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讓義大利人養成防疫習慣?藝術家請出老祖宗凱撒:我來、我見、我戴口罩

2020-04-05 08:30

? 人氣

古羅馬時期的哲學家塞内加(Lucius Annaeus Seneca)曾言:「沒有比人生更難的藝術了。」在此新冠病毒(COVID-19)遍地蹂躪之時,全球面臨封城隔離、社交暫止,或是對物資缺乏的恐懼,更深覺塞内加這一句喟嘆的睿智。截至目前,歐洲疫情最嚴重的義大利,已因COVID-19奪去逾萬人生命,家鄉慘況看在義大利藝術家 Federico Pestilli 眼中更是心痛,雖然他本身已在羅馬隔離數周,但也不忘向國家昔日的光輝找尋慰藉。事實上這場藝術行動並非惡趣味,卻是隱含對人類命運的鼓舞並祈禱與自然共存。

1畫家委羅內塞(1528-88),攝於羅馬貝佳斯公園。© Federico Pestill。
畫家委羅內塞(1528-88),攝於羅馬貝佳斯公園。© Federico Pestill。
2物理學家暨天文學家伽利略 (1564-1642),攝於羅馬貝佳斯公園。© Federico Pestilli。
物理學家暨天文學家伽利略 (1564-1642),攝於羅馬貝佳斯公園。© Federico Pestilli。

千古風流人物雕像,共患COVID-19此難

在義大利宣布全國進入封城狀態前夕,Pestilli找了一個春日明媚早晨前去貝佳斯公園(Villa Borghese gardens),將口罩逐一套上義大利詩人、開國元勛,以及文藝復興時期建築師和藝術家的半身塑像:包括凱撒、但丁、帕拉迪歐、米開朗基羅以及哥倫布等。並以古羅馬詩人維吉爾的名言「在希望與恐懼之間的惴惴不安」為主題,把這些千古風流人物的雕像,共置於傳染病的希望和恐懼之中。

此組攝影作品不僅讓人印象深刻,還精準勾勒當今世界的困頓。Pestilli 表示,他執行拍攝時,羅馬雖尚未封城,但原有熱鬧的街衢早已一片死寂,最後他索性抓起相機、冒著外出風險前去能俯瞰整座城市全景的貝佳斯公園,幫裡頭著名的經典人物雕像,拍攝各角度照片。

3畫家喬托(1267-1337),攝於羅馬貝佳斯公園。© Federico Pestilli。
畫家喬托(1267-1337),攝於羅馬貝佳斯公園。© Federico Pestilli。
4畫家與工程師達文西(1452-1519),攝於羅馬貝佳斯公園。© Federico Pestilli。
畫家與工程師達文西(1452-1519),攝於羅馬貝佳斯公園。© Federico Pestilli。

惡趣味背後,有希望的隱喻

事實上作為義大利藝術家,Pestilli 從自己的國族與歷史尋找靈感十分合情合理,但他本身對這種做法格外謹慎,甚至多時候並不贊同,畢竟所謂的仿古摹傚,很容易讓人感到無趣或陳腔濫調。但義大利人民陷此危急存亡之秋,Pestilli 寄盼由此攝影作品提醒一事:人類曾遭遇遠比新冠肺炎還艱鉅的處境,但毫無例外屢困屢勝。所以他冀盼作品傳遞出希望的象徵,以及人命運總是透過險境而得到永恆不朽。

16世紀思想家布魯諾在感知氣候變遷的衝擊與天然資源銳減時,曾讓人不寒而慄地說:「人類發現大自然蠻橫殘酷的時代已將到來。」對此,Pestilli 也心有戚戚焉表示,數十年間人類對生態浩劫的現象裝聾作啞,如今COVID-19只是對人類盲目慾望的一種反噬。正如義大利物理學家暨天文學家伽利略所言:「萬物總是無形連繫著。你無法摘下花卻不打擾星辰。」言及至此,當前人類所面臨的瘟疫夢魘若有任何正面啟示,那麼尊敬自然將會是一個好的起點。

5詩人維吉爾(70 BC-19 BC),攝於羅馬貝佳斯公園。© Federico Pestilli。
詩人維吉爾(70 BC-19 BC),攝於羅馬貝佳斯公園。© Federico Pestilli。
6探險家哥倫布(1451-1506),攝於羅馬貝佳斯公園。© Federico Pestilli。
探險家哥倫布(1451-1506),攝於羅馬貝佳斯公園。© Federico Pestilli。

本文、圖經授權轉載自城市美學新態度。(原標題:凱撒與COVID-19:我來、我見,我戴上口罩)
責任編輯/柯翎肇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