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禁界》不只是奇幻電影!片中暗藏「神隱喻」:這些情節,過去幾十年的歷史都發生過

2019-09-06 12:24

? 人氣

近期上映的電影《魔法禁界》就在講述百年來被壓抑、封鎖的城市,一小部分的人們發現了自己身上的魔力和政府欲掌控魔法而創造的傳染病謊言,試圖衝破固有束縛,為所有人民找回自由。預告一出,便有許多人聯想到近日香港的反送中運動,連主題曲都選用小紅莓樂團經典的反戰歌曲<行屍走肉>,紛紛留言:香港加油。

確實,預告中被一層結界封鎖的城市和城市裡時不時突襲檢查的巡查員,還有因為奇怪的理由而被消失的人們,都讓人情不自禁地想到極權統治下的社會運動抗爭現場,而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在過去數十年世上所發生的社會抗爭,都和《魔法禁界》中呈現的情況不謀而合……

(本文有雷)

當國家武力向著人民,將是最可怕的災難

電影中,為政府做事的巡查員人人都戴著面具,在城市的各個角落進行巡邏,隨機地挑人來做「檢查」,尤其是在宵禁之後,在外遊蕩的人都要被掃描,一旦發現了「感染者」就會強行帶走,若有不從者就打暈帶走。是不是讓人想到了香港的「黑警」呢?

或許很多人會將這些警察視為政府的鷹犬爪牙、泯滅良心,但其實身在體系之中,也許「抗命」對他們來說會有更大的麻煩,尤其在獨裁體制下更是如此,這個點《魔法禁界》也有所著墨。不過這樣的例子也讓人警惕,軍人、警察是國家唯一合法的的武裝團體,當他們的武器不是用來保家衛國,而是像著人民的時候,將會是最可怕的災難。

戴著面具的巡查員監視著人民(圖/双喜電影提供)
戴著面具的巡查員監視著人民(圖/双喜電影提供)

謊言與集中營

電影裡的城市活在一個百年的謊言之中:可怕的傳染病流傳在城市裡,是城市外的敵人所釋放的生物武器,為了避免傳染病肆虐,所以我們的先知英雄用一層結界封閉城市,這是為了保護大家,而那些「有傳染病」的人就會被抓到「特殊監獄」直到死亡。在邊界內的人們不能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麼樣的,他們被禁止討論外面的世界,是不是又有某種既視感?

從謊言到特殊監獄,不是和二戰期間納粹所說所做的事情差不多嗎?同樣都是以自欺欺人的謊言來建立部分人的絕對權力,納粹說著「猶太人是劣等人種」會汙染純種德國人,並把他們關進集中營,用各種殘忍的方式折磨他們致死。

穿著黑衣的抗爭人士走上街頭,對抗整座城市的謊言(圖/双喜電影提供)
穿著黑衣的抗爭人士走上街頭,對抗整座城市的謊言(圖/双喜電影提供)

被消失、被死亡,欲加之罪什麼罪名都行

獨裁專制的政權往往不允許任何異議份子存在,一旦發現了異議份子,便要想盡辦法除掉,在《魔法禁界》中也是如此,以傳染病病死的理由,將異議份子處理掉。現實歷史中也有很多讓人匪夷所思的「莫須有」罪名。像是在香港,就有人因為雷射筆和大聲公涉嫌「襲警」而被捕。

而在1980年代的韓國,大學生朴鍾哲在參與校內反對全斗煥獨裁統治的示威活動、並努力為光州事件平反時被捕,不但被非法拘留,還死在了警察局,而當時的警察說:「我們只是在審訊的時候拍了一下桌子,他就嚇到暴斃了。」這種拙劣的藉口讓一些檢察官十分憤怒,並開始著手調查,最後才被爆出朴鍾哲是警方非法用嚴刑逼供、以水刑窒息而死,事情爆發後引起眾多人民的憤怒,進而推動了韓國民主運動中至關重要的「六月運動」。

除此之外,在戒嚴時期的台灣,也有很多啼笑皆非的「罪名」,像是有一個書店老闆因為販賣「左翻書」,遭警總說是有「左傾思想」而被找麻煩;馬克吐溫的書也被列為禁書,因為他跟馬克思一樣姓馬。

女主角小時候深受父親信念影響,長大後更是為了「被失蹤」的父親踏上抗爭之路(圖/双喜電影提供)
女主角小時候深受父親信念影響,長大後更是為了「被失蹤」的父親踏上抗爭之路(圖/双喜電影提供)

當然,來自執法機關和專制政府的手段不是社會運動的唯一畫面,社運團體內部也經常出現摩擦,畢竟如果領導人過於獨裁必然會引發其他「追尋自由」的人的不滿,但一人一張嘴又難以統一意見,即使是用表決的也只代表了大多數人的意見,不見得每個人都心服口服。

這些內容都可以在《魔法禁界》中看到,雖然是魔法世界的背景,但是片中的所謂「魔法」暗喻著人人天生擁有的人權,而社運團體所必須經歷的抗爭和內部爭執都在片中展現了出來,看來不管是在架空的世界還是現實世界之中,自由都是需要抗爭而來的,而這份得來不易的自由更應該被珍惜才對。

責任編輯/潘渝霈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佳妘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