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該上學卻住難民營 阿富汗孩童在法國加萊5個月的生活

2016-05-10 12:10

? 人氣

「這裡沒有提供實質的兒童保護工作,沒有任何幫助融入的計畫。人們都以為有像「救助兒童會」(Save the Children)等組織會照顧這群孩子,但事實上他們並沒有。人們不知道這群男孩們是在怎樣的環境中過活。」

對於這群生活在法國北部沿海城市加萊(Calais)難民營內、無父母陪伴10至13歲的孩童來說,他們的一天在下午4點鐘左右展開,因為這時的他們才剛睡醒。

難民營內沒有供他們淋浴的地方,而2至3人一組居住的棚房或宿營車內也沒有任何的水,因此起床後他們立即動身前往一間提供免費米飯及豆類的小木屋內用餐。過程中,孩子們談起了昨日法國警方在發現他們嘗試攀登將前往英國貨車時,施放催淚瓦斯一事,其中一位11歲的男孩掀起了他的運動衫,露出昨日警察將他強制從貨車上拉下時,身上意外被割出的一道傷口。

擔起照顧這群在無父母陪伴下隻身來到歐洲男孩們的志工表示,他們非常擔心這群孩子的身體及心理狀況。「他們快撐不住了(falling apart),我們看見他們的精神健康正逐漸惡化,他們經常哭泣,也沒能真的睡覺,他們被惡夢纏身。他們真的無法應負這種環境。」這位來自英國德文郡(Devon)的志工克萊格(Liz Clegg)表示。

在缺乏其他主要國際兒童救助組織的幫助下,克萊格和23歲的女兒索瑞爾(Inca Sorrell)獨自擔起了照顧這群約20到25位男孩的重任。索瑞爾從2015年秋天起就一直待在加萊擔任志工一職。

這對母女檔正是4月初在收到一名7歲阿富汗男童阿邁德(Ahmed)求救簡訊後,將包括男童在內受困於卡車、險些窒息而死的15位難民成功救出的幕後英雄。

延伸閱讀:《「快沒氧氣了…」7歲阿富汗難民小男孩的錯字簡訊 救了15條人命

「加萊難民營」不適合孩童居住

根據英國慈善團體「協助難民」(Help Refugees)於4月初進行的一份統計發現,目前加萊難民營內約有294位孩童並未有父母陪伴,其中最幼小的孩童年僅8歲,其中大部分10至13歲的男孩則來自阿富汗或是敘利亞。

男孩們多半不願多說自己的家庭或是父母親是基於何種理由,讓他們獨自展開這趟危險的旅程,能從他們口中獲得唯一確信的事—「加萊難民營」並不適合孩童居住。

「這裡沒有容得下我們的空間(there is no life for us here)。在這裡人們成天打架,並且隨時可能被經過的行車壓死,非常危險。這裡對我們來說不是個好地方,每晚我們都得追著貨櫃車跑,回來後我們也難睡得安穩,而且天氣非常冷。這裡沒有淋浴設備,我們沒有任何乾淨衣物可更換。」來自阿富汗洛加爾省(Logar)12歲的S說。

這群受訪的男孩在志工要求下戴起面罩、不以真實姓名受訪,因為志工擔心如果他們身份遭揭露,可能會替他們帶來不堪後果,但這一塊塊的面罩遮蓋了他們稚嫩的臉龐及專屬於這個年紀下的燦爛笑容。這塊布讓我們遺忘了他們的稚氣及天真。

然而,一旦走進那一間間充當住屋的宿營車內,會發現他們一個個都還是稚嫩的孩子而已,以他們的年紀本該在校求學,現在卻得在如此艱困的環境下獨自求生。同樣來自阿富汗年僅12歲的A,由於年紀小、個子不夠,得墊起腳站在爐前攪拌著從志工那取得的罐頭番茄糊,當他打開廚櫃時,一眼所見的是他們相當不足的存糧:4罐蕃茄罐頭、4罐烘焙豆子、一些鷹嘴豆及馬鈴薯。

「我們不是來這裡上學的。」

這群男孩中沒有人前去由志工團體在難民營內設立的臨時學校上課,當被問起是否有去上學時,他們臉上露出一份不可置信的神情說到:「我們怎麼有辦法去學校上課?我們每天晚上都得花5、6個小時去追趕那些將前往英國的貨櫃車,一直得到早上8、9點才能回到營內,回來後我們只想睡覺。我們不是來這裡上學的。」S說。

「我很想念我的家人,但我不能回去,因為阿富汗現在有一個大問題。」S說。他並未對他所說的「問題」多做解釋,只提到「我想要在英國讀書學習,我想在那展開我的新生活。」

S的父親已經過世了,是一位牧羊人,他說母親將他送走是為了避免塔利班(Taliban)哪日突然把他擄走。這群孩子們在營內數月以來已接受過多位記者的採訪,對記者們多少抱持敵意心態,而接受訪問一事似乎也成了在加萊難民營內生活中的一項「必備事項」。

伴隨深夜而來的一絲希望

這群男孩每日在凌晨1點到3點左右離開他們的宿營車,徒步走約1小時的路程來到港口,沿途如果找到「目標」,就會在隨行大人的協助下,嘗試攀登上這些大型貨櫃車或是躲在滿載物品的車廂。男孩們通常成群行動,且多需倚賴其他成人的幫助才得以攀登上巨大的貨櫃車。

當被問到夜晚離開營地前是如何做準備時,男孩們笑著回應,「我們根本不必準備什麼,因為我們什麼都不會帶上。」這群男孩沒有人身上有任何一毛錢,因此沒有能力去購買路途上所需的食物及瓶裝水,身上唯一的家產是難民營志工提供的行動電話,然而一旦在港口附近被法國警方發現時,他們的手機往往會被沒收。

受訪男孩表示,一開始時他們對於攀爬貨櫃車感到無比害怕,但由於多數人都已在此待上至少5個多月,每周有5、6個夜晚都在嘗試攀登,因此現在對他們來說這件事已是「稀鬆平常」。

「第1次的時候我很害怕,但現在我一點都不怕了。」S說。「每天我們都會對自己說:『今晚我們會有幸運女神的眷顧,一定可以成功抵達倫敦。』。」

男孩們對於前往英國的強烈渴望,從他們能夠說出成功偷渡到英國同伴的名字中可略知一二,其中有些人透過緊貼在貨櫃車底盤而躲過警察搜查,但同時,他們也能告訴你那些在嘗試過程中不幸喪生的夥伴。

無情的法國警察

S表示,一輛貨櫃車在上渡輪離開法國境內前需經過2個檢哨站,通常躲在貨櫃車上方的男孩都能成功避開法國檢哨站的搜查,但面對搜查非常嚴格的英國檢哨站時,男孩們先前的努力多半就前功盡棄了。

男孩們口中這批負責搜查工作的法國警察對他們凌晨仍被迫在街上遊走的處境似乎不抱一絲同情,態度十分冷漠及惡劣,「他們把我們從貨櫃車上拖下來,並對我們吼著:『滾回你的叢林(jungle)去。』」另一位來自阿富汗12歲的M說到。

克萊格孤軍奮戰

「我們為(這些男孩)提供一些基本幫助,他們費盡千辛萬苦跋涉來到歐洲。他們有鞋子、衣服穿嗎?有食物吃嗎?我們得確保他們能有一個安全睡覺的地方。」克萊格說。而在確保男孩們能夠吃飽穿暖後,真正讓克萊格擔心的是他們行為及精神狀況上日益浮現的問題。

「對這批孩子來說,獨自經歷過的那段逃難之旅已是相當駭人了,更別說那些曾落入走私集團份子手中的孩子。然而最終當他們透過自己的力量一步步來到加萊—實現願望前的終點站,卻無奈地被困於此,不得動彈。他們眼裡滿是憂鬱。他們大部分的人都已在這裡停留5個月以上了,而生活在營內的壓力對他們是無比之大。」克萊格說。

克萊格對於男孩們每晚冒著生命危險去嘗試攀登大型貨櫃車,感到憂慮不安,因此一直嘗試說服這群孩子們留在法國進行庇護聲請,但多數孩童並不願這麼做。

「他們都曾和狠毒的法國警察打過交道,例如:被從貨櫃車上拖下來、被揍、被踹,他們甚至表示曾有被吹淚瓦斯噴進嘴裡的經驗。正因為他們都嚐過了法國警察的無情,因此很難對法國產生好感,而你也能夠體會他們的心情。」

克萊格提到,其中一位成功逃到英國的男童至今仍會在夜裡夢到冷酷的法國警察,「你本以為出現在他們惡夢裡的,會是他們家鄉的塔利班份子或是人口販運份子。」

8個月的孤軍奮戰

克萊格仍持續與逃往英國的多位男孩透過電話保持聯絡。

克萊格至今仍不敢相信,這批居住在加萊難民營內無父母照料的男孩們在長達數月來,未收到任何國際人道組織的幫助,她提到,8個月前她帶著幾個帳篷及長筒靴初次來到眾人口中的「叢林」,只是想分發物資而已,然而8個月過去了,她仍在此地孤軍奮戰,不見其他組織加入照護男孩們的工作。

「這裡沒有提供實質的兒童保護工作,沒有任何幫助融入的計畫。人們都以為有像「救助兒童會」(Save the Children)等組織會照顧這群孩子,但事實上他們並沒有。人們不知道這群男孩們是在怎樣的環境中過活。」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