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寧願自殺也不想留下 諾魯難民拘留營:澳洲最黑暗的境外之地

2016-08-12 22:53

? 人氣

英國《衛報》(The Guardian)8月9日獨家披露了澳洲「諾魯拘留營」(Nauru Detention Center)外流的人權侵害紀錄。這批「諾魯檔案」紀錄時間橫跨澳洲各大黨派執政期,期間政府多次宣稱曾進行人權調查,但檔案仍披露了2,116起前所未聞、大規模的人權侵害案例。面對外界對政府隱匿資訊的疑慮,澳洲移民暨國境保護部部長11日出面否認「諾魯檔案」的可信度。

踐踏人權的滋生地:諾魯拘留營

「諾魯檔案」的紀錄時間為2013年5月至2015年10月,橫跨過去澳洲工黨執政末期與現任保守派聯盟執政期間。那段期間,直隸於澳洲司法部的人權委員會、澳洲移民暨國境保護部與參議院等院會,都曾進行過官方人權調查,但多達8,000餘頁的檔案,還是記錄到2,116起的人權侵害案例,顯示澳洲各大黨派執政期間,可能都曾隱匿消息。

一名西方記者正試圖穿越鐵絲圍欄,以採訪拘留營內被隔離的難民。(美聯社)
一名西方記者正試圖穿越鐵絲圍欄,以採訪拘留營內被隔離的難民。(美聯社)

諾魯拘留營是2012年,澳洲政府為安置逃難至澳洲的難民而重啟的境外難民營,根據紀錄,截至6月為止,仍收留有 442名難民,其中55名為女性、49名為孩童。雖然孩童人數僅占總人口18%,但2,116起案例中,傷害孩童的案例卻高達1,086起,超過所有案例的一半,足顯營區管理上如何不重視難民人權。

2001年,澳洲政府為處理坦帕事件(Tampa Affair)而建立諾魯拘留營,當時一艘挪威籍漁船「坦帕號」(Tanpa)在海上救起一艘沉沒的印尼漁船,上頭滿載欲逃離阿富汗恐怖組織「神學士」(Taliban)的400多名哈札拉人(Hazaras),坦帕號依難民意願駛向澳洲,不料澳洲政府堅決不讓難民踏上澳洲土地,甚至出動軍艦搜查漁船,引發國際一片撻伐聲浪。最後,時任總理陸克文(Kevin Rudd)與巴布亞紐幾內亞和諾魯共和國協議,由澳洲提供資金,在兩個國家上建立拘留營安置難民,讓他們在營中等待申請庇護。自始至終,這些難民都沒有踏上澳洲一步。後來這個計畫也隨著陸克文下台而中止。

拘留營精神摧殘 孩童意志崩潰

2012年工黨執政期間,才又為了處理新一波難民潮而重啟拘留營,寬譜公司(Broadspectrum)和澳洲政府簽約,承包營區管理業務,並委託威爾森安全公司(Wilson Security)執行。但在威爾森公司管理下,營區內的人權侵害案件繁多,包括性暴力、虐童、生活環境惡劣等等,並進而引發難民甚至孩童自殘、自殺的事件。

「諾魯檔案」揭露,威爾森安全公司的警衛曾掌摑無縛雞之力的孩童,更有警衛曾掐著孩童的脖子、揚言痛下殺手。另外,一名10歲的女童曾被要求以性服務作為對價,換取額外的2分鐘洗澡時間。除了暴露在暴力與性騷擾之下,長期的禁閉環境中也讓少數孩童出現精神異常。一名女童在母親流產後產生幻覺,不斷聲稱看見一名沒有五官的「黑色小人」威脅要取她性命。而在2015年的案例中,更出現女童無法自制地尖叫。

當地兒童保護官闡述當時景況:「她不斷甩自己巴掌、拉自己的頭髮,我們甚至發現她已經無法正常呼吸,而且眼神呆滯。」

衛報記者所轉貼的獨家新聞,畫面中的孩童高舉標語,呼籲澳洲大眾重視禁閉營中的兒童人權。

「妳,在我們的名單上。」

除了孩童之外,當地單身女性也是主要的受害目標。不論營區內外,警衛對於女性身體自主權極不尊重,檔案記載了無數起言語性騷擾或偷窺、偷拍的通報。更有案例提及,警衛要求女性以性服務換取安置的機會,甚至直接明言「妳在我們的名單上」,並表示願意提供她「受孕的服務」以讓她換取澳洲居留權。警衛甚至擔任起「文化顧問」的角色,向女性難民宣稱「『強暴』在澳洲非常常見,而且不會受到任何制裁。」

網友在twitter上發起#Naurufiles的標籤串連,呼籲澳洲政府重視境外禁閉營區中孩童的人權。

寧願自殺也不願待下去

除了警衛凌虐外,營區衛生環境也非常惡劣。雙重壓力下,部分難民的自殺念頭油然而生。一名男子曾向社工詢問哪裡可以買到子彈,好讓別人射殺自己;一名女子也曾削尖鉛筆試圖割腕自盡;亦有一名女子曾經上吊自殺未遂。而孩童更是對人生充滿絕望,一名教師觀察到,難民營女童在本子上拼命著色,寫著「我想死。我要死。」而難民們都在心中反覆自問:「如果死在這裡,當初在汪洋之中拼命活下來有什麼意義?」

「我想要在好的國家,享有良好的教育。但我們活在像監獄的諾魯,警衛就像獄卒,一旦他們看見我們和外界通話,就會被抓走。」匿名青年表示

拘留營情形遭扭曲? 澳洲政府否認諾魯檔案

由於諾魯這座小島地處偏遠,外人難以探究營區內部。儘管官方在其人權調查中也曾拋出零星案例,但「諾魯檔案」公諸於世,是相關資料第一次完整且系統性公開。過去每次官方調查公開後,威爾森安全公司與寬譜公司就稱他們會積極改善環境。威爾森公司還在2015年4月彙報澳洲國會的文件中,表示他們有「精良的警衛、完備的程序,有能力處理諾魯拘留營中一切的問題。對性暴力事件更會立即處理,並公開回報諾魯和澳洲當局。」

澳洲網友援引 Fr Rod Bower的話,來表達對於移民和邊境保衛部的不滿。

澳洲移民暨國境保護部部長杜頓(Peter Dutton)8月10日否認「諾魯檔案」與難民證詞的可信度,他指控難民想「透過自焚、自殘或謊報性侵害以試圖安置到澳洲。」,還表示「無論如何不會容忍性侵事件。但大家必須警覺這些案例的真實性,因為有些難民已經透過自殘來達到移民澳洲的目的,而且絕對有人做出不實指控。」

另一方面,在野工黨負責移民事務的諾依曼(Shayne Neumann)表示,將重提去年十月所提的「強制報備機制」,以確保不論澳洲本土或境外的拘留營,均有義務彙報所有孩童相關案件給移民暨國境保護部,並表示「移民暨國境保護部不應等大眾指出問題才積極介入,資助就代表我們有間接責任,最終這還是澳洲的問題,我們不能拋棄這個責任。」

目前,澳洲政府雖仍否認諾魯檔案真實性,且未言明將關閉諾魯拘留營。但諾魯檔案引起國內外高度關注,將成為近期澳洲必須積極面對的人權問題。

ABC Drums為「諾魯檔案」所作的影片,簡述了該檔案所披露的問題。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