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觀點:地方諸侯勢力反撲?洪秀柱頂得住嗎?

2016-08-13 07:10

? 人氣

國民黨主席洪秀柱,主持四工作委員會成立揭牌儀式.(陳明仁攝)

國民黨主席洪秀柱,主持四工作委員會成立揭牌儀式.(陳明仁攝)

玩股票的人都知道「利空出盡」之後,就是該進場的最佳時機。

那麼,國民黨的民調一路跌到現在,是否已到「利空出盡」的時機了?

報載有這麼個說法:黨主席洪秀柱上任後,包括彰化田尾鄉長補選,以及村、里長基層選舉,大小贏了15場,勝選者不乏民國60幾、70年次的年輕人。語出國民黨屏東縣黨部主委蘇清泉,也就是這次愛國漁船登島行動的藏鏡人。

資深媒體人黃創夏近日也撰文指出:

「國民黨蓄勢反撲,就是看準了2018年的地方大選,國民黨穩賺不賠。2014年九合一大選,國民黨的盤面已在谷底的谷底,基期這麼低,2018年不管怎麼選,國民黨的席次都會更好。更重要的變化是,這半年以來,蔡英文政府績效不如預期,不滿意度增加的局面,又讓許多對民進黨並無感情之四、五十歲中產階級心緒浮動。」

國民黨利空出盡正蓄勢開始反撲?

黃創夏的論點是:「因為國民黨各山頭都認定了,國民黨利空出盡,只要敢爭,穩賺不賠。」所以「國民黨已經蓄勢開始反撲」。

國民黨各山頭指的應該是傳統黑金的地方派系勢力。這些從政人物對任何政黨並無忠誠度,只看其利益的分贓夠不夠填補其所欲擭取的滿足度。說白話,也就是「有奶便是娘」。或是換一種說法,全都是「西瓜派」。所以,這些地方勢力的集結,是否即代表國民黨勢力「反撲」,我其實是打很大問號的。

與其說,國民黨已開始對民進黨的反撲,我倒認為應該是,國民黨原所操控的地方派系開始大舉反噬黨機器的正常生態反應。

最新的佐證是:「國民黨中常委曾文培、姚江臨等人串聯,擬在下月黨代表大會提案,主張縣市黨部主委由主席指派改成黨員直選」。

這是仿照民進黨當年「地方包圍中央」策略,地方各方勢力集結向中央發起挑戰之先聲。對國民黨中央這不單只是黨機器的改造,而更應視為是,即將面臨一場「革命」性奪權大戰。

比對民進黨的制度,地方黨部向來都有極高度自主性,從地方黨部成立到財務自籌,乃至還要將募款經費按比例上繳黨中央。黨中央與地方黨部的權利義務關係可以想見並非單單是上下隸屬關係,反而更像是聯邦式的自治同盟型式。

黨國體制腐化的黑金開始反噬

1949年國民黨敗退來台後的整改,採用的是列寧式的外造政黨模型,透過黨機器全面控制,從中央到地方,再到最小細胞組織,全都採一條鞭式方便讓領袖意志貫徹到底。「鞏固領導,服從領袖」是其統治的最高指導原則。

地方黨部主委當然要由中央直接派令,以確保黨中央的意志實踐。地方主委其權力之大乃是排在地方民選首長之上的,這就是「以黨領政」的體制,縣市首長聽命於地方黨部主委。同樣的,縣市地方選舉的提名權也當然由地方黨部直接操控指派。

而,這也就衍生出地方派系與地方黨部的侍從關係了。國民黨當年建置了一套控制系統,以其唯一至高的權力,運用其區域性獨占經濟、省營行庫的特權貸款、以及公共部門的採購額度和各地方政府公權力所能換取的經濟利益,對地方派系進行收買或攏絡,一方面塑造其統治正當性,也同時實現控制地方勢力的最有效手段,這也就是今日黑金橫行的最早由來之一。而且,相應於地方新舊勢力的消長,他還採用恐怖平衡策略促使其多股勢力相互惡鬥。但不管怎麼鬥,國民黨終是最大贏家,所有地方派系盡收入其殼中,為其役使效命。

於今,當國民黨失財丟權了,恩庇侍從系統已然崩解,各個已經成勢的地方派系正急於如何找到新的奶瓶?特別是當縣市政府都已由藍轉綠,原有的地方派系只能有兩種選擇:

首先是隨勢移轉,易幟易主,帶槍投靠接受收編。2016的選局大翻盤,不就是各地方派系見風轉舵的「西瓜效應」所形成的大趨勢?

再者,沒來得及在選前見風轉舵,易幟易主的各派系,只能選擇在國民黨已經氣若游絲的此際,群起揭竿,藉著改造黨機器之名行其奪權之實。自從柱柱姐在黃復興鐵票擁護下接下黨主席,俗稱的「本土國民黨」勢力,這近半年多來就不斷在檯面下串聯,所謂「反洪防洪勢力」的耳語頻傳,一般推論,志在大位的吳敦義其實就是此中動見觀瞻的主謀人物。

據指出,「洪秀柱當主席四個多月來,公開行程不多,更少到中南部與支持者互動,出席活動也以挺她的深藍場子為主;反觀吳敦義,卸任後仍勤跑基層,且自從他表態考慮參選主席後,公開行程明顯增加,幾已恢復到副總統任內的水準。」

0160807-前副總統吳敦義出席「社團法人慈光愛心會」舉辦十九屆「大愛獎」身心障礙者傑出尊長表揚頒獎典禮 .(陳明仁攝)
前副總統吳敦義出席「社團法人慈光愛心會」舉辦十九屆「大愛獎」身心障礙者傑出尊長表揚頒獎典禮 .(陳明仁攝)

黨國體制所馴化的國家機器內,依然是由絕大多數的深藍和淺藍份子們所掌控,他們對於所謂「行政中立」是延續黨國體制而來的意識理解,黨國分際仍然難以分解開來。當國民黨有人(高層)一招手,就很可能會俯首進而結合這股地方派系山頭勢力,如吳敦義及詹啟賢丶朱立倫家族、王金平、吳伯雄、張榮味、廖了以等等,突如其來發動絕地大反攻,反正他們早已黨產變私產,這是國民黨內鬥分裂的不穩定因子,卻也應該是最足以逆襲民進黨政府的反撲能量。

國民黨要特別強化街頭陳抗論述能力?

這類奪權造反的「直選」事件,之前,曾在馬英九黨主席任內出現,但是當時黨中央卻以黨機器不宜被「派系把持」為理由攔下了。馬英九認為,地方黨部直選必然會導致派系鬥爭,造成選舉恩怨、黨內分裂。

這次地方派系再度揭竿起義,表面理由是:黨中央正在遠離民意,基層黨員必須展開「自救」行動,藉以強化地方黨部的戰力,力圖恢復國民黨的重生。

身為主席的柱柱姐沒敢正面接招。

地方黨部主委直選後她無異於被迫削權自困。已習於威權領導的訓導主任,將如何調適黨機器的內造化?而此一革命要求,對黃復興的衝擊又會引發何等負面效應?如果她只在意於明年黨主席的連任,她豈會有勇氣主動接下如此石破天驚的大變局?

更諷刺的是,當各地起義烽火遍燒之際,柱柱姐主掌的黨中央反而還很反諷的祭出籌設「孫文學院」的規劃。

據轉述,國民黨規畫在全國成立「孫文學院」六個分院,要讓國民黨的中心思想與政策理念傳承下來,「遍地開花」紮根基層。國民黨國發院院長林忠山還特別強調,要將國民黨的論述能力與街頭陳抗能力要特別強化。

這規劃案在國民黨所引起的議論正在起燃。

首先是「黨的中心思想」迄今為止仍然模糊難辨。根據國民黨才剛修正的新政綱草案內容所列記:要「傳承國父孫中山的理念,胸懷民有、民治、民享精神」,此舉又讓人搞不清楚孫中山的三民主義到底是哪「三民」?究竟是要學習美國獨立宣言?還是要苦讀孫文遺教?

也許是因為5月底在立法院前的「美猪抗議」搞得虎頭蛇尾,徒鬧笑話,所以柱柱姐才會想到要:「將國民黨的論述能力與街頭陳抗能力要特別強化」。會有這種想法大抵就是坐在冷氣房內做白日夢的人才會幹的事。

所謂「街頭陳抗能力」是因為人民遭受無法忍受的侵害,或遭遇到不公不義的脅迫而不得不爾的一種抗爭行為,這哪裡是可以用人為口述所能強化的?

顯然,國民黨智庫們對於「公民不服從運動」還是極度陌生的。所以才會天真的要拿街頭抗爭的群眾運動當在野黨的反對手段!真真是枉費了該黨昔日那群年輕「拋頭顱灑熱血」的革命先烈所啟發的「意映卿卿如晤」慷慨赴死從容就義的犧牲精神!

再者,在新世代裡,搬出老掉牙的「孫文學說」繼續回朔到20世紀初「驅逐韃虜」時代裡的民國情懷,在今天的中國也許還有點用,在台灣土地上真能吸引到青年人關注嗎?真能喚起青年為黨犧牲奉獻的憧憬嗎?這不就是遠離民意的一群權貴們自慰的心理反應麼?

洪秀柱這樣玩法,不是利空出盡,反而是朝著下市下櫃往死巷勇往直前的操作手法喔!

處理不當黨產的法令已正式公布,主其事的顧立雄也已擬妥處理時間表。一旦吹起號角,國民黨過往的殘暴與貪婪事跡,就等於天天要再被抬出來放到陽光下讓全民合力丟一次石頭。這景況延到2018地方選局時,還剩幾個人敢抬著黨旗出來參選的?

*作者現任桃園農田水利研究發展基金會董事,曾任立法院第二、四屆立法委員。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