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俊毅觀點:央行需要什麼樣的新總裁?

2017-08-08 07:00

? 人氣

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即將在明年任期屆滿。(陳明仁攝)

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即將在明年任期屆滿。(陳明仁攝)

中央銀行彭總裁即將在2018年2月底就要任期屆滿了,由於這個重要的職務不是服務少數幾家台灣的企業,而是要讓整體經濟運行平穩,所以對台灣經濟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也因此從去年底台灣各界就開始有許多的討論與臆測未來央行總裁的人選。筆者前幾天看到關於中央銀行新總裁人選選項的一則新聞〈從川普用人哲學 看央行總裁人選〉內容提及三個可能性: 一、可以從央行內部拔擢,二、從大學裡聘請經濟學者或教授擔任此職務,三、尋求職業政客。

筆者對前兩項沒有甚麼意見,並且大致同意其所指出的優缺點。但對於尋求政客成為新一任的央行總裁,老實說,在台灣這個以政治掛帥並且專業不被充分尊重的社會氛圍裡,則是認為非常不妥的選項。主要的理由是在二戰過後,從總體經濟學理深化的過程中與經濟的歷史事件上來看,經濟學界得到一個很重要的學術結論:央行必須適度地保持獨立性。

央行獨立性擁有許多優點,簡單來說,其中一個重點就是可以讓國民持續對本國貨幣有一定程度的信心,讓貨幣價值穩定度提高,減少經濟的動盪。

當指派政客成為央行的最高領導人時,就算他/她有財經專業的背景,但因為長期的政客身分或角色,導致在決策的過程中,會納入許多自身的慣性思維,具體來說就是選舉或其他政治因素的考量。也就是說會把財經專業放在一邊,聽命於指派他/她的老闆(們),因此在任期內一定會做出許多非財經專業考量的政策決定。

也許有人會問,既然都是政府指派的總裁,為什麼第一與第二選項所選出來的總裁不會受到政治干預呢? 沒錯,在高度政治化的台灣內部裡,也許不能保證不會受到政治影響,但這是機率發生高低的問題。筆者相信,從前兩項背景所產生的總裁,若相較於由選舉產生的政客們,由於在專業上有一定的堅持與較高的標準,再加上更不善於操弄選舉的語言與考量選票的利益,也因此,在面對政治壓力來臨時,會有一定的抗拒力,比較不容易妥協。

立法院財政委員會,彭淮南。
立法院財政委員會,彭淮南列席備詢。(曾原信攝)

經濟理論主張和許多經濟學術文獻證明,中央銀行盡量不要受到任何政治力的影響與干預,並要賦予特殊的獨立地位。主要是因為,不受節制過度寬鬆的貨幣政策,會讓惡性通膨發生的疑慮加深。如果貨幣政策的制定不能與滿腦子都是選舉的政客脫鉤的話,決策者所實施的政策通常是不會考量經濟現況或病因,一律是採用最大膽、最寬鬆的經濟政策來刺激經濟成長,好讓一時看似亮麗的經濟表現成為自己日後在選舉時可大力吹噓的政績。不過,由於貨幣政策只能影響短期經濟的表現,長期經濟成長率(trend growth)不會受到政策的影響,如果拉長十年或二十年主要的經濟數據平均,我們會發現只有物價會上升。也因此貨幣政策的制定最好是要交由一群在中央銀行工作的經濟專業人士來負責,並給予一定的空間與權力,由他們做出專業的判斷與決策。

太過激進的貨幣政策是會破壞金融體系的穩定。過去幾年,世界主要先進經濟體的央行進行大規模貨幣寬鬆的實驗,證明貨幣政策無法對實體經濟產生全面性正面的影響。以貨幣傳導機制的行徑來評估效能,看起來只能對股市和房市產生推升的作用,至於實體經濟中,最重要的成分組成投資與消費端,似乎並沒有產生刺激的功效。量化寬鬆只會讓市場投資活動更為熱絡,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買賣股票和投資房市,當然從事這些投資/投機行為需要向銀行借錢,因此債務開始上升,助長資產價格脫離了經濟基本面,而導致節節攀升的局面,除非長期經濟成長也能同時改善,不然資產瘋狂的飆升是不可能持續的,當情況反轉時,除了造成居高不下的壞帳與產能過剩損害金融體系穩定之外,更進而拖累整體的經濟表現與發展。

從上述可得知,給予央行一定程度的獨立性是從經濟學理與過去的歷史所得來的智慧,為了就是要避免許多的國家容易產生的公債貨幣化的情況 (monetization)。不過央行要完全擁有獨立地位,對於很多國家在實務上是有其困難度,因為央行畢竟是中央政府組織的一部分。

在許多民主國家裡,央行主席或總裁產生是需要國會同意的,所以是絕對無法隔絕於政府體制之外或完全抗拒主政者所擁有的行政權。行使貨幣政策的職權也是行政單位所賦予的權力。

理論上來說,雖然央行有其獨立的地位,不過根據許多國家的中央銀行法,中央政府有權選擇央行政策官員組成,主要目的就是要直接或間接地控制央行貨幣政策的走向,所以當成員出缺,為了確保政策方向跟自己的政治利益有一致性,政府這時就會隨自己的偏好選擇聽話的人士擔任出缺的職務,所以政治的考量就會凌駕於經濟專業上。

所幸的是,目前台灣的央行在貨幣政策操作上有一定的獨立性,不太會被政客們左右,所以沒有像是有些國家的央行,例如日本銀行,配合著政府來買國家債務的帳單(量化寬鬆其中一部分的政策就是大量收購日本公債),讓已經債臺高築的日本政府更是有恃無恐,繼續透支納稅人的血汗錢,因而更讓居高不下的整體公共債務前景更為不樂觀。假如日銀沒有那麼配合地幫日本政客們買單的話,也許市場利率會更高點,這將會提高政客們想利用政府公器為自己的選舉支票買單的困難度 (反正,日本經濟老早就陷入流動性陷阱,利率的高低對於經濟活動不會產生任何顯著的影響)。

就以經濟理論與歷史事件來評斷,就算是央行願意替政府買單,公共債務是絕對無法永無止盡地持續上升。如果政府違約不是一個可能的選項,國債問題就必須要藉由調高稅率或減少政府支出的方式解決或舒緩,更極端且副作用極大的作法是像日本一樣,想利用央行大量購買國債提高通膨的方式來解決(但看起來物價還是持續的低迷,所以是無效的)。政客們向來是柿子挑軟的吃,多數時候不太敢調高稅率,所以就會用政治干預的方式來逼迫央行買單,不過未來高通膨的預期,會加諸民眾更多的重擔。

我們常聽到: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世上也沒有無限制的禮物會白白從天上掉下來。不過政客們好像不管這套說法,總是尋尋覓覓找各種可以替他們開拓選票或讓選票不要流失的方式,當他們發現中央銀行可以替他們服務時,他們便會更積極與利用各種手段來達成他們的目的。一個負責任的政治人物或官員會認為:說明政策與將其明白告知社會大眾是他們的義務,事實上世上絕對沒有如魔術般的政策,可以讓病態的經濟現實突然轉變成有如仙境般的美好。而且為了避免這樣的現象發生,一定要防止過多的政治力介入央行。

加拿大籍馬克•卡尼(Mark Carney)被英國延攬為央行行長。(Wikiwand)
加拿大籍馬克•卡尼(Mark Carney)被英國延攬為央行行長。(Wikiwand)

因此,筆者建議有關政府新任央行總裁其中的選項,可以是從國際金融業界尋找具有豐富經驗的專業人士,甚至最好是具備經濟博士學位者,這樣就可以同時兼顧實務與學理。以英國央行為例,目前掌管這家超過300年歷史的國家銀行,並且在全球排名擁有前五大影響力的中央銀行,為加拿大籍馬克·卡尼(Mark Carney),並且因其外型英俊迷人而有央行界的喬治·克魯尼(George Clooney)之稱。他擁有豐富的學經歷,曾經在英國牛津大學經濟研究所接受學術訓練,並獲得博士學位。同時也曾經在紐約、東京及多倫多高盛證券分公司擔任研究相關的職務,後來更進入加拿大政府從事公職,其中在2008-2013年間成為加拿大央行的總裁。擔任加拿大央行總裁期間更是謬力協助加拿大渡過堪稱80年來最嚴重的金融危機,並在2012年榮獲歐洲貨幣雜誌(Euromoney)的認可,成為當年度全球最佳央行總裁。

雖然他對於英國政府來說是一位外籍人士,但英國財政部還是願意在2013年7月任用具備這樣背景的專業人才,讓這位外國人擔負起這個對國家經濟會產生巨大影響的職務,並賦予他在操作貨幣政策時,一定程度上獨立性的空間。也因此,筆者認為如果政府真的有心要找這樣的人才,其實不應該侷限在台灣,可以向外尋求,但不必擔心此人可能對於台灣經濟情勢過於生疏,因為像台灣這種小型並以出口為導向的經濟體,只要是曾經研究過比較複雜與大型經濟體的專業人士,相信給予一點時間就可以迅速地掌握。不過,就算政府有意願朝這個方向去進行,讓筆者比較擔憂的是:以台灣目前薪資的水準與僵化的程度,要真正地找到願意來台灣服務並「屈就」這個職位的區域專業人士,其實是有一定的困難度。

 最後,為了避免太多政治的成分與確保央行一定的透明度,筆者建議新總裁與成員在內定後需要在立法院舉行公開的審查會,讓大眾能從審查委員們所提問的專業經濟問題與相關人員回答的過程中,明確了解,新聘任的央行官員對於經濟前景的看法與未來政策可能的發展方向。

(附註:中華民國不容許政務官擁有雙重國籍。馬克·卡尼(Mark Carney)的妻子是英國人,他在被延攬進入英國央行後,也歸化英國籍。)

*作者為中華民國玉山菊元協會國際事務資深專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