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紹煒專欄:金管會TRF政策既乏專業又無擔當,金融道德風險之爭再起!

2016-10-18 06:30

? 人氣

金管會處理TRF方式引發道德風險,圖為抗議團體過去前往金管會抗議。(資料照片,林韶安攝)

金管會處理TRF方式引發道德風險,圖為抗議團體過去前往金管會抗議。(資料照片,林韶安攝)

金管會下令銀行在1個月內解決TRF爭議,這代表的意義是:銀行必須再吞壞帳,此事引發美國與歐洲兩大外資商會聯名要求金管會「說清楚講明白」,而金融界的道德風險亦再度捲起。

人民幣貶值引發TRF風暴

TRF全名是「目標可贖回遠期契約」 (Target Redemption Forward),是一種衍生性金融商品,其性質與雷曼事件中的「連動債」類似。而購買TRF者與買股票、債券者不同處在:投資人其實手上並未實質持有任何有價值的東西;其交易方式就是由客戶與銀行進行「對賭」。

這次TRF會鬧出爭議,主要是大部份TRF是與人民幣掛鉤,在幾年前那個全球一面倒看漲人民幣的時代,對賭人民幣升值被認為幾乎是沒有風險。不過近2年多中國經濟放緩,人民幣也開始出現疲態,特別是去年8月人行放手讓人民幣大貶,更是引爆TRF的火藥。時至今日,業界非正式的估計,TRF可能引爆上千億元的虧損,一部份是購買者要承擔的損失,另一部份是銀行因違約要吞下的損失─在金管會下令與客戶協商解決後,銀行必須承受的損失將更形擴大。

不過,TRF的是非曲直比之連動債更難論斷。連動債爭議發生時,因為銀行把這種專業又複雜的衍生性金融商品,以接近「欺騙方式」大量賣給許多缺乏金融知識的退休老人、低學歷與低知識的弱勢等一般民眾,被認為在「道德」上先有虧欠。因此當時金管會判定連動債糾紛賠償比率的原則是:同時符合高齡、重症,以及低學歷3大條件的弱勢族群要100%賠償,若符合其一則賠償70%。

投資者是企業法人,難以無知受騙結案

但這次TRF的受害者,則大多是法人、企業為主,買賣以百萬美元起跳,原本就不是一般人與散戶的投資標的。這些企業與法人被認為應該較具有判斷是否購買的金融知識,同時也較具承擔風險與損失的能力;銀行確實是努力推荐賣出這些商品,但銀行衝業績且對象是企業法人,實在難謂失德欺騙。承購的企業法人始則為避險小量買,繼之則認為人民幣只會升值不會貶值,為獲利而大量投資,甚至有中小企業一口氣向19家銀行買TRF,也才會出現賠光公司的慘狀

不過現實的是企業承受損失如導致企業難以營運,其影響又不僅限於個人而已了;依照金管會2年前的公告,曾購買TRF的台灣企業近3800家;財經雜誌的報導則指出,這些「中彈」的企業包括國內不少有國際競爭力的中小企業,有些虧損數十億,已經乾脆丟下企業連夜潛逃出境。如果風暴擴大,難保不少中小企業難以再經營。台灣經濟已經夠低迷了,政府當然不希望看到類似情況發生。

銀行不分擔損失將遭金管會行政處分

結果就是金管會日前出爐的政策,要求現有的TRF爭議案,銀行必須與客戶和解;未來如果有新的爭議出現,銀行也必須在1個月內與客戶完成和解。所謂的和解,就是要銀行分攤客戶損失。銀行局說得非常直白:「銀行與客戶就分攤損失金額比例達成和解」。而且,對不願與客戶和解的銀行,金管會「不排除祭出行政處分」。

這種方式等於是金管會帶頭提高金融產業的道德風險,投資不再是一個必須依照合約承受風險、承擔損失的事了,而是「賺錢都是自己」,有損失者只要敢吵敢鬧,最好組成一個「自救會」,再找來立委幫腔「協調」,就可以規避掉一部份損失,讓其它人幫忙負擔。銀行被迫吞下損失,承擔這筆損失的就是這家銀行的所有投資人。涉及TRF的29家銀行提列的損失準備持續升高,預估會超過200億,最後這些還是要由銀行與投資人買單。

政府不該帶頭製造道德風險

TRF爭議中受損者已組成受害者自救會,不斷向立委及金管會陳情,整個事情其實已經由投資面的財經事件轉為政治事件;從政治上看,銀行已經不可能想依照合約就讓投資人全額承擔損失,該吞的還是不得不吞。金管會的表現既乏專業又無擔當,讓人搖頭;但類似這種主管單位帶頭製造道德風險的事件,可一不可再─但偏偏這是「有一就有二」的事情。

金管會除了「政治解決」的思維外,也該多多對企業與一般大眾加強投資教育,這些法人企業在購買TRF時表現出對風險的輕忽、對投資與金融商品的陌生及無知,甚至是「無知的貪婪」是讓人訝異。金管會的政策則是造成投資金融商品,賺的是自己、賠了就糾眾陳情要金融單位分擔損失;長此下去,即使TRF事件解決,但道德風險提高,幾年後一定會再有類似投資損失,要政府出面「協調」的事件再發生,台灣的投資人永遠學不會為自己的投資負責承擔,金融業也永遠難上正軌。

喜歡這篇文章嗎?

呂紹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