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朱敬一的肉包子和江春男的一杯酒

2016-08-09 08:10

? 人氣

駐新加坡代表江春男赴任前酒駕惹議。(視頻截圖)

駐新加坡代表江春男赴任前酒駕惹議。(視頻截圖)

以前有個說法,「要坑人,就讓他去辦報。」現在這個說法要變一變:「要坑人,就鼓勵他當官。」而且,這個官還得離台灣遠一點派駐國外當大使。

蔡政府流年不利,就任三個月不到,大小事不斷,「人」的困擾還遠遠多過事的爭議,隨便舉例,駐日代表謝長廷才到任,就發生兒子謝維洲酒駕事件,謝維洲乖乖依法接受裁罰,在派出所待了一夜後移送,兒子的事老子管不了太多,這還好;緊接著,又發生駐星代表江春男,才宣誓就職,晚上就被逮到酒駕,事態喧騰一周,頗有他不辭職或總統不將其免職不罷休之勢。

江春男酒測值超過法定一點點,甚至遠遠沒超過新加坡的酒測標準,照他的說法是,「盛情難卻下喝了一杯酒,我想沒有(不算)喝酒,是不應該忘掉(酒駕),不該開車就是了。」江春男的尷尬是,酒測超標就是超標,管你有沒有肇事,管你超標零點幾個百分點;更尷尬的是,他的處理程序至少超前一般標準程序八小時,讓檢察官連夜複訊後請回,結果,酒駕之外,他又多了一項罵名:特權。尷尬的還不只此,綠委黃偉哲為了護航,竟以前總統馬英九在新加坡「馬習會」也「喝茫了」比擬,全然忘記馬英九喝酒沒開車,而喝酒與酒駕是完全兩碼子事,也忘了自己曾經在立法院主張酒駕比照新加坡「鞭刑」,綠委要拿馬英九遮江春男之過,卻讓江春男和民進黨被扁得更慘。

當年,江春男出任扁政府國安會副秘書長,曾經痛批他的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這回卻為江春男說項,認為是台灣需要江春男,而非江春男需要這個職位,其立意是肯定江在黨外時期為台灣民主做的貢獻;不過,不論兩人日後政治立場是否殊途,對「人權」的堅持這一點,倒是並未改變,舉例而言,施明德完全反對「無差別臨檢(酒測)」;而江春男在馬政府對酒駕採取「預防性羈押」時,為文批評「馬英九的法治馬腳」,三年半後,他卻栽在自己反對的行政裁罰措施下,卻再無從辯解或批評,因為他已經不再是「自由人」。

陳芳明教授即以此勸他,自己請辭為上,讓雙方(府方和江)都有台階下,因為江的酒駕事件,已經成為「藍媒火力十足醜化蔡政府」的箭靶子。陳芳明的苦心力勸,沒站在道德高度,卻站在藍綠色譜,正反映台灣藍綠分明而極端民氣高漲的氛圍下,為官之難,難於上青天。

20150210-SMG0010-211-朱敬一專訪-吳逸驊攝.JPG
派駐WTO代表的朱敬一,因為詢問赴任可攜物品,也被批評。(資料照/吳逸驊攝)

舉個例子對比,同樣是即將駐外的WTO代表朱敬一,外交部才跟他做完簡報,即刻有媒體大篇幅報導,朱敬一每事問,「都與生活享受相關。」朱敬一問有沒有音響、咖啡機,「最駭人的是要求確認,能否直接進口台灣肉包子到當地去吃。」江春男飲酒賀新職,朱敬一則是謹小慎微每事問,去國長思台灣美食,這也能被批評?唯一的解釋,只能說朱敬一和回鍋就任國發會主委的陳添枝,都成了「綠媒」批評林全內閣「老藍男」的兩枚代表號,罵之不倒不換就繼續罵。

想想看,藍綠都有各自對準的標靶,蔡政府林內閣豈不向左走向右走都出問題?慢走則兩方都罵你原地打轉是幹啥?林全內閣眼下的處境,從髮夾彎到迴紋針,過不了半個月,大概批評辭可以再換一個了:陀螺政策,轉不出方向。

江春男和朱敬一,事態迥然不同,甚且是天壤之別,然處境卻仍有微妙的相符之處,取捨之間,基本反應了蔡政府的艱難,誰都沒法幫蔡政府解圍,這個困境,得蔡英文總統自己想辦法解決。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