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軒專欄】絕對不投降!堅強肺癌患者,用生命為醫師上一堂名為「勇敢」的課

2016-10-18 08:00

? 人氣

今天心情蠻低落的,因為她罹患肺癌跟隨我治療近3年了,我今早把卻她交給了上天,當我在床邊握著她手時,這3年我在門診和住院中的一一表情臉竟歷歷在目...

病痛是真的很苦!我看著她,起初從否認到憤怒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又和我討價還價到沮喪:「可以不要做化療嗎?」 ;到最後接受了眼前的一切:「感恩黃主任!」。我常常說生病、尤其是重病,那不只是自己對生命的一種悲苦的體驗,更是一種體悟!

這些起伏的病情,沒生重病的人,又豈能了解病苦是多苦?沒生病的人總愛對生重病說:「你要看開!」我真想問:那些目前沒生病的人,有一天生了重病,是否也真的看得開呢?

平常我們凡人只是為一個小事,就有很多人看不開了、想了一個晚上也不入睡。

在她身上的病痛,我除了感受她的痛苦之外,更有許多的難題要解決。尤其當最後一線化療藥物用上去,我要擔心副作用的處理,我要調整配方劑量應付她那 48公斤的身驅,我心情十分沉重:「這已是最後一線化療藥物了。」我這麼說。她很輕柔得握著我得手:「不用擔心,我們一起度過!」我可以感受她手的冰冷,但她卻無法感受我身為醫者更冰冷、更沉重的心,因為我知道,這些化療藥物可能沒有效,需加重劑量,且要合併其他藥物注射。我好擔心她的副作用。她卻說:「信心、勇氣、毅力我一樣也沒少,更何况這『三寶』已陪我度了好幾次病危,我都走過了,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遇上樂觀病人,醫生反而成了被鼓舞的對象

身為醫者,聴到的居然是從病重患者那裡給我的鼓勵、安慰。如此苦難中所付予的慈悲,我不只是感動而已,更是滿滿的感恩!在她得肺癌之前我和她是陌生人,得了肺癌之後我和她是抗癌鬥士,路上同旗吶喊的人!在這重病路程,所培養出的情感是滿滿不捨,不要再說我們醫者沒有情感,只有冷冷的標準治療流程,在我的心中,在不捨之中、我亦如一般家人,雖然我眼睛沒有流淚,但是我心底深處的涙水,也在我和她握住手時一直在交流不停,真希望那「三寶」可以壓過這些副作用呀!

我想是因為她的用心面對一切、是她給我感動的一切,我虔誠得相信這些都能上達諸佛,所以今天我為她深深的祈禱,而這若不是苦難中出現的慈悲,那又是什麽呢!她在苦難中所培養出對醫療人員的慈悲,毎當針不好打,都是她鼓勵我跟護理師:「不用緊張,慢慢來」、「對不起血管太細,又讓妳打不到了」,而這樣的慈悲,她不只是放在心裡,而是在抗癌行動中傳遞給我。

唉!我說苦難,她比我更苦難;我說慈悲,她可又比我更慈悲,不只生前簽才捐大體,還常常到處演講鼓勵病友,凝視她的最後一口氣吐出、沒再吸入回收,我不禁紅著眼眶了,懺悔了,取代了此刻當下心情,可知在苦難中培養慈悲是來自我的病患,而我自己當下謙卑得無法釋懷了。

對病人最大的溫柔,就是適時放手

我當天回家筆下寫:確實人生苦短。不只是苦、且又短!我在想,沒人逼我活在協助抗癌苦難之中,然選擇當了醫師為職業,生病的苦難,可真如潮水波波衝擊而來,激起的浪花,淋濕了全身、我儘管有時又冷又濕丶又孤又悶,但沒有退路,迎接猛浪追撃,與我共患難的病人,鼓勵、激勵、安慰他們:「有我在」,不允許患者被大浪捲走。但是,我是人,那天我選擇了放手,放妳走,生命不是教我們永不低頭,而是教會了我適時低頭,我的病患才不會粉身碎骨,不是嗎?不捨的善行,至終就是要捨得。

「世間若無苦難,怎能覺悟人生是苦而要求解脫?」,所以「所有苦難,都是使我們慧命增長的道糧」。就像她,經歷了多次病苦病危苦難,就擺脫生死的擔憂!

大家從小到大,都依渴望一生,天天像河流般順順流過每一關卡,但是有可能嗎?每一彎的水流關卡,都有曲折存在,而這些生命關卡,不當也如此嗎?

我的師父教我:人間充滿苦難的眾生,要做被人需要的人,這就是菩薩;而醫師就是「聞聲救苦」的菩薩。所以醫者若都能「在苦難中培養慈悲」 ,那受福的人,就是苦難的病人。而病者如她,如此大苦難下,亦予醫者慈悲,那早已經是大菩薩了,不是嗎!

感恩妳,我生命中的大菩蕯!我記下了這一切...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