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力與學識都不強...工作到高階職務時,比我有學識的人卻都不見了?

2016-08-10 12:09

? 人氣

有時,不能飛高走遠,是一種祝福。幾年前,在英國劍橋結識一位在當地攻讀博士的朋友,我非常佩服他能在全世界最頂尖的學府取得學位。走在劍橋的校園裡,讓人覺得渺小,這是歷史的現場,你與眾諾貝爾獎得主,加上達爾文(Charles Darwin)、拜倫(George Gordon Byron)、培根(Francis Bacon)、牛頓(Isaac Newton)、凱因斯(John M. Keynes),以及不同時代的偉人,在同一個空間學習,時時碰撞偉大的震撼。站在世界最高的學府,學子的自我期許也高於旁人。我的朋友畢業後,沒留在英國教書,選擇回台灣。

回國後的有一天,他捎來一封郵件,在職場跑道思緒紛亂,「隨時要爆炸」。他過得不好,想融入職場卻格格不入,不知是否選錯地方。我回信,「我能力與學識都不強,無法飛高走遠,所以職場一路走來,很認分,沒想太多就埋頭做。坐到高階職務時,猛抬頭,怎麼身旁比我有學識的人都不見了?現在想想,無法飛高走遠,可能是另一種祝福。念頭不雜,認分做,不知不覺中竟然走出一條路。」

每一個人的資質、際遇不同。我是駑鈍之輩,飛不高走不遠,幸運的是,有自知之明。而且,自知的早,所以,認分。認分的意思有兩層:一,接受。過程中,我從不認為挫折是一個問題,就是接受,埋頭把一個個問題解決。能力,也在解決問題中建立起來;二,心思不雜。闖出一點成績後,我也碰到外界誘因,但因為認分,而安分。曾經不只一次,受邀去創業,我都搖搖頭:「沒那個能力!」可能採訪過太多的一時英雄,目睹太多創業維艱的殘酷,因此膽小如鼠。說白話,創業若只能賺小錢,我沒興趣;賺大錢,我沒能力。我常常碰到資質很好的人,欣賞他們的聰明,也可惜他們的念頭太多,於是:不夠專注,不夠珍惜。可惜了老天爺賞賜的天分,如果那份天賦,加上多一些認分,成就大不同。我的觀察,聰明的人多半沒認知到「一心一意」的重要。這正是日本武士道的精神「一生懸命」。

有一天喝茶聊起此事,朋友梁先生解釋這種態度:「用最大的心,做最小的事。」充滿禪意的話,當下,讓我靜默良久。

我想起,一生都在研究蚊子的連日清先生。有一次,《商業周刊》訪問他時,他說到,早年當翻譯官時,每個月有一千兩百元的薪水,後來他到衛生處之後,月薪只剩下三百多元,但他處之泰然:「只要能做自己喜歡的工作,物質差異不算什麼。沒有深入其中研究,我就不會知道蚊子這麼有趣。」他在一個小領域自得其樂,看起來是做小事,但扎扎實實,後來成為蚊子的權威。他說:「在每個領域都需要不同專才,就算你今天選擇冷門行業,只要能夠專精,照樣可以出人頭地。」

從小到大,我們的教育就是被期待做大事、成大業。但這會怎麼發生呢?讀最好的學校、拿一百分、去最棒的公司上班嗎?或許是的,但還有一把更重要的鑰匙:「扎扎實實地做小事。」

現代人有太多誘惑,心太大,以至於選擇很多。用最大的心,其實就是心無旁騖與全力以赴。做最小的事,就是不好高騖遠與持之以恆。道理好像不大,但梵谷(Vincent van Gogh)筆下的不朽畫作《向日葵》、《星夜》,就是這麼誕生。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商業周刊出版《沒有大學文憑的日子,我說故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