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益中專欄】你滿意台灣的民主嗎?此刻我們,最需要公民意識與思辨教育

2016-08-09 10:58

? 人氣

透過選舉投票,讓少數服從多數,是多數台灣人用來回答「民主」的答案。(取自維基百科)

透過選舉投票,讓少數服從多數,是多數台灣人用來回答「民主」的答案。(取自維基百科)

民主是什麼?最常聽到的回答大概就是選舉投票,然後就講出朗朗上口的那句: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反正就是投票決勝負,數字最公平啊!

對於民主政治,政治學有所謂「民主鞏固」,是指人民已經確信民主制度是處理公共事務的最佳方式,而且也願意遵從民主制度所規定的方式來參與公共事務的決定。在威權國家轉型民主的過程中,民主鞏固更顯重要。美國知名政治學者杭亭頓(Samuel Huntington)就曾以「雙翻轉理論」(two-turnover test)來做為檢驗標準,意思就是要經過兩次和平的政黨輪替,透過選舉使得統治者願意依據選舉的結果放棄權力,這樣的民主才是貨真價實。

從雙翻轉理論來看,台灣不但已經兩次政黨輪替,今年(2016)5月20日更來到第三次政權和平轉移,簡直是民主模範生了。那你滿意台灣的民主嗎?

台灣自詡是亞洲(或華人世界)最民主的國家,實情卻是民粹主義依然橫行,許多民眾對民主的想像仍停留在粗淺的選民服務。而我們看人的第一步則是用藍/綠、統/獨的二分法來標籤,沒辦法理性溝通,更別談思辨是非。

這個民主鞏固,我們只完成了前半段。

難怪嚴長壽反對貿然降低投票年齡至18歲,他認為有選舉沒有教育,就很容易被操控。公民的素養必須從討論與思辨中培養,當老師沒辦法這樣教育孩子時,孩子就沒有這樣的能力,結果必然是一場災難。他說:「我們得教育孩子先學習如何做好公民,讓他們擁有思辨的能力及懂得善用自己的權利。如果事先沒有教育,最後也只是淪為討好、利用,他們不會成為監督的力量。」

嚴長壽特別舉了希臘破產的例子,來強調教育對於民主監督的重要性。我提個簡單數學題目給各位思考:

假設一次立委選舉經費要花費新台幣一億元(我這邊算客氣了,本來想估兩億),立委任期四年,每個月薪水比照部長級待遇大約是新台幣20萬元,換算年薪約270萬元(含年終獎金),四年薪水共約1080萬元。

好了,你辛苦擔任立委四年也才賺1080萬元(這是還沒扣所得稅,實際更少),但你卻願意花一億元選舉?而且你得準備半年至一年時間競選,花錢花時間還可能會落選。

做四年白工還要倒貼9000萬元。為什麼還是有那麼多人要參選?或者你該問的是,為什麼最後當選的就是這些砸大錢買廣告、辦晚會的。

這裡面一定有什麼事情不對勁。而我們的民眾卻習以為常。

瑞士,號稱是最強公民國的800萬人口小國,孩子從小學開始學習思辨,《今周刊》的記者就觀察到,上課時間學生享有相當自由,不需事先報告就可以離開座位借文具或削鉛筆,小學生上課的教室只有一項原則:同一時間,只能有一個人說話。這個教室就是國家的縮影,每個人都有表達意見的權利,前提是尊重。瑞士沒有全國性的公民教育課程,他們讓「公民意識」(citizenship)融入整體教育裡,教室裡的每一堂課,都是強調獨立思考、親身參與、尊重差異的公民課。

所以即便瑞士每年舉辦十多次的公民投票(而且不像台灣的公投設了一大堆門檻),民眾卻能保持理性,比如一個把勞工原本一年有四週帶薪休假延長為六週的公投,卻被壓倒性的三分之二民意給否決,因為瑞士人做決定前會反覆衡量得失。又比如核廢料的最終處置,經過政府與居民長達五年的誠意溝通,公開透明的資訊交流,最後存放場鄰近居民選擇信任專業,也能以「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公民責任妥協接受。

如果我們期待民主可以深化,就必須正視公民意識與公民責任,現在就該落實思辨的公民教育,不僅學校裡的孩子需要,出社會的大人更是需要。唯有理性,才能找回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小小的台灣,實在禁不起一再的撕裂啊。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