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孕到底有多可怕?網路名人蘇美:如果你以為分娩是唯一的疼痛,就太天真了!

2016-08-13 07:30

? 人氣

對於女人生產的疼,迄今為止都找不到全面的論述,僅有的一些也是語焉不詳,比如「撕心裂肺的喊叫」之類,但具體怎麼個疼法,就我有限的經驗,是沒人能說出個所以然來的。當然,疼和錢一樣不宜分享,或者精確地說,疼和夢一樣無法分享,所以那些疼除了自己消化、吸收、挺過去,簡直沒有第二種辦法。心靈的痛苦經由訴說總會有所減輕,但是身體的疼是無解的。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生孩子沒有不疼的,這是一個常識。但常識經常被人視而不見。好像身為常識這一事實會在客觀上減輕它可怕的程度。人都會死,這也是一個常識,但人對死亡的恐懼程度並不因其具有常識這一屬性而有所緩解。

假如你以為分娩疼是生產過程中唯一的疼,那我只能說:你這麼天真你家人知道嗎?從懷胎開始,各種疼痛就會源源不斷地找上門來,直到你生產後很久,它們都揮之不去。我和我的幾個朋友——五博士、金騷美、十八、三三和清越,先先後後都當了媽媽,我們的疼法可謂各出奇招,花樣翻新。我就分頭說說。

我和十八在孕早期都有先兆流產,請了假在床上硬躺了一個多月。那時候是屁股疼,因為要打孕酮保胎,一個月左右左地打肌肉針,結了硬塊還要哼哼唧唧,滿臉狂奔草泥馬,覺得生個娃真扯淡。後來我是膝蓋疼,這個疼的來源非常有趣。有一天早上醒來,看見日頭非常好,就從容穿衣戴帽準備去上班。刷牙時掃一眼窗外,立刻傻了,窗外下雪了,而且非常厚。所有上班族都痛恨下雪,原因我就不說了。

於是我立刻抓起外套就出門,飯也顧不上吃。果然不出所料,積雪讓交通癱瘓了。公車不來,出租車打不上,好容易擠上公車,還被堵在立交橋下。突然,我恍惚覺得自己就要暈倒了,司機開了車門,清冽的空氣迎面撲來,我精神為之一振,意識到自己要暈倒了。我記得自己邊暈倒邊想,不能平拍下去砸著肚子,不能倒在雪裡,受冷感冒吃藥對孩子不好。所以,我明確感覺到自己走向一棵樹,樹下是荒草窠雪比較淺,然後咣當就給樹跪了,然後膝蓋就疼了兩個星期。

我的孕吐不嚴重,一隻手都數得清楚,但三三就沒那麼幸運了,她似乎是從頭吐到尾,又有早產之虞,非常辛苦。我聽說最嚴重的一例是我們社區的孕婦,已經吐到要去醫院掛液體,胃裡什麼都裝不下,喝水都往外吐。在網上一查,居然有因為孕吐太厲害危及生命不得已墮胎的病例。我很慶倖自己沒有那麼糟糕,但即便這樣,整個經歷也讓人不快,具體怎麼個不快法,你喝一口煤油就會有個大致瞭解。

孕中期算是天賜的一段好時光,胎盤穩定,孕早期反應結束,胃口轉好,精神也還不錯,但如果你以為就此高枕無憂,那你一定生活在石器時代。孕中期的檢查最密集而且最嚇人,尤其是唐氏篩查和大排畸。我和十八都卡在唐氏篩查上,顯示高危,把我倆嚇得半死。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