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老不可怕,老是人生另一座巔峰!高齡演員同台飆戲,這部電影演出生命尾聲華麗冒險

2019-09-01 08:30

? 人氣

《金盞花大酒店》片中,七位互不相識的英國退休老人在異地印度一同開啟新生活(圖/IMDb)

《金盞花大酒店》片中,七位互不相識的英國退休老人在異地印度一同開啟新生活(圖/IMDb)

若以一個臨老的中產階級、普羅大眾的身份,欣賞2012年出品的電影《金盞花大酒店》,必定五味雜陳格外有感。

彷彿預見全球如你我般的族群將會面臨何種處境?亦即,你我將如何梳理、面對、迎接剩餘的有限人生?是否有勇氣與能耐像電影中的老人再創生命高峰?或只是隨著歲月流逝困死自家愁城。

以「金盞花」命名的《金盞花大酒店》, 片名即已具隱喻作用,因為金盞花不必講究土壤肥沃與否,只要有足夠的陽光與水就能燦爛開花,自古以來西方人視其為止痛、殺菌、消炎的良藥,療癒功效卓著,並可作為化妝品、食品使用。

片中那頹圮破敗的歷史廢墟,在年輕繼承人的催化下浴火重生,讓一群已過花甲遲暮之年的老人,找到安憩、頤養天年的樂園,並重新發現自身的價值,或找到人生新的出口,或面對真實的自我,或解開糾葛已久的心結……誠如能發揮最佳療效的金盞花,《金盞花大酒店》也成為一群老人生命最終的伊甸園。

這部由導演約翰.麥登執導的電影,橫掃2013年美國演藝工會與金球獎多項大獎,可謂實至名歸。一群高齡的硬底子演員卯足全勁,詮釋垂暮之年的七個老人,因受經濟條件與環境所迫,必須揚棄過去的生活圈,走向難以預知的未來,影片娛樂性高卻也洞悉生命的轉折與突變。

(圖/美商二十世紀福斯家庭娛樂台灣分公司)
《金盞花大酒店》成為老人生命最終的伊甸園(圖/美商二十世紀福斯家庭娛樂台灣分公司)

電影鋪陳出素昧平生的七名男女因被網路廣告所眩惑、誤導,從英國浩浩蕩蕩地出發,千里迢迢來到印度這濕熱、擁擠、嘈雜、紛亂的異國。由於內陸飛機停飛,一入境即被迫擠坐狹窄、悶熱、髒污的巴士,經過長途跋涉來到齋浦爾這座古城,一開始就必須直面環境與文化殊異的強烈衝擊,待抵達他們心目中的養老聖地:金盞花大酒店,眼前所見盡是整修中的破敗建築與凌亂無章的庭園,霎時老人內心的悵惘、失落、憤怒、焦躁……可想而知,這正是考驗人的耐心、毅力與適應性的開始,對於長年習於某種制式化生活的老人,不啻是一大心靈的戰帖。

全片演員陣容堅強,各擅其才,演出鏗鏘有致,恍如生命尾聲一場華麗的冒險,終於探尋到生命終場的伊甸園。《金盞花大酒店》讓觀眾意識到老不足以懼,老是一種重生,老是和自己最真誠的對話,老預示自己尚有許多的「可能性」等待發掘、應對、挑戰……也是人生卸下責任重擔的美好時刻,攀登人生另一座高山的始點,我們要心懷感恩「老」是上帝的恩賜,但願人人都有一段經歷「老」的生命旅途。

伊芙琳葛林斯夫人(茱蒂.丹契 飾)

(圖/美商二十世紀福斯家庭娛樂台灣分公司)
女主角伊芙琳在異地發揮智慧,重新找到自我價值(圖/美商二十世紀福斯家庭娛樂台灣分公司)

因丈夫驟逝、留下一屁股債,伊芙琳只得賣屋清償,遠走印度養老。

如何在異國落地生根、重新規劃未來生活,淬鍊人面對各種可能性的標的,伊芙琳是種典範,四十年的家庭主婦生涯陶養出她逆來順受的人格特質,使她很快就對新環境甘之如飴,一如她在日記中所述:在齋浦爾的(金盞花大酒店)已是第九天了,舊習比想像中更容易戒除,新的習慣會自然養成……

而由於伊芙琳財務困窘,雖已七十八歲高齡仍須在異國謀職,她憑藉對母國文化的暸解,順利成為電話服務台的文化顧問,這是高齡者長年蓄積的生活體驗匯聚成的智慧底蘊發酵,也使她發掘到自身的價值所在。

道格拉斯.安斯利先生(比爾.奈伊 飾)、珍(潘洛普.威爾頓 飾)

低階公務員夫妻將微薄的退休金全投資給女兒創業,只能到異國尋求歸宿。

安斯利夫婦又是一例,道格拉斯先生溫文儒雅,因平日修養有成、面對新環境能夠處之泰然,與個性尖銳神經質的太太珍形成對比。片中,珍是幾近反派的偏激角色,卻是最能真實反應人性恐懼、自限、驕慢等弱點的人物。珍在女兒公司營收獲利後選擇返回英國故里,充分顯示離鄉背井重展生活新頁非人人可做到。

而道格拉斯則能入境隨俗融入當地社會,兩人最終因理念不同而分道揚鑣。改變環境也是讓人認清真相、反思自己的一種途徑,若非在印度,安斯利夫婦可能不敢真誠面對兩人之間的歧異,怨偶何須堅持固守?在人生最後的階段,能與知心惜我的伴侶攜手前進才有意義。

唐尼利太太(瑪姬.史密斯 飾)

因無法在英國及時動髖關節手術,唐尼利太太勉為其難轉往印度就醫。

退休管家唐尼利太太誤打誤撞地留在金盞花大酒店,原本只是到印度開刀療傷,一趟印度之行改變了她的思維,也造就了她晚年的命運。影片開始之初,她彷彿是極端種族歧視者,其實管家亦屬僕人階級,被歧視者常以歧視他人來求得心理平衡。

在飯店時,她因一名「連影子都是骯髒賤民」女僕的無心問話,被邀請到她家小坐並認識她的族人,那份真誠、謙卑深深觸動了她,使唐尼利的身心靈獲得療癒。

印度的人情味對比了英國的冷峻無情,不僅醫好她的髖關節也重建她的自尊,讓她一掃種族歧視的傲慢。不僅幫助飯店負責人桑尼爭取到贊助投資,也替自己謀得飯店管理經理的職缺,多年養成的管理職能全派上用場,人終其一生的專業不會因年齡增長而喪失,只有隨著歲月而遞增,唐尼利透過他人對她的禮遇與尊重,重建了自我。

(圖/美商二十世紀福斯家庭娛樂台灣分公司)
(圖/美商二十世紀福斯家庭娛樂台灣分公司)

葛拉罕(湯姆.威爾金森 飾)

為尋舊愛遠赴印度的退休法官。

金盞花大酒店是文質彬彬的退休老法官葛拉罕的生命終站,也是他圓夢與自我救贖的淨土。出生、長大於印度的葛拉罕,曾向伊芙琳傾吐他的過往,原來他年少時曾和僕人之子相愛,結果招致僕人被革職且全家被驅離的厄運。

四十年前的舊事囓蝕著他的靈魂,他無法原諒自己年輕時的懦弱,沒有挺身護衛自己所愛,年老復歸舊土找到舊愛,親見對方已婚,有個體諒他的妻子,終於讓葛拉罕釋懷,走出罪惡感的囚牢,安祥的閉目離世。影片以白鷺自由遨翔天際,隱喻羽化登仙的葛拉罕的靈魂已獲救贖,並在他靈魂的原鄉:印度得到安歇,這似乎也是年長者的另一種落葉歸根。

瑪姬 (希莉亞.伊姆麗 飾)

逐夢追愛再闢第二春的阿嬤級美女。

諾曼 (朗諾.匹克 飾)

寶刀已老卻仍想馳騁情場的老光棍。

雖老仍俏的辣嬤瑪姬,不甘寂寞,臨老還想釣金龜婿,在續集終於釣到皇室與富豪,真愛與否不知,反倒是和載她的司機產生似有若無的曖昧之情。這種甘草人物在影片裡畫龍點睛,讓人見識到人老心不老的女性,生命動力十足,方能青春永駐。

相對於老光棍諾曼,兩人有異曲同工之妙,諾曼是情場戰將,浮沉情海多年,可惜雄風不再,但憑著舌燦蓮花還是追到一名半百徐娘共譜黃昏戀曲。

瑪姬與諾曼都是愛情的信徒,完全無視自己鬢髮斑白、滿臉皺紋,仍勇往直前追求愛情,西方老人追愛的熱情與勇氣,和東方老人寄情宗教、清靜無為的心態,真是大異其趣。

文/熊瑞香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安可人生(原標題:Anke遊藝|電影《 金盞花大酒店 》-生命尾聲的華麗冒險)

責任編輯/李頤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