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淑娟專欄:給大林蒲居住正義 遷村不如改善污染

2016-10-18 06:50

? 人氣

大林蒲四面已佈滿污染產業,已經變成受困的孤島。(攝影/朱淑娟)

大林蒲四面已佈滿污染產業,已經變成受困的孤島。(攝影/朱淑娟)

高雄市長陳菊5日北上,當面向行政院長林全要求啟動高雄小港區大林蒲遷村計畫,她強調高達88%的民意贊成遷村,所以此行是「代居民請命」。陳菊是高雄市長,如今把大林蒲治理成她形容的「飽受污染之苦、生活品質低落」之地,這不是她的責任嗎?居民請命的對象應該是她才對。而如果真要解決大林蒲的污染之苦,改善污染、停止不當開發,一定比遷村更容易實現。

消失的美麗漁港

大林蒲位於高雄市小港區,過去加上鳳鼻頭、紅毛港被稱為沿海11里。紅毛港遷村後,大林蒲加鳳鼻頭變成沿海六里(龍鳳里、鳳源里、鳳鳴里、鳳林里、鳳森里、鳳興里)。這裏是一個超過400年、生活機能完整的聚落,目前人口約2萬人,西南邊是台灣海峽,原本是一個漁產豐富的美麗海港。

鳳鼻頭居民洪秀菊說:「我14歲時中鋼才來,以前這裏都是甘蔗園,小時候跟媽媽常到園裏工作。」黃義英回想:「台灣海峽那裏有很多魚,小時候想吃冰就去抓魚苗拿去換。放學後黃昏的海灘就是我們的遊樂場。」

1960年起政府推動十大建設,以每坪300多元強制徵收居民土地,昔日的甘蔗園、稻田變成臨海工業區,所有最污染的產業,鋼鐵、造船、煉油、火力電廠全都來了,環保署在小港區的光化測站,測到的苯、乙苯、苯乙烯濃度還比鄰近六輕的雲林台西高出2倍。

討海、務農都很辛苦,當時政府說要給居民蓋工廠、給居民安定的工作時,大家都很期待,希望能改變下一代的命運。40年後洪秀菊說:「沒想到工業區沒有做好污染防制,早知道工業區會污染,我就不要給你做。」

污染不防治,還要繼續污染

如果有好好管制污染排放,大林蒲怎麼可能污染成這個樣子?甚至到現在這裏沒有一個合格的健康風險評估、或流行病學調查。多位立委在質詢時也跟林全院長要求過,但都沒有付諸實現,然後說要給居民環境安全,聽起來實在很假。

而陳菊一方面說要為民請命,另一方面卻不斷在加重大林蒲的污染,光是居民要求中鋼煤礦砂室內貯存都做不到,台中市長林佳龍已要求中龍鋼鐵做到,六輕的麥寮電廠一開始就是室內貯煤,唯獨高雄的中鋼就是兩手一攤,做不到。

另外陳菊連大林蒲最後一個西南邊風口也要堵起來,目前已進入二階環評的開發案就有三個:南星自由港二期、遊艇專區、國道七號。依環評法規定只要開發案對地方有污染之虞就要做二階環評。說有污染之虞還算客氣,林全院長可以請環保署調閱一下審查記錄,環評委員是這麼說的:「自由港區廠商賺錢,卻造成當地人無法承受的污染,政府開發前應想辦法處理,無法處理就不應該開發。」

為了反對這三個開發案,大林蒲居民組成自救會,只要開環評會,居民早上四點就要搭車來台北表達意見。其間也多次到行政院、經濟部、高雄市政府、高雄市議會陳情。在環保團體聲援下,居民很努力提出證據,要求應有替代方案,不要再加重汙染,連環評委員都支持,這三個開發案才能擋到現在還沒過。

大林蒲居民17日到高雄市議會陳情,發起民間監督遷村聯盟。(攝影/黃義英,朱淑娟提供)
大林蒲居民17日到高雄市議會陳情,發起民間監督遷村聯盟。(攝影/黃義英,朱淑娟提供)

88%的居民贊成遷村?先釐清民調的虛假

這三年來自救會居民在任何場合提出的訴求都是改善污染,沒有一次提到遷村,而陳菊卻說2011年、2016年兩次民調都有高達88%的居民贊成遷村。這兩份民調是怎做的、訪問誰、問了什麼問題都應該說明。試想,如果民調有一個選項是「政府將改善污染讓居民安居樂業,你願意遷村嗎?」相信不少人會反對遷,如果故鄉是一個宜人居的地方,有誰想要離鄉背井?

而且居民對這個遷村計畫還半信半疑,當地沒有禁建,很多大樓才剛蓋起來貼出求售廣告,居民也沒有收到官方任何一份公文或計畫。洪秀菊的經驗是:「每次去抗議之後,遷村的議題就會浮上來被討論,所以我覺得遷村是假的。」

先說明遷村的實質目的,再談細部計畫

而且,遷村應該有一個目的或計畫,就是遷村後這塊地的用途,但至今並有看到明確計畫。如果沒有人需要這塊地,為什麼要遷村?而如果依陳菊所說,遷村的目的是為了解居民的污染之苦,那只要減少污染就能達到目的。

其實陳菊是要這塊地的,在2016年4月的施政報告中她就提到,要填海造陸2千公頃做第二港口,形成新的貨櫃中心與外海工業區。而且配全兩大港區開發,要興建國道七號,讓大型車輛從新的園區直通高速公路。

也就是說,高雄市政府就是大林蒲遷村的需地機關,這個規劃的妥適性可以討論,但不坦白說明,卻說配合民意才向行政院請命就不應該。就算要遷村,大林蒲及鳳鼻頭的居民,至少有權利知道他們為什麼離開自己的土地。

林全院長承諾將到大林蒲聽取民意,希望是真的來聽取民意,而不是政策已定,表面上聽取民意,實質上是在說服民眾接受政策,一旦政策已定,居民的意見已經不重要了。為此全國30多個團體已發起「民間監督大林蒲鳳鼻頭遷村聯盟」,居民於17日也到高雄市議會陳情,要求溝通過程應公開透明。

如今污染工廠與居民的衝突關係愈演愈烈,台灣就這麼小,已經無處可遷。與其放任污染再花大錢遷村,還不如好好改善污染,讓產業與居民共存共榮。

*作者為獨立記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