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認知中的危險,是他們的日常生活

2016-08-13 10:30

? 人氣

只要你需要醫療救護,無國界醫生就會確保你能得到該有的照護。(圖/引用自My Plus加分誌)

只要你需要醫療救護,無國界醫生就會確保你能得到該有的照護。(圖/引用自My Plus加分誌)

我們身處相對和平、穩定的社會之中,每天看到新聞報導中的他國動亂、天災可能僅是匆匆一瞥,但實際上有一大群人投注了萬分心力救援那些因為戰爭、天災等因素而受害的傷患、病患,他們是無國界醫生,對於某些人來說,他們就是天使。

循著非常規道路沿行

劉鎮鯤,現任無國界醫生(香港)主席,曾是榮總麻醉科住院醫師,當時一心想留在榮總繼續工作,雖然耳聞無國界醫生這個組織,但並沒放在心上,更沒想過自己可能會走上這條路。但劉鎮鯤心念一轉,決定踏上旅程,一個人去周遊列國。在旅途中,他踏遍各大洲,去過一般人不會駐足的地方,也看到了許多從未想像的景象,一路上也常被詢問「你接下來打算做什麼?」這樣的問題。劉鎮鯤心裡並沒有答案,直到他遇到一位南非醫師,建議他可以考慮加入無國界醫生的行列,劉鎮鯤才決定給自己一個機會,將基本資料寄到該組織。

順利加入無國界醫生之後,劉鎮鯤隨即被派往非洲支援,他說:「剛到的時候真的很難適應,一切對我來說都是陌生的,更不用提醫療環境了。」需要無國界醫生支援的地方絕對稱不上富裕,大多是戰火之下的難民、營養不良的小孩、疾病肆虐的村莊等等。無國界醫生秉持著不受宗教、政治、信仰等因素影響他們救人的決心,只要你需要醫療救護,無國界醫生就會確保你能得到該有的照護,這與先進國家的醫療制度相差甚大,因為醫療在先進國家中已經慢慢變成一種獲利行為,許多醫院視營利為首要目標。

無國界醫生發起「病者有其藥」運動,希望病人能獲得合理價格的藥品,為免倡議內容與利益衝突,無國界醫生拒絕某些藥廠的資助。但也因為這樣,深深打動了劉鎮鯤,讓他決定要一直替無國界醫生效命,援助更多需要的人。

(圖/引用自My Plus加分誌)
無國界醫生很常遇上棘手的事件,戰爭、可怕的疫情,對他們來說都是日常。(圖/引用自My Plus加分誌)

龐大的組織

在地球上許多角落,仍舊有著永不停歇的戰亂,許多人民被迫離開家園,甚至不幸喪命;也有一些地方仍然沒有乾淨的水源或是足夠的糧食,連基本的生活都無法延續下去。無國界醫生要做的事情就是伸出援手,幫助他們得到該有的醫療照護及生活所需。劉鎮鯤說:「無國界醫生名稱有個醫生,但其實我們組織當中只有60%是醫療工作者(包括護士、藥劑師、助產士等),其他40%是很多領域的專業人士、行政團隊,我們做的事情也不僅僅是醫療協助,包含淨水計畫、提供糧食等等。」

而無國界醫生更不是只把醫生丟到某個地方去而已,他們所建立起的系統化更大大幫助了救援行動。例如,某地發生了地震災害,需要無國界醫生到場支援,該組織可以立刻運送因應地震災害所配套的資源到當地,可以想像成是一包一包的急救包,針對不同目的有不同的配套。這樣龐大的系統化更意味著各種人才的需求,而系統化也大大提升了救援行動的效率。

危險的日常

當決定加入無國界醫生之後,意味著要與安逸的生活說再見,危險的日子即將迎面而來。劉鎮鯤剛踏上非洲時,他就深深感受到這樣的氛圍了,像是他們必須遵守安全守則,哪些地方能去,哪些地方不能去,都要牢牢記住。而疾病更是不挑人種,醫生也可能染上棘手的病菌,像是去年大爆發的伊波拉疫情,就有醫生因而犧牲。所以每當劉鎮鯤被問到「你印象最深刻的事件」或是「最難忘的經歷」時,他總是難以啟齒,因為這些我們覺得嚇人的經歷,都是他們的日常生活,他們已經見怪不怪,有些甚至在心中留下難以抹滅的疤痕。

對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們來說,危險只是我們加諸在他們生活上的形容詞,劉鎮鯤就舉例:「某次我們正準備計畫隔天要開車去接一名高危險群的孕婦,也就是她可能會有難產的跡象,但沒想到隔天去到當地卻找不到人,後來才知道原來她前一晚自己走了好幾公里的路來找我們,也順利接受剖腹產下嬰兒。我要表達的是,再怎麼艱難的困境,對她們而言總能克服,但她們需要的是一群能給予幫助的人,給予她們從未獲得的醫療資源。」

還有一些人生活在極度動盪的地方,像是劉鎮鯤曾援助過的一個小孩,他是圖西族跟胡圖族的混血兒,眾所皆知,圖西族與胡圖族曾在盧安達掀起一場內戰,甚至引起大屠殺,兩個種族可說是水火不容,也就不難想像這個小孩的生活會有多辛苦。當劉鎮鯤看到這小孩全身燒燙傷時,他只想著醫治他,同時也不禁疑惑,他是怎麼從遙遠的盧安達抵達剛果民主共和國盧布圖。可惜在經過艱辛的搶救之後,小孩還是不幸離世,也讓人深切感受到救援人員所承受的心理壓力之大。

(圖/引用自My Plus加分誌)
在一些環境較差的國家,有非常多需要醫療照顧的孩童。(圖/引用自My Plus加分誌)

捲起袖子做下去

劉鎮鯤說有些人會幻想無國界醫生是一群很崇高的人,但劉鎮鯤強調提供救援並不是一件高高在上的事情。對當地人而言,無國界醫生是外來客,縱使這些醫生是來提供醫療資源,但有時也會因為政治因素或其他原因而不受歡迎,更別提隨意利用當地人力。所以劉鎮鯤秉持的原則就是親力親為,像他曾看到醫院的環境很髒亂,直接捲起袖子自己清掃、消毒,他希望藉由自己以身作則的行動感染其他在地人,後來證明他是對的,這個法子很管用。

還有一次,到達某個城鎮後,發現手術室什麼都沒有,於是趕緊跟一個菲律賓醫生東拼西湊,把該有的東西都找來,結果正要執行剖腹手術時,才發現手術燈也壞了,只好用手拿著一個探照燈,一邊動手術。如果沒有這樣的作為,那名孕婦可能就會死在手術台上,劉鎮鯤覺得遇到問題就要自己想辦法解決,不可以等別人來幫忙。

但在當地實在有太多事情需要當地人協助,所以無國界醫生必須與當地人保持良好關係。像是手術需要用到的水都要請挑夫去挑回來,因為在大多數無國界醫生進駐的地方都沒有水龍頭,什麼水都是要一桶一桶去挑回來的。雖然無國界醫生在援助當地人的生命,但同時也是需要當地人的幫忙,這之間需要雙方良好的溝通,才能順利完成一切作業。

生活大不同

離開台灣,生活圈不再一樣,會過著什麼樣的生活也不得而知,但能確定的是一定會很不一樣。以廁所為例,劉鎮鯤曾經看過很多隻蟑螂在糞坑裡爬來爬去,而洗澡更是只能用一桶水,以免後面的人無水可用。這樣的生活恐怕不是人人都能承受的。因此,劉鎮鯤要提醒那些有志加入無國界醫生的人,一定要想清楚。出了台灣,未知數很多,生活也不會多舒適,必須把自己的成見拋一邊,努力融入當地的文化。

至於什麼樣的人可以加入無國界醫生呢?首先當然就是醫生這個職業了。但也不是所有醫生都是無國界醫生需要的,最需要的莫過於外科、麻醉科、婦產科的醫生。另外,如果具有特殊專長背景,如土木工程、財務行政等,也都是無國界醫生所需要的人才。

劉鎮鯤也強調,要幫助無國界醫生不代表要跑到最前線去,他遇過很多不同科別的醫生想加入無國界醫生,但他們的專長不是無國界醫生所需要的,這不代表他們就無法幫助這個組織,無論透過在展覽期間當義工,甚至只是把這樣的理念傳達給更多人知道,都是在為無國界醫生盡一份心力。

無國界醫生在今年四月正式在台灣成立台北辦事處,未來希望進一步成立基金會,成為人道救援的平台,如果你有志投身無國界醫生,或是你想盡一份心力,不妨上網看看他們的官網,閱讀無國界醫生的理念,或許人生也會就此不同。

作者:Eiger Hong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My Plus加分誌(原標題:你我認知中的危險 是某群人的日常生活--無國界醫生(香港)主席劉鎮鯤經驗分享

對科系所學或未來出路仍有問題,需要過來人的建議?快來提問,讓學長姐幫助你!

請關注風傳媒特別企劃「學長姐說」,也歡迎加入FB社團進行討論!

請看 FB社團-學長姐說!

學長姐說也歡迎讀者分享您的經驗,意者請將基本資料及文章寄至service@stormmediagroup.com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