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節沒吃大餐又怎樣?她細數伴腦傷丈夫找回記憶之路,全家健康才是最真實的祝福

2017-08-08 11:01

? 人氣

一場車禍會改變多少段人生?2013年一個平凡的日子,在電視圈擔任燈光師多年、人稱「小朱師傅」的朱志誠去接小孩,沒想到這一跨出門,就意外因為車禍幾乎喪失所有記憶。在時好時壞的艱難治療日常裡,太太燕子(林燕雪)隨侍在側,只為陪伴丈夫找回過去那些甜蜜回憶……。四年了,他們依然沒放棄。(本文主圖翻攝自Happymove 好人好事快乐网@Youtube,僅為示意,與文中人物無關)

搬回台北之後,我積極尋找治療腦外傷的醫師,帶著老爸與病摘,掛診求助。有一次在洪蘭教授演講結束,我還直奔到後台找她,請教她有關腦部受創的知識。醫師們聽完他的傷勢後,都無法給我一個明確的答案或方向,大部分都是安慰我幾句,要我試著接受,因為能活下來就很難得了。我還記得,洪蘭教授親切的拍拍我的肩,要我堅強。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我每天想的都是如何救你?怎麼做對腦傷最有幫助?只要一有異樣,就算只是些微的變化,我一定馬上掛診詢問醫師;記下專有名詞,回家立即查資料。看到相關書籍就買回家看,哪怕只有一小篇幅提到海馬迴、前額葉、腦創傷的文章。我相信勤能補拙,我一邊照顧你,一邊進修相關知識與照護技巧。

在離開恩主公醫院三週後,我們自費等候振興醫院的病房。入住當天,我主動出擊告訴醫師,我在家裡的觀察與疑惑,經過再次檢查,發現腦室腫大(水腦症)。馬上安排手術後,接著便在三軍總醫院進行高壓氧治療及右肩膀的手術。一路過關斬將,最後,在國泰醫院汐止分院放慢腳步,開始了漫長的復健之路。

(圖/方智提供)
自己研究醫療學問,燕子陪伴丈夫走過艱難的治療長路。(圖/方智提供)

醫師緣主人福,我感謝每一階段的每位醫師對我這個窮緊張家屬的包容,我有任何問題,無論是否在醫師的職責內,他們都願意且不厭煩的為我說明。你能有今天,除了自己的強大求生意志外,還有一路上貴人醫師的相助。我們接觸的醫院不是龍頭醫院,但都是你的救命恩人。求醫路上我也碰壁過,曾在朋友的安排下到知名大醫院求診,候診兩個多小時。醫師問診時,翻翻我帶去的一大疊病摘後說:

「這麼嚴重的腦傷能恢復成這樣,差不多了,我開兩個禮拜藥吃吃看,有需要再自己掛診回來看。」

我在家裡反覆背誦演練,要請教醫師的問題,還沒說出口就被請出診間。

離開診間,我推著你,稍不留神你還會不自主整個身子滑下輪椅。我跟媽媽一人一邊,托著你的身體、等候批價拿藥,心裡有淚卻流不出來。回家後,我把藥袋扔了,然後告訴自己:「再繼續找,總有辦法的!」

無論何種治療,都有一定時間的療程,有的快、有的慢,我看過有些家屬經過一兩年治療之後,慢慢將時間拉長或斷斷續續,這都是很可惜的。復健之路就像馬拉松,不能慌、不能急,也不能被外在環境所影響,每個傷者都有自己的復健步調,他們需要時間。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