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過去留在煉獄故鄉,到天堂一切重來:受命運之神眷顧的敘利亞難民

2015-08-18 08:10

? 人氣

法國加萊(Calais)港的敘利亞非法移民攀爬過鐵絲網。(美聯社)

法國加萊(Calais)港的敘利亞非法移民攀爬過鐵絲網。(美聯社)

穆罕默德坐在薩爾河(Saar river)邊,眼眶盈滿淚水,「當然,我很寂寞,因再也無法見到家人而感到悲傷。但經歷了這麼多混亂,我選擇把那些留在敘利亞,這裡是天堂。」

近年來,越來越多非法移民不畏路途艱險,堅持經由地中海、英法海底隧道(Channel Tunnel)偷渡至歐洲。他們來自敘利亞、阿富汗和厄利垂亞(Eritrea)等飽受戰爭蹂躪的國家,為了遠離戰火,許多人放棄在家鄉的一切,忍痛與家人離別,希望能在天堂般的歐洲開始新生活。

不幸的是,許多非法移民最終命喪大海,或是好不容易上了岸,卻在穿越英法海底隧道時身亡。和這些人比起來,來自敘利亞、現居德國的穆罕默德(Muhammad)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專訪時說,自己是個幸運兒。

不願為獨裁者賣命 忍痛遠離家鄉

去(2014)年8月1日,剛拿到律師資格的穆罕默德收到了入伍召集令,他馬上動身前往黎巴嫩貝魯特(Beirut)。「像我這樣的遜尼派,只會被派到前線送死,敘利亞總統阿塞德(Bashar al-Assad)和他的親信卻待在安全的地方。我拒絕向同胞開火。」

穆罕默德的家人苦苦哀求他不要逃亡,他們說:「那太危險了,那些惡棍會拿走你的錢,把你丟下船,讓船沉了,你會孤伶伶地死在海裡。」穆罕默德反問:「難道我要替摧毀祖國的那個人賣命?」

 

 

對敘利亞人來說,待在貝魯特的代價不小。為了暫時留在貝魯特,穆罕默德付了1000美元(約台幣3萬2千元),等待前往麥辛(Mersin,位於土耳其南部)的船隻。好不容易抵達麥辛後,穆罕默德又等了3個月,再掏出2000美元(約台幣6萬4千元),等待前往義大利的機會。

終於,穆罕默德找到一個值得信任的人,可帶他前往義大利,「運費」6000美元(約台幣19萬)。某天半夜,穆罕默德跳上前往海岸的小巴士,到了岸邊,再和同行的500人分批搭乘橡皮艇駛向土耳其的領海,在漆黑的夜色中登上岸邊一艘久候多時的貨輪。

在海中載浮載沉的非法移民(美聯社)
在海中載浮載沉的非法移民(美聯社)

原來,我們得買下整艘船

「我們在貨輪裡待了7天,那就像住在一個巨大的金屬盒子中。」船上大多為年輕的敘利亞男子,和穆罕默德一樣,為了逃避兵役只好鋌而走險,只有少數人帶著妻兒一同逃亡。

那時正好是12月,非常寒冷。海面上原本風平浪靜,在駛近希臘時忽然颳起滔天巨浪,船長試圖在卡塔尼亞(Catania)靠岸遭拒,只好再花費12個小時抵達克羅托內(Crotone)。

船一靠岸,船長就「消失」了。因為船長在航程中始終蒙著臉,沒有人認得他的長相。義大利人來到船邊,問道:「船長在哪?」無人應答。

穆罕默德此時才終於意識到,船長也是來逃難的,差別只在於「他不用付錢!」,且船將一直停在義大利岸邊,不會駛回敘利亞。「我終於知道為什麼這麼貴了,因為我們得買下整艘船!」

千里跋涉 終於拿到居留證

上岸後,義大利人只想趕快擺脫這群偷渡客,穆罕默德說:「他們迅速幫我們做完體檢,再讓我們搭乘17個小時的巴士前往米蘭(Milan)。到了米蘭,我們捺完指印後,就可以走了。」

「我想,德國是申請庇護的最佳地點。」穆罕默德和其他3人同行,每人付了500歐元(約台幣1萬8千元),搭乘計程車前往德國的烏爾母(Ulm)。抵達後,司機告訴穆罕默德一行人,得去薩爾布呂肯(Saarbrücken)才能拿到居留證。

他們又雇了另一輛計程車,每人再付200歐元,才終於到了薩爾布呂肯。沒想到,又被告知得搭火車前往萊巴赫(Lebach),再往北走20公里才是庇護地點,穆罕默德形容:「我們累壞了,一直趕路、完全沒睡。」

 

 

穆罕默德一行人終於到了萊巴赫,幸好,取得庇護的過程比想像中容易許多。「他們得知我來自敘利亞後,就沒問我為何需要尋求庇護。」非法偷渡至德國三個禮拜後,穆罕默德終於拿到了居留證。

失落的一代 「把那些留在敘利亞」

穆罕默德目前暫時住在德國政府提供的房子中,設備十分現代化,穆罕默德和其他3位室友共享兩間臥室,德國政府還提供健保和每天4小時的德語課程,通通免費。更棒的是,穆罕默德每個月可領到400歐元(約台幣1萬4千元)的補助,用來購買食物、支付水電費和其他必要支出。

在德國安定下來後,穆罕默德打了一通電話回家,和家人報平安,並描述自己在德國受到的「禮遇」。他的家人在電話另一頭泣不成聲,想念穆罕默德的同時,也為他的平安無事感到開心。

九天後,穆罕默德的哥哥拉姆茲(Ramzi)因腦癌去世。

「我知道自己非常幸運,我將盡我所能地回饋德國,努力工作、學習,讓拉姆茲以我為傲。」穆罕默德坐在薩爾河(Saar river)邊,眼眶盈滿淚水,「當然,我很寂寞,因再也無法見到家人而感到悲傷。但經歷了這麼多混亂,我選擇把那些留在敘利亞,這裡是天堂。」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