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水災有多危險?從明朝瘟疫紀錄揭露恐怖歷史教訓:水後疫氣大作,死亡率30%以上!

2020-08-05 17:02

? 人氣

自6月以來,中國全國共有433條河流發生超警以上洪水。(美聯社)

自6月以來,中國全國共有433條河流發生超警以上洪水。(美聯社)

大疫爆發的環境通常是多樣化的,如與飢荒相伴、水災後的疫癘大作、陰雨連綿環境、大旱之時、高溫或酷暑、衛生狀況太差、人群或畜群過於密集、罕見氣候異常、特殊的地理環境、水土不服、綜合因素交互作用等,都是大疫發生的可能環境。歷史已經過去,只能透過現場調查、醫學實驗等手段,具體了解當時各地疫情的情況,歷史學可從史料中考證當時疫癘發作的環境,探討致病因素。

有與飢荒相伴而生者。與飢荒相伴而生的疫情,又往往與水災、旱災等因素密切相關,如明初人龔詡在《野古集》卷中曾有詩兩首,記載疫情的危害,一首為〈甲戌民風近體寄葉給事八首〉之一,其中記載:

疫癘飢荒相繼作,鄉民千萬死無辜。
浮屍暴骨處處有,束薪斗粟家家無。
只緣後政異前政,致得今吳非昔吳。
寄語長民當自責,莫將天數厚相誣。

寇天敘,正德朝進士,曾任應天府丞。嘉靖三年(1524),應天府出現 「大飢、人相食 」的情況,寇天敘竭力賑濟,設粥以食流民。後瘟疫又作,府丞又給藥以救。天順元年(1457),進士劉璋任山東參政時,山東民眾先是大飢, 「道殣相望」,後又 「熏蒸成大疫」,劉璋的同僚五人染疫,其中三人竟然死亡。

明代中後期的王宗沐在《山西災荒疏》中記載:大約是嘉靖末年或者萬曆末年,陝西發生災荒時,明朝的宗室成員中 「以飢疫死者幾二百位 」、「不幸遇荒、兩俱病困 」的情況;明人鄒元標曾談論疫情和飢荒的關係,認為:「積疫之苦,人皆知救荒,不知救疫。疫者,荒之因也。民飢餓中,虛濕相蒸。始一人,終千百人。始一隅,卒窮鄉極邑。西江會城數月八千有餘藁葬,餘有生者可知巳!臣邑月一城門外出五百人,他邑又可知巳。臣以為此西江則然,及舟經南直隸等處,巨室悉成莽蒼,甚至父子不相顧,兄弟不相往來。嗟,嗟,天何使民至此極哉!臣郡邑賴各官竭力布醫施藥,稍緩須臾。不然,城郭不幾丘墟乎?臣因悟曩之死者皆枉也! 」

因此他建議擴大官方的醫療救助。

有水災後的疫癘大作者。明人何喬新在《椒邱文集》卷二十五〈七言絕句.福安書事〉中記載:「福安連歲被寇,加以洪水為災,室廬蕩然,水後疫氣大作,死者什三四,甚至家無噍類,鄰里懼其相染也,不敢過門,故死者往往暴露不葬。嗚呼哀哉,何吾民之不幸也。予行部至縣,延問父老,慨嘆不已。雖悉心圖之,然才非張養浩,未能有濟也。因即所見,漫成十絕,用貽一二同志,庶幾共圖救荒之策云。」

有在陰雨連綿環境者。正德年間,王守仁奉命鎮壓南贛的叛亂。當時農歷正月至三月間,出現了 「陰雨連綿、人多疾疫」的情況,由於叛亂已平,王守仁建議罷兵。萬曆四十四年(1586)六月,北京 「出現了會暑雨,獄中多疫」的情況,刑部給事中和閣臣請求皇帝下令熱審,以盡快發落犯人,明神宗卻 「不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