快速擴散的程度讓伊朗政府採取了一些行動。

政府趁著阿琳娜嘉德人在倫敦的時候,便透過媒體散布阿琳娜嘉德在倫敦吸毒的假新聞,企圖毀壞她的聲譽。阿琳娜嘉德知道,為了自己的安全,她不能回去伊朗了。

333
響應活動的女性拍下自己沒戴頭巾的照片(圖/擷自youtube)
333
也有男性一同入鏡,表示對活動的支持 (圖/擷自youtube)

阿琳娜嘉德現在在美國生活,她讚嘆著周遭的自由氛圍,「在美國,包著頭巾的女人和沒包頭巾的女人擦身而過時,沒有指指點點、也沒有異樣的眼光,這是多美好的一件事!」她很希望可以把這樣的自由,帶回自己的國家。儘管在美國她可以無拘無束,但伊朗還是她的家,她沒有一刻不想回去。

333
無論相不相信頭巾的宗教意義,都是伊朗的一份子。(圖/《My Stealthy Freedom》臉書專頁)

女人不須用遮蔽身體來凸顯自己的道德,是伊斯蘭女性捍衛身體自主權必須要突破的第一道防線。當然,我們也不能誤解成戴頭巾就是歧視女性,這其中蘊含的宗教意義亦是無法割捨的部分。

這是一種社會習俗和傳統,每個人都有權選擇要不要遵守。「女人有權利決定自己想要成為的樣子。」這是作為人最基本的、控制自己身體的權利。

333
戴頭巾的女性用文字表達:我相信頭巾的含意,但討厭規定佩戴頭巾!(圖/《My Stealthy Freedom》臉書專頁)

伊斯蘭女作家娜吉瑪(Nedjma)曾出版小說《杏仁》(L’amande),內容書寫真實性愛經歷、大膽露骨引起文壇譁然,更同時打破宗教和種族的禁忌。娜吉瑪曾表示:「在伊斯蘭世界,寫這樣的一本書,尤其是由女人來寫,是相當危險的,簡直是一種自殺行為。」

333
自由地讓風吹過髮絲,是每個人都應該擁有的權利(圖/《My Stealthy Freedom》臉書專頁)

穆斯林女性不佩戴頭巾會面臨被戴捕、被社會指指點點的風險,更別說是書寫情色作品了,女作家所面臨的危機與壓力都是令人難以想像的,就如娜吉瑪所說,這樣做在伊斯蘭世界是「有生命危險的」。

333
解放頭髮,是伊朗女性勇敢邁向身體自由的第一步(圖/《My Stealthy Freedom》臉書專頁)

即使如此,穆斯林女性仍渴望拿回身體的主權,決定自己身體的樣子、書寫身體的經驗。娜吉瑪在新作《激情的沙漠》(D’ambre et de soie)再一次揭開保守社會中的情慾世界,她說:「只有在女性明白自己不必忍受合法的強暴,男性也不再將女性視為奴隸或次等人類,愛情才有可能發生。」

000
 

每個人都有權利決定自己的身體,無論是讓風自由地吹過髮絲、還是書寫創作,如果相信頭巾的意義,認為戴頭巾讓自己的信仰有所依歸,那就戴上它。

這場美麗的運動持續進行著,不僅是反對國家對女性的限制,更要衝破傳統伊斯蘭社會對女性設下的藩籬,不論未來會有怎樣的成果,都是伊斯蘭女性勇敢邁向身體自由的一步。

《My Stealthy Freedom》臉書專頁至今已吸引超過84萬人按讚,歡迎你一起見證這場溫柔又堅毅的運動。

《My Stealthy Freedom》臉書專頁

《My Stealthy Freedom》官方網站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